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聚仁故里蒋畈行 曹聚仁故里保护、开发规划讨论会

2019-01-30 - 曹聚仁

昨天下午,兰溪市梅江镇举行曹聚仁故里保护、开发规划讨论会,本人作为曹聚仁联谊会一员被邀请参加,感到十分荣幸。但我提出了自己一些看法。

一是立足于“一山一水一村落一名人”。所谓一山,就是东山岗。东山岗不高不低,相对高度在三四十米以上,它是古兰浦两县的交界山,在曹聚仁心目中有崇高地位,因为曹家的祖坟就在此山上。而规划并没有把东山岗规划在内,这使得开发没有新地盘。

曹聚仁故里蒋畈行

因时间关系,我没谈“一水”问题。我在这里作补充,一水,就是刘源溪。刘源溪,直笼统,“直”是它的特点,但近年为了抗洪和通村道路的需要,溪岸驳坷和上下堰坝都过于现代化。另外,蒋畈村有两支水在流淌,一支是天然河流,一支是利用了上堰的水在东山岗附近蜿蜒北流。

曹聚仁故里蒋畈行

这种灌溉系统,活了整个村庄。在我看来,这是曹聚仁父亲曹梦岐重农业、建设村庄的智慧所在,可惜由于省道南走,那支上堰的水部分断流,生态系统自然受到影响。

二是定位。规划设想,一是教育,二是新闻,尤其是教育合乎事实,是父子两代,聚仁夫妻为之奋斗的结晶。但曹聚仁从事新闻工作时间并不长,尽管当过记者、编辑、报社主笔,新闻写作方面的研究功课做得不是很深,而从事教育和文学创作的时间更长,他是一名海派作家和港地作家。当然,记者村有创意,也十分亮眼,舍弃也可惜。

曹聚仁故里蒋畈行

三是规划与布局。根据一次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建议当前村落现状重在教育布局和功能的发挥,因为村落本身占地面积不大,可承载的功能有限。记者村作为第二期规划开发,移置在东山岗南坡。那里地势好,视野开阔,风水也好。

同时,要把职业教育放在第三期规划与开发。原因是,一是出于曹梦岐办学的初衷,耕读结合,既办教育,又教农学,植桑养蚕,种棉、纺纱、办织布厂;二是兰北本身就有一所职业学校,它是汪石岗农业中学,可惜没运作好也没提升;三是出于新兴产业园二产发展的需要,需要掌握一定理论水平和技术的现代产业工人。

会上,大家就蒋畈精神进行了讨论。在我看来,蒋畈精神就是曹梦岐精神,曹梦岐拿出自家祖屋办小学堂,拿出资金新建教学楼,由小学发展到初中。又是梅干菜精神,为学刻苦攻读,为社会努力工作,积极奉献。

相关阅读
  • 曹聚仁鲁迅评传 曹聚仁:我的读书经验

    曹聚仁鲁迅评传 曹聚仁:我的读书经验

    2019-01-30

    中年人有一种好处,会有人来请教什么什么之类的经验之谈。一个老庶务善于揩油,一个老裁缝善于偷布,一个老官僚善于刮刷,一个老政客善于弄鬼作怪,这些都是新手所钦佩所不得不请教的。好多年以前,上海某中学请了许多学者专家讲什么读书方法读书经验。

  • 曹聚仁与王春翠 曹聚仁和王春翠 : 不知春归何处

    曹聚仁与王春翠 曹聚仁和王春翠 : 不知春归何处

    2019-01-30

    那是1915年的春天,正是莺飞草长,春暖花开的季节,曹聚仁在父亲开办的育才学堂里遇到了一个叫王春翠的女孩子。毫无防备,毫无预兆,就在那惊鸿一瞥之间,他情不自禁地沦陷在她的一眸春水里,从此他心里便惦记上了她。

  • 曹聚仁夫人 曹聚仁夫妇联骑采访抗战的老照片

    曹聚仁夫人 曹聚仁夫妇联骑采访抗战的老照片

    2019-01-30

    上面这张已经泛黄的黑白老照片,是曹聚仁夫妇在战地采访时的留影,是在荒草丛生的野外所拍,两人各骑一匹战马,一身戎装,风尘仆仆。照片拍摄的具体地点,已不得而知。原收藏这张老照片的曹聚仁胞弟曹艺先生,在照片的背面。

  • 曹聚仁与王春翠 曹聚仁和王春翠 : 不知春归何处

    曹聚仁与王春翠 曹聚仁和王春翠 : 不知春归何处

    2019-01-30

    那是1915年的春天,正是莺飞草长,春暖花开的季节,曹聚仁在父亲开办的育才学堂里遇到了一个叫王春翠的女孩子。毫无防备,毫无预兆,就在那惊鸿一瞥之间,他情不自禁地沦陷在她的一眸春水里,从此他心里便惦记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