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怀沙肝癌 文怀沙:遭遇金融风暴不该寻短见

2018-10-31 - 文怀沙

生于19××年的在座的弟弟和妹妹,希望你们有一个宽广的情怀。杞人忧天大可不必,不要躲避逃不开的事情。

如果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碰到了金融风暴,他们肯定不会跳楼、寻短见。为什么?他们有一种情怀,地球上最大的空间是海洋,比海洋更大的空间是天空,比天空更大的是思想家的情怀。……

文怀沙肝癌 文怀沙:遭遇金融风暴不该寻短见
文怀沙肝癌 文怀沙:遭遇金融风暴不该寻短见

如果你有宽广的情怀,海阔天空,你就不会小肚鸡肠,也不会因为金融风暴而惶惶不可终日。

“白寿”老人文怀沙,22日上午在郑州市尊文堂,作了题为“国学与现代商业的撞击”的讲座,文老谈国学和艺术,说经济危机和诸子百家,听得众人如醉如痴。

文怀沙肝癌 文怀沙:遭遇金融风暴不该寻短见
文怀沙肝癌 文怀沙:遭遇金融风暴不该寻短见

文怀沙,一个被冠以国学大师、红学家、书画家、金石家、中医学家等诸多头衔的人,他却只自诩:我也曾经是个帅哥,我还不到50公岁(一公岁为两岁)。

谈到动情处,文老撸起袖子露出肌肉

你见过99岁的老人吗?不少观众惊奇,文老哪里像99岁?他面色红润,精神矍铄,步履从容。谈到动情处,文老还撸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肌肉,还很紧实。“何至于米?相期于茶”,文老今年虚岁正好99岁,所谓白寿,百字缺一也。文老出生于1910年1月15日,属鸡,虚岁99岁。“老来只有两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文老常常如此自嘲。说好美人,一点也不错,去年文老就曾来郑讲“文化与女人”。

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碰到金融风暴肯定不会跳楼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如果先秦诸子遇到现今的金融风暴,会不会跳楼、投江?文怀沙说:“如果老子、孔子,先秦诸子活在当今,面临这样一个局势,他们绝对不会跳黄浦江。古人救世,今人救市。”“我们和古人相比,我们更会取巧,金融风暴为什么形成?金融的本身具有功利性,科学究竟是好是坏?”文老说他有一个亲身体会:有一次去上海坐电梯,结果中间停电了,电梯里的人纷纷埋怨,还不如走楼梯呢。

文怀沙说,应该辩证地看待人们的这种精明:“人是从猴子进化而来,但是爬树不如猴子;人比猴子聪明,但没猴子老实。”文怀沙认为,“我们可以从国学中学到一些古人淳朴的东西,这恰恰是浮躁的现代文明所欠缺的。”

金融风暴给不少企业带来了冲击,文怀沙笑言:“如果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碰到了金融风暴,他们肯定不会跳楼、寻短见。为什么?他们有一种情怀,地球上最大的空间是海洋,比海洋更大的空间是天空,比天空更大的是思想家的情怀。”

我也曾是个帅哥,喜欢活着就不能拒绝痛苦

文怀沙说:“今天你喜悦欢乐,揽镜自照,美人一个。但是你别骄傲,美会成为过去,18岁时候美,80岁就不美了。所有的老太太都是小姑娘变的,所有老头子都是由小伙子变的,当年我也是帅哥。一切都会过去,这使得幸福的本身带有一些悲酸,而又使痛苦的人感到幸福,因为痛苦终将成为过去。

”“我碰到过痛苦,‘文化大革命’时被诊断为肝癌,穿刺后诊断为晚期,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当时肝疼得不得了,但疼到最厉害的时候我笑了起来。”文怀沙说,“因为,疼说明我还活着,疼痛是痛苦的证明,也是生命的证明。

既然你喜欢活着,你就不能拒绝痛苦。”“死了,什么都没有,从这个角度思考,痛苦就是可以接受的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火焰山。”文老这样说道。

