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死亡人数 安史之乱伤亡人数有多少

2018-11-11 - 安史之乱

安史之乱虽然最终唐朝取胜,但盛唐风光一去不回,社会民不聊生,经济遭到重大破坏。关于安禄山为什么发动安史之乱,有人讲矛头直指杨贵妃。以下是学习啦小编为你精心整理的安史之乱伤亡人数,希望你喜欢。

安史之乱死亡人数

以前对于安史之乱的认识仅仅知道那是一场很大的叛乱,是唐王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最近看《资治通鉴》,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是岁,户部奏:户二百九十馀万,口一千六百九十馀万。"

看到这句话我震惊了。这句话是写在唐代宗广德二年,距离平息安史之乱一年左右,距离安史之乱爆发也仅仅是八年左右。

安史之乱死亡人数

而《中国人口史》,赵文林,谢淑君的观点:唐玄宗天宝十三年(754年)唐朝人口顶峰为6300多万。 第179页。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下册),王育民的观点:唐朝天宝年间户口峰值为8050万。 第54页。

《中国人口史》(第二卷) 隋唐五代时期,冻国栋的观点:唐朝人口峰值在唐玄宗天宝十三年(754年)大约1430-1540万户,7475-8050万人。第182页

安史之乱死亡人数

《中国人口发展史》,葛剑雄的观点:唐朝人口峰值在755年前后,在8000-9000万之间。 第159页

综合以上资料,唐玄宗天宝年间的总人口应该在千万左右,而到了安史之乱之后,就仅仅剩下了一千六百馀万。八年时间,整个唐朝整整减少了四千多万人,死亡率达到了80%!

"安史之乱"无疑与杨玉环有关联,至少可以说是安禄山以"清君侧"为借口图谋不轨。《新唐书·则天武皇后杨贵妃传》有载:"禄山反,诛国忠为名,且指言妃及诸姨罪。"大意是说安禄山造反,以讨伐杨国忠为借口,而且公开指出杨贵妃及几个姐姐的罪恶。

但翻阅新旧唐书,实难找出杨玉环与安禄山有暧昧关系的任何记载或暗示,倒是《新唐书》中有说:玄宗宠信安禄山,命他与杨家诸姨结为兄弟,,而安禄山"母事妃"(拜杨贵妃为干娘),每次朝见天子,杨家人必定设宴招待。这里的"杨家人"应该不包括杨玉环,她可是大唐"皇家之人"。

那么,杨玉环与安禄山的艳闻又从何而来?是纯属类似当今娱乐八卦性质的坊间传闻,还是唐朝的"狗仔队"潜入后宫卧底"偷拍"之?

无论是《开元天宝遗事》、《杨太真外传》、《禄山事迹》等野史稗记,还是《唐史演义》、《梧桐雨》等小说杂剧,我们都能看到对"杨安恋"的大肆渲染,有的说得活灵活现,几近当今的某些"写真集",着实让人难辨真假。

其中便有"贵妃三日洗禄儿"的趣闻,说杨玉环为干儿子安禄山三天洗身。"洗三"是古代的一个习俗,在婴儿出生后的第三日,便举行沐浴仪式,召集亲友为婴儿祝吉,也称"三朝洗儿",意在"洗污免难、祈祥图吉"。杨玉环在禁宫中为比她大二十几岁的安禄山洗澡,似乎让人感觉有些啼笑皆非!

元代白朴的杂剧《梧桐雨》则说,安禄山进入宫廷后,因与杨贵妃有暖昧关系,被杨国忠察觉而奏明玄宗,安禄山被逐出宫外,改封渔阳节度使,去镇守边关。安禄山离开后,杨贵妃日夜思念,心生烦恼。安禄山起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单要抢贵妃一个,非专为锦绣江山。

"《唐史演义》中描写说,"禄山与贵妃鬼混一年有余,甚至将贵妃胸乳抓伤。贵妃因恐玄宗瞧破,遂作出一个诃子来,笼罩胸前。"这"诃子"是唐代贵妇中流行的一种无带内衣,也相传是杨玉环为掩饰所伤之乳而发明的

最要命的还不在于此。司马光《资治通鉴》卷216中竟然也记载有"贵妃洗禄儿"事,说是杨玉环用锦绣做成的大襁褓裹住安禄山,让宫女用彩轿抬起。唐玄宗还亲自去观看"洗儿"并予赏赐。又说"自是禄山出入宫掖不禁,或与贵妃对食,或通宵不出,颇有丑声闻于外,上亦不疑也。"司马光也倾向于杨玉环与安禄山有私情,但又说玄宗"却不怀疑"。唐玄宗知道杨贵妃与安禄山通宵鬼混,但又毫不怀疑,这堂堂唐明皇岂不成了一"白痴"。

