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寿彝史学论著奖】历史系白寿彝史学论著奖

2019-12-05 - 白寿彝

“品节斯,斯谓之礼。人死,斯恶之矣。无能也,斯倍之矣。是故制绞衾,设蒌霎,为使人勿恶也。始死,脯醢之奠。将行,遣而行之,既葬而食之,未有见其飨之者也。自上世以来,未之有舍也,为使人勿倍也。”

对死人们有本能的厌恶和回避。因为礼的最终作用对象是生者,它能给受死亡威胁的人们以心理慰藉,能大大减缓个体死亡给群体伦理带来的危机,人们不会因死者逝去而将之背弃,不会因死亡的迫近而荒乱空虚。“自上世以来,未之有舍也,为使人勿倍也。”它维系着人的心灵与社会伦理,故士人恪守之,不越雷池致死不渝。传世文献中不乏此例。《礼记.檀弓》曾子易箦:

白寿彝史学论著奖

“曾子寝疾,病。乐正子春坐于床下,曾元曾申坐于足。童子隅坐而执烛。童子曰:…华而皖,大夫之箦与?‟子春曰:…止!‟曾子闻之,瞿然曰:…呼!‟曰:…华而皖,大夫之箦与?‟曾子曰:…然。斯季孙之赐也,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箦!

‟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变,幸而至于旦请敬易之。‟曾子曰:…尔之爱我也,不如彼。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德正而毙焉,斯已矣!举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没。”

白寿彝史学论著奖

又《史记。仲尼弟子例传》子路结缨而死:

“造蒉聩,蒉聩与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蒉聩弗听。於是子路欲燔台,蒉聩惧,乃下石乞、壶黡攻子路,击断子路之缨。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遂结缨而死。”

曾子,子路在弥留垂死之时,不因为死亡近在眼前,而对白己的行为是否符合礼的要求有丝毫松懈。“吾德正而毙焉,斯已矣”“君子死而冠不免”的恪守在这一时刻格外悲壮与高尚。一方面,礼让他们从心理上根本克服了死的畏惧;另一方面,他们将从礼中透射的道义与理智在生命最后时刻充分彰显。

孔子亦然,《论语。先进》: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以后,不可徒行也。‟”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问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孔子以大夫不能步行拒绝颜渊之父,且反对给颜渊厚葬。王充在《论衡。问孔》中提出质疑:

“孔子曰:…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鲤之思深于颜渊,鲤死无椁,大夫之仪不可徒行也。鲤,子也。颜渊,他性也。子死且不礼,况其礼他姓之人乎?”

“颜渊死,子哭之恸。门人曰:…子恸矣‟…吾非斯人之恸而谁为?‟夫恸,哀之至也。哭颜渊恸者,殊之众徒,哀痛之甚也。死有棺无椁,颜路请车以为之椁,孔子不予,为大夫不可以徒行也。吊旧馆,脱骖以赙,恶涕无从。哭颜渊恸,请车不与,使恸无副。岂涕与恸殊,马与车异耶?于彼则情理相副,于此则恩义不称,赤晓孙子为礼之义。”

王充质疑,旧馆故人尚以骖相赠为赙,何以不予颜渊车为椁呢?所引之事,亦见《礼记.檀弓》:

“孔子之卫,遇旧馆人之丧,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贡说骖而赙之。子贡曰:…于门人之丧,未有所说骖。说骖于旧馆,无乃已重乎夫?子曰:…予乡者入而哭之,遇于一哀而出涕,予恶夫涕之无从也?小子行之‟。”

实际上孔子亦有其他初衷,《檀弓》:

“有,毋过礼。苟亡矣,敛首足形,还葬,县棺而封,人岂有非之者哉?”

相关阅读
  • 养生知识问答选择题 健康养生知识大全 健康养生知识全汇总!

    养生知识问答选择题 健康养生知识大全 健康养生知识全汇总!

    2018-10-22

    想长寿,吃驴肉。除了吃肉养生以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来养生哦。健康养生知识你知道多少?最新的科学研究结果发现,长寿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和生理特征,如果我们也能够拥有这样的特征话,那不就是离健康身体更近了一步吗?生活是美好的。

  • 【任泉结婚了嘛】任泉的老婆是谁 任泉结婚了吗

    【任泉结婚了嘛】任泉的老婆是谁 任泉结婚了吗

    2019-10-18

    摘要任泉有老婆吗演员任泉的老婆是谁关于任泉真的是很有能力的一位演员,现在虽然已经成为了商人,还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只是任泉的绯闻其实都是和自己的另一半有着关系的,毕竟是真的很希望任泉和李冰冰在一起的。

  • 白寿彝史学二十讲

    白寿彝史学二十讲

    2019-12-05

    前言中古时代清时期第一讲清史编写之旨趣1.中古和近代的分界2.历史的主流3.衰老还含有一定的生命力4.资本主义只是停留在萌芽状态5.科学和艺术是受到相当重视的6.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7。

  • 【白寿彝争议】白寿彝先生介绍

    【白寿彝争议】白寿彝先生介绍

    2019-12-05

    白寿彝(1909年2000年),回族,河南开封人,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光明日报》的创办者之一。白寿彝出生于一个商人家庭,在北平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攻读中国哲学史。白寿彝把毕生的心血放在史学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