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还有什么词语】【不知不觉】莫忘曾经是书生

2020-01-02 - 不知不觉

“雅集”“曲水流觞”这两个词语,链接着古代的诗歌与绘画。而在2019年的青年节,我的复旦中文系同窗,也办了一场这样的艺术雅集:绘画、书法、拓片、摄影、视频与新诗结合,而书法所书写的,是同学创作的格律诗……我的昔日同窗里,如今有两位画家:上海中国画院的副院长陈翔,专攻青绿山水,旅美的王满晟也是专业画家。

不知不觉还有什么词语

布展完毕,看着七十多幅作品陈列展示在上海秋海堂画廊上下两层时,我对这次名为“同窗艺梦”的己亥雅集的规模,都有些意外。

在秦汉以前的周代,有水滨“祓禊”之俗。这种习俗后来发展成为文人墨客诗酒唱酬的一种雅事。最著名的一场雅集,是永和九年(353年)三月初三上巳日,王羲之偕亲朋谢安、孙绰等42位,在兰亭修禊后,饮酒赋诗那一场。而“曲水流觞”的雅俗,也被一再模仿。比如唐永淳二年(683年),少年才俊王勃到云门寺,就仿永和雅集在此修楔,还写了一篇与《兰亭序》相仿的《修楔序》。那一次,初唐诗坛的诗人几乎都到齐了。

我的大学同窗们这次雅集,也和现代的微信传播密不可分,旅居新西兰的蔡宇,几乎七步成诗,经常在我们的微信群里即兴创作格律诗尤其擅长藏头诗,被同学称为如消防龙头一样喷涌的诗情;而复旦古籍所的博导陈正宏,也擅格律诗,于是,隔着遥远的大海陆地,“联网四重奏”,他们四位以传统的诗画合璧方式,诞生了多幅作品:对诗、合画、诗演绎成画……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同窗有一个共同的密码——8111。这个复旦大学中文系八一级的信箱名字,只要一念,就开启了一段共同的记忆。毕业后彼此虽然相隔或远或近的物理的距离,心理上却亲密无间。我们有了一个烙印深刻的割舍不去的共同的背景,也有了一群意趣相投彼此欣赏的朋友。

1981年入学之初,朱东润先生讲话时说:“中文系不培养作家。”不过,那些读书的日子,却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培养了我们对传统艺术的敬畏和体认,并在一种宽容的环境里,引导我们理解现代艺术的理念和精神。陈正宏曾有一幅对子变成网红:“史亦尝考,文亦尝校,答辩近了,犹思几度改论稿;家总要成,钱总要挣,奔走红尘,莫忘曾经是书生。”

雅集展的前言里写道:对8111而言,青春不是一份祭品,也不是一种单纯的回忆,而是一股能够永驻人心的力量。以诗书画为中心的体式各异的创作,也不是饭后茶余的消遣,而是个人面对瞬息万变的外界,作出中文系独特应对的一种艺术;在互联网时代,它们跨越时空,又是在唯美的意境里,同窗重聚,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理想方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