讲杨利伟的段子,谈以宽广情怀面对金融风暴

文怀沙还提起一个段子,杨利伟曾经去看望文老并和文老合影留念,但是文老家里的保姆以及周围的邻居听说杨利伟来了,争着去和杨利伟合影。

这让文老非常感慨:杨利伟曾经到过太空,是从物质世界回来的,他去的是物质世界。而老子出函谷关后,司马迁写了五个字:“莫知其所终。”宇宙是无限的,地球是有限的,时间是无头无尾的,杨利伟去的世界也是有限的。伟大的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都认为自己知道的是有限的,不知道的是无限的。如果你有宽广的情怀,海阔天空,你就不会小肚鸡肠,也不会因为金融风暴而惶惶不可终日。

在座的都生于19××年是我的小弟弟、小妹妹

“诸位朋友,我生于1910年,但我讨厌1910年,我总是说生于19××年,今天在座的诸位几乎全是19××年生的。所以,你们都是我的小弟弟、小妹妹!”22日上午,文怀沙的一席话,逗得听众大笑不已。

“生于19××年的在座的弟弟和妹妹,希望你们有一个宽广的情怀。杞人忧天大可不必,不要躲避逃不开的事情。”文老一句句精彩的言论获得大家热烈的掌声。

边扫地边背《离骚》战胜了“肝癌”“文化大革命”时,文怀沙在狱中患了肝病,监狱医院确诊为肝癌。有人幸灾乐祸地说,文怀沙活不久了。“听了这番话,我一开始觉得疼得不得了,然后就突然笑起来了,人家以为我神经错乱了,其实是我理解了人生的痛苦”。

于是,他高兴地躺在床上背诵诗书,能动弹后每天勤奋地扫院子、扫厕所,边扫边背诵《离骚》,直到大汗淋漓。这样过了两三个月,病情好转。

提起此事,文怀沙笑道:“医者,意也。我用的是心疗法。外面急风暴雨,我心里一片祥和。” (李春晓 袁晓强 梁新慧)(大河网)

相关阅读
  • 文怀沙肝癌晚期 易中天文怀沙 谁是道德飙车者?

    文怀沙肝癌晚期 易中天文怀沙 谁是道德飙车者?

    2018-10-31

    文怀沙先生如不是当前最为耀眼的“国学大师”之一,谁又在乎其私德的问题,更何况其诸多行为又是对社会公德的公然蔑视。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文怀沙同学再次复出,一副年少轻狂的样子,甚是让人佩服其心性养习功力之深厚。

  • 文怀沙妻子 108岁楚辞专家文怀沙先生仙逝

    文怀沙妻子 108岁楚辞专家文怀沙先生仙逝

    2018-10-31

    国学大师、楚辞专家文怀沙老先生6月23日凌晨在东京一家医院逝世,享年108岁。2011年6月,文老为弘扬老子文化来南京,曾接受扬子晚报记者独家专访,谈及争议,他坦言“我知道的太少了,是真的。这并不是谦虚。

  • 国学大师文怀沙 关于国学大师文怀沙

    国学大师文怀沙 关于国学大师文怀沙

    2018-10-31

    文怀沙出生于1910年1月15日,祖籍湖南,斋名燕堂,号燕叟。曾用过笔名王耳,司空无忌。在国学、红学、书画、金石、中医学等多方面均有所涉猎。下面是小编为大家精心整理的文章,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文怀沙是楚辞专家。

  • 文怀沙近况 【文怀沙近况】 文怀沙:“正清和”为东方大道之源

    文怀沙近况 【文怀沙近况】 文怀沙:“正清和”为东方大道之源

    2018-10-31

    字怀沙,现任上海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等职。文老以研究《楚辞》称世,兼通经史百家,诗文书画,著作而外,更以历时20年,主编之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四部文明》享誉学界。文怀沙身为楚辞泰斗,素以研究屈子为本。

  • 文怀沙去世了吗 文怀沙:一沙一世界(图)

    文怀沙去世了吗 文怀沙:一沙一世界(图)

    2018-10-31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6月2日,96岁高龄的著名学者文怀沙以文氏后裔的身份,登上府学胡同小学的讲台,高声吟诵文天祥的《正气歌》,以纪念民族英雄文天祥诞辰770周年。文老的神采,又一次倾倒了全场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