【电影暴走神探真正结局】《暴走神探》:民国文艺乱炖 戳中high点有些难

2020-03-31 - 暴走神探

    1905电影网讯 民国时期的上海滩,这个题材近两年都快被拍烂了,只因那块土地和历史,着实充斥了一些驳杂可书写的东西,而且民国热潮这两年的确在电影圈成为了一种时髦。《触不可及》、《王牌》、《一步之遥》等等,不都讲的是这民国时期的东方巴黎。而这部由罗卓瑶执导的《暴走神探》,同样以此为故事的发生背景,讲了一出探案揭秘的故事。

电影暴走神探真正结局

    影片一开始,神探范如一(阮经天饰演)便将自己描绘的与众不同,一个颇具文学气质、喜欢郁达夫的浪荡警探,偶然间接了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任务,不仅自己被追杀,还连累害死了无辜的客栈老板和流浪儿。在接下来的剧情中,包如一所做的,就是试图寻找事实的真相……

电影暴走神探真正结局

    在影片里,创作者显然想将范如一塑造成一个个英雄式的人物,所以尽管他身材瘦弱,但却经得起打、吃得起苦、咬得紧牙关,最关键的,他还有一颗炽热滚烫的文学青年之心。所以,一本郁达夫的签名小说,才得以成为他关注并利用的破案线索之一。于是,这样一个文艺英雄,练就金刚不坏之身,经的起拳头猛击、也躲得过枪林弹雨,也就自然能在大上海遍地的巡捕眼皮底下,穿梭于都市中寻找最终的真相。

电影暴走神探真正结局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剧情仅仅的围绕着这样一个所谓的神探身上,从他爹小时候怎么培养他,再到他那幼时的童养媳,以及他碰到女人就呕吐的臭毛病,观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在戏剧化的建构了主角之后,我们得以看到,这个神探的形象还算立体,他浪荡但又良知,有情感不好色,有爱心也有文化,更关键的是,他不缺钱,随手就跟变魔术一样拿出一袋洋钱。所以,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个男神。

电影暴走神探真正结局

    只不过,男神都有一个养成的过程。电影开始,范如一只是大上海法租界的一个略有名气的警探,就是那茶楼二层几十个探子中的一个而已。而上级交待的任务,则成了他转型的一个契机。在这里,导演抓住了人物成长的关键,用前述的一些阻碍塑造了神探的坚韧品格,同时也提升了影片这个主要角色的立体度。

从一定程度来讲,范如一这个人物,是这部影片塑造成功的唯一成年人,而另外一个能够给观众留下印象的角色,则是小男孩饰演的流浪儿。杨子姗和周冬雨饰演的角色,实际上都没有什么记忆点。但影片中,范如一人生的改变,却又都与这两位女性有关。

    这也是影片的一大特点,人物形象不求丰满立体,反而求怪异、独特,杨子姗饰演的交际花满嘴脏话,周冬雨饰演的小盲女性格温柔,唱的一口好歌。蓦然的,竟还让人想起了《马路天使》里的周璇来,同样是娇小可爱。可惜的是,周冬雨的角色也只是惊艳了那么一下,大多数时间,泯然于影片的喧嚣之中。

    或许导演深知,影片中这些具备了戏谑和夸张感的人物,并不具备什么真实性。于是,电影的风格也呈现出一种光怪陆离的荒诞之感,纸醉金迷、灯红酒绿都是上海滩的皮毛,朋克风、暴力、血浆才是这部神探片里的视觉奇观。

所以,在影片里你看得到做作的女大学生,看得到贪财的客栈小二,没有诚信的城市浪客,以及如黑帮一样的都市密探。多元混杂的身份,配合上影片略显浮夸的节奏以及风格,倒是使得整个观影过程显得有趣味。

    影片最终的结局,神探以牺牲小我的精神,拯救了两位女主角。在劣质的CG画面中,两位女主角坐上了开往美国去的大船。当然,神探没有死,获得了对自我的拯救,不仅胖胖的妻子终于答应离婚,而且他似乎也得到了宽恕,安然的与小流浪儿在医院里。大团圆的结尾虽然看上去美满,但却似乎有点狗尾续貂。

    客观的讲,华语电影里鲜少侦探题材的影片,这或许与我们创作的浮躁和推演能力的培养有关。从这一点来看,《暴走神探》并不是主打扣人心弦的案情侦破,过多的对白的陈述,导致影片呈现破案的过程都显得简单而单调,与影片的风格一样,形式大于内容,风格大于故事,概念大于实际。

    所以,导演罗卓瑶为影片加入了很多文艺的气质,神探、小孩、甚至杨洋饰演的反派,都是具备文艺气质的角色,在他们眼里,他们追求的都是各自不同的家国梦想,只是立场不一、目标不同罢了,于是,一边是读着郁达夫、念着徐志摩追求法制的神探,另外一边则是要武立国的革命军士。

再加上影片中那些女文青们,影片实际上描绘了一幅乱世的文青像。导演试图为观众建立的一种历史观,是在残酷中要有温情,争斗中要有规则知识分子式的理想主义。可惜的是,创作者对此的建构和解读,与历史本身脱离的太远,没有一丁点的说服力。

    《暴走神探》里,大量的台词是文学化的,成语、诗句也不少见,可见导演的确在建构一个知识分子所臆想的战争的世界,"文艺同志"四个字最好的说明了这一切。可惜的是,文艺救不了国,也救不了一部电影。

这也就导致,《暴走神探》看上去是一部风格十足又具备类型色彩的影片,但观看的过程却始终感觉是隔靴搔痒,戳不到观众的High点。原因就在于,导演想要的东西有一些多。可惜的是,情怀和市场,往往不可得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