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琏vs许世友南麻战役 胡琏指挥石牌保卫战 刺刀战背后的悲壮故事

2018-11-19 - 胡琏

1926年以黄埔军校为主力的北伐军势如破竹,直捣两湖。因战斗频繁,北伐军急需补充一大批中下级军官。又因胡琏作战勇敢,战功卓著,颇受赏识,擢任排长。但是北伐之后,胡琏所在部队被遣散,胡琏也因此失业。在穷困潦倒中,胡琏得知他的同乡、黄埔一期的关麟征时任南京警备司令部警卫第二团团长,于是远赴蚌埠投奔。

胡琏vs许世友南麻战役

关麟征亲自对这位小老乡进行了口试和实兵指挥测试,并认可了胡琏的才干,任命胡琏为第一连连长。陈诚当时是南京警备司令,所以这是胡琏加人土木系的开始(十一师十、一二字合而为土,十八军十、八二字合而为木,故名土木系)。

胡琏vs许世友南麻战役

1928年8月,陈诚任第十一师副师长,由于担任过黄埔军校教官,陈诚钟爱黄埔弟子,并在他的部队中大量罗致黄埔学生,用为中、下级军官。关麟征团并入陈诚师为第六十一团,胡琏仍任连长。此后参加了军阀混战。

在中原大战中,胡琏所在的第十一师奉命向归德进攻。冯玉祥部用密集的炮火反击,并以敢死队抵命死搏。战斗异常激烈,一些士兵胆怯败退,胡琏拔出手枪高喊:谁敢后退,我就枪毙谁!胡琏的连队因而守住了阵地。是役胡琏的指挥能力和胆量给陈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决定重用胡琏,于是胡琏被提拔为营长。

1931年至1934年,胡琏跟随陈诚参加对中央苏区的第三、四、五次围剿,又因功于1933年8月升任第十一师第六十六团团长。1942年调任第十一师师长。1943年石牌保卫战一战成名,翌年任十八军军长,成为陈诚土木系的骨干。

石牌一役青史留名

古镇石牌是长江南岸宜昌境内的一个小村庄,位于长江三峡西陵峡右岸,依山傍水。石牌方圆70里,上有三斗坪,是当时的军事重镇,六战区前进指挥部、江防军总部等均设于此。下有平善坝,与之相距仅咫尺之遥,是石牌的前哨,亦为我军河西的补给枢纽。它下距宜昌城仅30余里,自日军侵占宜昌后,石牌便成为拱卫陪都重庆的第一道门户,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1943年,日军从西边截断中国补给线的企图被驼峰航线打破了。此前,从缅甸快速东进的日军也被怒江天险阻挡在了滇西狭长的地域内,无法对中国的战略纵深造成进一步威胁。迫于在太平洋战场上日益恶化的局势,日军孤注一掷,集结了约十万的地面部队,试图打开石牌天险。

那时,川鄂之间依然不通公路,日军只有夺取石牌,才能沿长江三峡,进逼重庆,尽早结束在中国久拖不决的战局。在这种大背景下,本来名不见经传的石牌顿时成了兵家必争之地。而石牌一役关系着整个战局的发展和演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中国与日本的命运。

1943年5月25日,在湘鄂边境的日寇占领要隘渔阳关后,渡过清河逼近石牌要塞。日寇第三十九师团主力,在敌酋高木义人率领下,从南面沿长江进犯石牌要塞。石牌这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小村,是长江湖北西部的重要江防要塞,若石牌丢失,则日寇可直接窥伺四川,威撼西南。

日军集中数万兵力向石牌要塞阵地发动进攻,第十八军阵地被日军突破,而第六战区派来支援的部队,又被日军阻击,这样石牌要塞阵地就陷于孤立境地。且日军有向纵深迂回直趋四川腹地之势,民国政府军事当局认为石牌要塞是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严令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守卫石牌要塞。

决战前夕,胡琏带领十一师全体官兵,对天宣誓:

陆军第十一师师长胡琏,谨以至诚昭告山川神灵。我今率堂堂之师。保卫我祖宗艰苦经营遗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顺。鬼伏神饮,决心至坚,誓死不渝,汉贼不两立,古有明训华夷须严辨,春秋存义。生为军人,死为军魂。后人视今,亦尤今人之视昔,吾何惴焉!今贼来犯,决予痛歼力尽,以身殉之。然吾坚信苍苍者天必佑忠诚,吾人于血战之际胜利即在握。此誓!

胡琏任师长的第十一师奉命阻击日寇。胡琏曾经填词记录当年的石牌要塞保卫战的情景和他当时的心境。词日:

风萧萧,夜沉沉,龙凤山顶一征人。为报党国恩,坚定不逡巡;壮志凌霄汉,正气耀古今。蜉游寄生能几时,奈何珍重臭皮身?吁嗟乎,男儿不将俄顷趁风云!山斧斧,阵森森,西陵峡头一征人。双肩关兴废,举国目所巡。贤哲代代有,得道鼎古今。战场功业垂勋久,不负堂堂七尺身。吁嗟乎,丈夫岂不立志上青云。

石牌的战略地位,注定中日双方必将有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大战在即,寝食难安,夜不能寐,胡琏连夜修书五封。在给其父的家书中,胡琏动情地写道:父亲大人:儿今奉令担任石牌要塞防守,孤军奋斗,前途莫测,然成功成仁之外,并无他途有子能死国,大人情也足慰恳大人依时加衣强饭,即所以超拔顽儿灵魂也

