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2020-04-16 - 经久不衰

随着年龄的增长,学识和阅历的积累,有时候会越来越追求一种精神上的满足,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对生活多留个心眼儿,发现生活中的美。全世界60亿人口,从事艺术、设计相关行业的仅仅只是一小部分,笔者也非艺术专业,但是非专业,并不代表不可以有自己的审美。

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一个门外汉,可能不能对某副国际名画做出长篇大论的鉴赏,但是理应也有他自己的审美主见,知美丑,方能识善恶。一个人的审美,能反应他的涵养、学识和生活态度,不同人的审美标准不尽相同,但是通过自己的眼镜去观察,通过自己的大脑去理解,我觉得还是相当有必要的。

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常常问自己,自己的审美标准是什么?以前喜欢动漫,于是把电脑桌面、应用主题都换成花哨的动漫图案,家里贴满了各种动漫海报,可是,视觉很快就疲劳了。后来我渐渐发现,自己内心比较脆弱,害怕被伤害,故不喜欢尖锐的东西,反之以柔为美。

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色彩上不喜欢对比强烈的配色,更倾向于柔和的过度,因为崇尚科学,故而对代表深邃的蓝黑色调情有独钟。慢慢地,在买东西的时候我开始考虑这个东西的外观设计,是不是符合我的审美理念。再审视自己以前一时兴起买的东西,实在毫无美感可言,一个词,ugly!

经久不衰的艺术品——易拉罐

纵观大大小小的生活物品,突然间发现,其中最为美丽的,竟然是随手丢弃的易拉罐。或许我早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工业不断发展的今天,半个世纪以前诞生的这个小玩意儿,还能站在如今这个国际化舞台上,究竟是凭借着什么?

拾起一只易拉罐,纵观总体设计,以圆柱为主轴,饱满而不显臃肿,首尾皆有台形过渡,自然而不显突兀,存在明显的顶盖和底座,铿锵又牢固。细细观察侧身曲线,和高等数学中学过的某种积分曲线有种微妙的吻合,真可谓工业之美秉承自然之美。

易拉罐一般以铝制居多,选材轻盈又不失强韧,一只易拉罐只有几克重,敲起来却能叮当作响。不像一戳就破的纸制容器,也不像厚实笨重的玻璃陶瓷,铝制易拉罐让人觉得灵活而又可靠。铝罐抗形变的能力亦是一大亮点,咱们可以试着用手指轻戳罐身,随着清脆的“啪嗒”一声,便又恢复饱满丰润。

用手轻轻将一只易拉罐握住,你会发现,不大也不小,几乎不用使劲儿,它就牢牢地吸在手掌上,掌心紧贴圆润的罐壁,各处受力均衡,舒适至极。对于作为重度碳酸饮料爱好者的笔者来说,可乐无异于玉露琼浆,那种将全世界捧在手心里的感觉,养眼又舒心。

如果想要喝里面的饮料,只要将手靠近鼻尖儿,再用嘴轻轻地亲吻罐口,罐身稍稍上扬,甘霖便会很自然地流入口中,滋润喉头。有朋友告诉我,其实他很享受揭开易拉罐拉环的“噗嗤”声,因为那个声音告诉我们,一段美妙的体验即将开始。一只易拉罐的容量也是不大不小,不至于喝完一罐饮料仍口渴难当,亦不至于咕咚咕咚直到小腹微胀,既可以解决一时之需,又告诉你凡事要适当。儒家云:过犹不及,易拉罐又何尝不是如此?

细细观察罐口亦有精妙设计的纹理,流畅的线条映衬罐身平滑的质感,让你的目光可以有所停留,保证罐子上的每一寸铝箔,都不枯燥。在我的记忆里,拉环的设计经过了两个时代,最早的那种拉环需要整个拉下来,我们可以称它为拉环1.

0,其实拉拉环的那个过程挺痛苦的,因为撕扯总是伴随着纠结,漫长又煎熬。后来的拉环2.0没有这个问题,只包含上提和下按两个动作,开罐的过程仅在顷刻之间,一气喝成。伴随着“噗嗤”一声,罐口随即打开,而且拉环和罐身永不分离,从生命周期的开始到结束,只伴随状态的变化,并没有从一个物件,变为两个物件。

罐底微微上凹,托在手掌上,可以产生一股吸力。最为巧妙的是,罐底和灌顶之间可以完美地契合,读者不妨拿两只易拉罐上下叠一下,可以发现口径的大小完全吻合,这种设计,初衷可能是为了利于工业上的存放,却赋予了艺术家们诸多的灵感。网上搜一搜就可以发现,有很多的艺术作品是由易拉罐堆砌而成,精巧别致的易拉罐按某种方式堆叠在一起,可以创造出一种浑然一体的、额外的美。

顺便说一下,罐底的类似于凹槽的结构,可以产生一种附加的效果。下次大家喝饮料可以试着剩下约一大口的量,然后将易拉罐倾斜放置于书桌上,如果摆放得当,可保罐身不倒,颇有趣味。

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我们小的时候,总喜欢睁大眼镜,因为想要看清这个世界。后来觉得见过的东西多了,也就不时常留心了,因此常常被蒙蔽,错过很多美好的东西。罗丹说,生活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镜。诚然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