其实,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之说当属坊间八卦传闻,从诸方面都难圆其说。

首先是正史上毫无记载,就连暗示也没留下一点。司马光《资治通鉴》所记也是依据野史,不足证信。《资治通鉴》本是用来警示皇帝的"警示教育"片,或许司马光觉得这"杨安恋"实在是个难得的"噱头",弃之可惜,便腆着老脸放进了"正史"。再说司马光所记"贵妃洗禄儿"的时间是天宝十年,这正是杨贵妃受玄宗专宠的时期,俩人"行同辇,止同室,宴专席,寝专房",几乎形影不离,安禄山实无机可乘。

再则,杨玉环"傍"安禄山之动机安在?杨玉环贵极实际上的"皇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朝宰相又是自己的族兄杨国忠,安禄山不过一封疆大吏,不值得她去投怀送抱。如果说杨玉环是为满足个人的欲望,这安禄山不仅比她大二十几岁,而且十分肥胖,其貌不扬,言语粗鲁,雍容华贵的杨贵妃怎么会瞧得上他呢!

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说,不仅有娱乐八卦的成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掺杂其间。李唐王朝的追随者,需要给那场著名的"安史之乱"找只"替罪羊",杨贵妃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于是,杨贵妃便成为"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又是一个"红颜祸水"论。

既然这杨贵妃是"红颜祸水",何不给她假想一个"情敌",再弄个"情夫"。唯其如此,才让人觉得马嵬驿哗变合乎理情,这杨贵妃死不当惜,而玄宗痴迷于这样一个有失妇道的妃子似乎不值得。

安史之乱张、许大获全胜,且收获车马牛羊。而且睢阳城内存粮本有六万斛之多,当时一斛约等于现在的60升,六万斛即合现在的360万升。

但虢王李巨坚持要将存粮的一半分给濮阳、济阴二郡,许远虽据理力争,卒无济于事,因此睢阳只剩下一半存粮,相当于现在的180万升。就算多了张巡的3000人后,即使支持不了半年,也应可支持五个月。

故粮尽之日,应在七八月之间。但是七月的解围尤其重要,当时尹子奇被射瞎一目,仓皇败退,而睢阳粮尽,正可乘机调粮。中原城邑众多,宁陵等地仅数十里之遥远,野麦已苞可食,皆应有得粮的希望。而七月六日尹子奇重新围城,同时即发生"士多饿死,存者皆痍伤气乏"的惨状。

我认为此时的主要问题已不在粮食,而在疾病。杀戮太甚,死者枕籍,又值盛夏,极可能发生疾疫流传。且守军接战数十场,常主动出击,而未闻败绩。守军远远少于叛军,若主动出击导致自己死伤严重,则张巡岂敢如此?故守军由6800锐减为一千人,疾疫应起了更大的作用。

试想一下,如果不是疾疫而只是饥饿,则一千兵,吃上万人,天天饱餐人肉,会疲惫至此?

张巡杀妾则在七月粮尽之时。当时"士多饿死,存者皆痍伤气乏",张巡便献出爱妾。我认为此处,当高度注意"痍伤气乏"四字。唐军与叛军大小数百战,战事非常频繁,死人自应无算。饥饿难耐,尽有尸体可食,何必生杀侍妾!然人肉治病之说,早有源流。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张杲《医说》,谓唐开元中,明州人陈藏器着《本草拾遗》,载人肉疗羸瘵。

张巡所杀之妾,许远所杀至僮,皆生人中之尤为鲜活者,与死尸截然不同,此必与起将士之羸病沉疴有关。则其杀人之心,固有愚昧之嫌,但一则出于对士卒的热爱,二则绝非以人肉充军粮,自古以来对他的非议和诟病,实非公断。

然而"凡食三万口"之说,又从何说起呢?闰八月后,一千多守军,有贼牛战马垫肚子,若还不够,哪里需要吃那么多人。就算上七、八两月,善藏腌制,也决计吃不到三万人!我认为,城中百姓原有五万余,尹子奇两次退兵时,若干百姓逃难而去是极有可能的,剩下的三万百姓赶上七、八、闰八这最艰苦的三个月,士兵以贼牛战马自飨,尚难自给,绝不会分口粮与百姓。

故百姓"人相食"是一定的。实际上,睢阳存粮不足,最初就有预估,上半年能否公平分给百姓,都是个极大的未知数!张巡的第一宗旨是守住睢阳,认为睢阳是"江淮保障",故直到最后都不愿放弃睢阳而"东奔"。因此,张巡首先要保障的,是他的士兵,而不是睢阳百姓。对士兵的热爱,让他献出了爱妾,但要说他带头吃掉了三万百姓,这殊不足信。

爱妾也是生命,不过妾实际上是高等奴婢,中国在20世纪前,从未根除奴婢传统,奴婢几乎就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张巡的"人"的观念欠缺,后人如王士祯就编了一个爱妾转世报仇的故事来批判他,这是很中肯的。但是如王夫之等人,非要说张巡不应该吃掉满城的人,就有些失察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