在写给妻儿的信中,胡琏写道:我今奉命担任石牌要塞守备,原属本分,故我毫无牵挂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为国尽忠为宜十余年戎马生涯,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胡琏在绝命家书中行孝托孤,从容交待后事。真可谓生为军人,死为军魂。

胡琏是一位善于山地作战的将军,他非常重视利用地形构筑防线。石牌周围崇山峻岭、壁立千仞、千沟万壑、古木参天,这样的地形对构筑坚固工事非常有利。大战前,胡琏在山隘要道层层设置鹿砦,凭险据守。在日军强大的火力攻击下,胡部岿然不动。

当战斗最激烈时,陈诚打电话问胡琏:守住要塞有无把握?胡琏斩钉截铁地回答: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其英雄气概可见一斑。这次战斗的惨烈程度至今令人唏嘘。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岭战场上,曾有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这不是双方在停战,而是敌我两军扭作一团展开白刃战、肉搏战。第十一师浴血奋战,拼死守土。这场战斗被后人称为二战中最血腥的刺刀战。

5月28日,日军第第3、第39师团开始向石牌推进,中日双方随即展开激烈战斗,中国守军面对日本的狂轰滥炸,岿然不动,日军连续冲锋三天,依然没能突破中国军队的正面防线。战斗到5月30日,最惨烈的白刃战发生了。

日军向来以擅长白刃战闻名,但在这场空前惨烈的肉搏战中,11师官兵却硬是凭着视死如归的无畏精神赢得了胜利,当战斗结束时,1500名中国士兵倒在了阵地上,日军同样付出1000多人的代价。

石牌战斗之激烈、残酷让骄横不可一世的参战日军丧失战斗信念。日军几乎动用所有的攻击武器和攻击手段,炮击、空袭、突袭、强攻、施放毒气还是久攻不克,目空一切的日军到最后信心全无。5月31日夜晚,战场上的枪炮声突然沉寂下来,第十一师的官兵发现进犯石牌之敌已纷纷掉头东逃。此次石牌要塞保卫战不仅仅是挫败了日军的进攻企图,更极大地振奋了国人的御侮勇气和抗日精神。

最终,日军没能攻下石牌,中国军队成功的守住了重庆的大门,战后数据统计显示,此战中日双方动用兵力超过25万人,中国军队以伤亡一万余人的代价,消灭两万六千余日军,毙伤、缴获战马1千4百余匹,击落敌机45架,击毁汽车75辆,击沉敌舰艇122艘的辉煌胜利,胡琏也一战成名。

在这场被誉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之前,日本陆军所到之处,虽然也遇到过顽强的抵抗,但大都以中国军队的最后退却、日军的长驱直人为结局。可是,在石牌,中国军队在数量超出自己的日本王牌陆军面前,像钉死在大地上一样,一步也没有后退。石牌要塞虽历经烽火,但仍屹立在西陵峡之滨,固若金汤,如同一座铜墙铁壁。石牌一役,胡琏收获无数赞誉,有人称之为中国的朱可夫,其指挥能力和战斗决心再次让陈诚和蒋介石刮目相看。

【来源:神军网】

注:本公号所推送的文章如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进来撩’栏中的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所推送的文章并不代表本公号观点,请和谐留言。

相关阅读
  • 粟裕对胡琏的评价 粟裕与胡琏的战场争锋

    粟裕对胡琏的评价 粟裕与胡琏的战场争锋

    2018-11-19

    胡琏(19071977),原名从禄,又名俊儒,字伯玉,陕西华州(今陕西华县)人,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他因出众的指挥才能而深受蒋介石器重,被称为“常胜将军”。与同僚们相比,胡琏在战场上的表现确实要略高一筹。

  • 胡琏将军多次击败共军 鏖战山东 国军勇将胡琏二次打败陈毅、粟裕

    胡琏将军多次击败共军 鏖战山东 国军勇将胡琏二次打败陈毅、粟裕

    2018-11-19

    南麻位于山东沂蒙山区的中央,抗日战争期间,山东省政府迁驻于此。抗战胜利前后,陈毅共军占据此地,作为华东共区的主要根据地。这次国军进剿,选定以南麻周边为决战的主场,为配合全盘外线作战的战略态势,以诱敌决战为目的。

  • 胡琏为什么瞧不起粟裕 胡琏是粟裕的克星?胡琏晚年为何不敢提粟裕?

    胡琏为什么瞧不起粟裕 胡琏是粟裕的克星?胡琏晚年为何不敢提粟裕?

    2018-11-19

    1947年7月的山东南麻战役,胡琏判断华野可能集中部队攻击他,于是花了20多天集中在南麻修筑了一系列的巧妙的防御工事,其中有大量的子母堡。结果虽然粟裕率领华野集中了四个纵队外加鲁中军区三个团的绝对优势兵力攻击胡琏。

  • 胡琏石牌保卫战 胡琏指挥石牌保卫战 悲壮故事!

    胡琏石牌保卫战 胡琏指挥石牌保卫战 悲壮故事!

    2018-11-19

    胡琏,汉族,陕西华县人,陆军一级上将,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生,隶属于陈诚的土木系,他是国民党着名的将领,一生中有两大光辉胜利,其一是抗战中的石牌保卫战,这一战被西方军事学家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其二为金门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