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明灯】点亮更多人心中的明灯

2020-03-20 - 明灯

这几天,嘉兴辅警程腾峰“火”遍大江南北。在寒冬的凌晨,他穿着背心短裤,砸碎车窗玻璃,钻进着火的小货车,用生命为群众竖起“防火墙”。他救火的视频得到网友热情点赞,被称为“我们身边的英雄”……回首2019年,从“浙江骄傲”朱丽华到“献血状元”汤锡强再到抗击“利奇马”的英雄党员群体,“奔跑”的嘉兴英雄辈出。他们和程腾峰一起用行动践行了“勤善和美、勇猛精进”的新时代嘉兴人文精神,带给我们无尽的感动与思索。

心中的明灯

诗人爱默生说,英雄并不比一般人更勇敢,差别仅在于,他的勇气维持了五分钟而已。这句话用在程腾峰身上再合适不过。从发现火情到控制火势,他用大约10分钟完成了从砸窗、发动汽车、找消防栓、控制火势等一系列动作,诠释了英雄的“五分钟勇气”。对此,许多人纷纷扪心自问:如果换成是我,会怎么样?

心中的明灯

这样的考题或许过于沉重。毕竟,生活在和平年代,危难之际的生死考验,绝大多数人很难遇上,更不用说舍己救人了。“平民英雄”之所以震撼人心,除了奇峰突起的“五分钟”人生壮举,更因静水深流的平凡坚守。程腾峰对人民的责任,不只是在救火的一刻,更植根于无数次出警都能随叫随到,消防、救援培训次次不落等工作表现中。

心中的明灯

朱丽华对贫困学生的爱,不只是373万元捐款,更生长在月工资只有58元也要为筹建南湖革命纪念馆捐款116元,为现役军人免费推拿3000多人次等日常善举中。

惊世“一瞬”的底色,是至为平凡却并不简单的“一向”。用责任去做好所从事的工作,用爱心去善待所遇到的人,用行动去保护群众的安全,这正是一个警察、一个医师、一个党员最质朴的初心,也是平民英雄们普遍的行为方式。

心中的明灯

当“献血状元”汤锡强年复一年献出热血,救人生命;当台风中的党员们在“我是党员,我不跳谁跳”的简单想法中跳水排险,不需要轰轰烈烈,不需要豪言壮语,他们凭良心做事,用热心助人,举手之间,就跳出了名与利的追逐、得与失的纠结、多与少的算计,抵达了许多人心向往之的“初心”。

几十年前,马丁·路德·金观察社会转型期的美国时,痛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今天的中国,同样经历着不容忽视的社会转型之痛,如何打破“沉默”,创造一个更好的时代?有人说需要更完善的制度,有人说需要更给力的激励,而平民英雄的伟大之处正在于,他们以自己的行动告诉大家:我们都是这个城市中普通的一分子,“勤善和美”铺就了我们的人生底色,“勇猛精进”将干事创业的精气神提升,听任内心善念的萌发,听从内心“英雄情结”的唤醒,每个人都可以在平凡中造就伟大,成为自己人生与岗位的英雄,携手成就大写的城市与向上的时代。

“崇尚英雄才会产生英雄,争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我们身边的英雄”让人们发觉自己离英雄原来如此之近,更向每一个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当英雄的概念被注入普通、平凡、日常等新义项,你能否点亮自己心中的明灯,勇敢地站出来,去仿效这样的英雄,去做这样的英雄?

相关阅读
  • 【安卓系统古兰经明灯】2017中考满分作文:心中的明灯

    【安卓系统古兰经明灯】2017中考满分作文:心中的明灯

    2020-03-20

    在我心中,一直有一盏明灯照亮着我前进的方向,它使我在黑暗的道路上不再感到害怕,使我的内心充满自信,使我面对重大选择时不再迷茫,使我在遇到困难时变得镇定、冷静。这盏明灯就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希望考上好高中。

  • 【股海明灯量波抓涨停】荔波兴旺社区:“供电服务”点亮群众心中明灯

    【股海明灯量波抓涨停】荔波兴旺社区:“供电服务”点亮群众心中明灯

    2020-03-20

    兴旺社区是荔波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社区,2500多户,将近9000名来自各乡镇的贫困群众搬迁到这里。随着入住人员越来越多,用电方面的问题开始凸显。为群众提供良好的电力服务,让群众用电舒心,不因用电问题耽误移民搬迁的工作进度。

  • 股海明灯黑马王子老师灯塔线

    股海明灯黑马王子老师灯塔线

    2020-03-20

    凡是从9月4日以来跟踪我们灯塔线的朋友,又一次领略了灯塔线的神奇。《量柱擒涨停》截稿出版以来,神奇的故事不断发生着由此上遡到2009年7月16日以来,跟踪我们79灯塔线预测的朋友们,无不称奇。由此上遡到2009年4月9日以来。

  • 【股海明灯张德一】[环球网]点亮他人心中的明灯 德阳这座城有一个人叫鲁鹏

    【股海明灯张德一】[环球网]点亮他人心中的明灯 德阳这座城有一个人叫鲁鹏

    2020-03-20

    “我们现在也在开展扶贫工作。扶贫首先从扶志开始。”9月25日上午,国网德阳供电公司员工鲁鹏向全国网络媒体采访团介绍他的公益人生。作为国网四川德阳供电公司的一名普通电力工人,鲁鹏把老人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把福利院的孤儿当作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