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亦兵音乐会】听“光彩2009——朱亦兵大提琴新年音乐会”有感

2020-03-01 - 朱亦兵

2009年的最后一夜,国家大剧院的小剧场,没有华丽的舞台、没有迎接新年时的喧嚣与热闹,只有大提琴家朱亦兵的琴声在静静回响,观众席上数百位听众几乎屏住了呼吸,现场的安静让我甚至能听到邻座的呼吸声,人们被演奏家精湛的琴艺震住了,一曲终了,剧场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如痴如醉的观众沉浸于大提琴音乐的无限魅力之中。

朱亦兵音乐会

大提琴家朱亦兵

大提琴家朱亦兵

音乐之家出身的朱亦兵不仅练就了高超的大提琴演奏技巧,还有着极佳的演说口才,音乐在他幽默睿智的解说中立刻有了鲜活的力量,他把曲目单叫“菜单”,说听音乐得用肚子来感觉,他说音符就像一片片茶叶,因为融进了水才有了生命的味道。

朱亦兵音乐会

他演奏的第一曲是脍炙人口的巴赫咏叹调,那悠长的弓弦中极富表现力的音乐诉说,一下子将听众带入到无比圣洁与纯美的艺术境界之中,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接着肖邦的《广板》、《辉煌的波兰舞曲》、柴可夫斯基的《随想曲》、 帕珀尔的《塔兰泰拉》、贝多芬的《致爱丽丝》,拉威尔的《哈巴涅拉》以及德沃夏克《寂静的森林》、圣桑的《天鹅》等等,一曲曲令人回味的乐曲为听众展开了一幅五彩的音乐画卷。

朱亦兵音乐会

大提琴家朱亦兵

大提琴家朱亦兵

东方人碰到西洋音乐惯常的思维总会认为“听不懂”,但朱教授说:听音乐不需要说“懂”或者“不懂”,好听的并能打动你的音乐就是好的音乐,就像美食一样是肚子说了算。从观众会心的微笑和凝神与专注当中,不觉得会有哪位观众听不懂。

朱亦兵音乐会

一位坐在前排的小伙子,刚大学毕业,他说自己已经多次追寻朱亦兵教授的大提琴音乐会,无论是听独奏或是重奏,他说每一次的赏听,都能获得新的收获;坐在笔者前排的是一对操着地方口音的老夫妻,他们是第一次带着儿女的孝心走近音乐厅,本来想听两个节目就走到,结果直到音乐会结束了还久久舍不得离开,他们希望能和音乐家合影留念;另一对从澳大利亚回来爱好音乐的夫妻,节目开始前他们在大剧院的售票处徘徊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这场大提琴的音乐会,他们感叹着不虚此行……

《圣母颂》是人们熟知的大提琴经典乐曲,前不久,朱亦兵和他大提琴乐团就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金色大厅为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奥巴马总统演奏了这首乐曲。在昨晚的“光彩2009——朱亦兵大提琴新年音乐会”上,我看到朱教授的母亲静静坐在观众席中,台上,朱教授起身向妈妈行礼,他说“这首乐曲我不仅要献给我最亲爱的妈妈,也要献给全天下所有的母亲……”当掌声落下音乐渐起时,现场的每个人都凝神细听,身旁的一位年轻母亲轻轻擦拭着眼眶,此时,我内心也升腾起一股温情的暖流……

优美的琴声在剧场内回荡,或许这就是朱亦兵大提琴音乐的力量吧。

朱亦兵现任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教授、大提琴教研室主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他八岁起随父亲学艺,十三岁即出版了第一张个人独奏唱片,十七岁考取了法国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随音乐大师让德隆学艺并以第一奖的优异成绩毕业,这也是继著名音乐家冼星海、马思聪之后又一位在这所欧洲最高音乐学府获此殊荣的中国音乐家。

朱亦兵曾连续十五年担任世界顶级交响乐团——瑞士巴塞尔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并曾指挥德国慕尼黑、哈雷、杜塞尔多夫和柏林等多个甲级交响乐团,成为备受欧洲乐坛推崇的音乐大师。(刘笑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