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2017-01-10

“他最大的愿望是回国执教,但现在相当遥远。”吴海丽说。

说起个中缘故,绕不开李矛和现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的15年恩怨。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1993年底,中国羽毛球界大换血,李永波、李矛、李玲蔚、田秉毅等少壮派入主中国羽毛球队,李永波时任国家队副总教练,李矛是男单主教练。当时的中国羽坛正处于青黄不接之际,新组建的中国羽毛球队的首项大赛是1994年广岛亚运会,中国队收获7枚铜牌。“反正底裤都输光了,再怎么练也无所谓了,于是我们大胆尝试,用新的训练方法来折腾。当时中国队员多,收获很大。”李矛说。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1995年在瑞士洛桑,中国队在弱势的情况下首夺苏迪曼杯。

李永波与李矛相拥而泣。李矛的弟子董炯、孙俊开始轮流排名世界第一,罗毅刚排名第四。他还培养出了陈刚、吉新鹏、夏煊泽、陈宏等后备梯队,中国男单开始了称霸世界的步伐。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但就在中国羽毛球队如日中天时,1998年曼谷亚运会后,李矛宣布离开中国国家队,此时,李永波已是国家队总教练。谈起辞职的原因,李矛说:“正邪不两立。李永波的很多事让人无法想像。金牌掩盖了一切。”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亚特兰大奥运会后羽毛球队参赛队员的奖金较长时间未拿到手,部分教练员和队员开始怀疑队中存在经济问题,再加上教练和队员对李永波在工作中的作风不满,1998年3月,包括李矛在内的多名教练和近20名队员联名上书有关领导。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李矛回忆,“狼来了的故事听说过吧。联名弹劾李永波前,我和李永波谈过三次,他还说要将总教练位置让给我,他当男单教练。我说我当不了总教练,只适合在男单主教练这个位置发光。1998年2月,我在菲律宾马尼拉和李永波进行过彻夜长谈,当时好像能感动上帝。”“谈完后第二天挺好的,李永波还当面叫我‘哥、哥’,但他回来后还是未改,我们决定联名上诉。”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李矛说,“我们联名写信给了当时的中央领导,信回到了伍绍祖那里,李永波知道了,提前一个一个找人谈话。他找叶钊颖时,叶钊颖不买他的账,说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很硬的,李永波很讨厌她,两年后的悉尼奥运会半决赛,李永波安排叶钊颖让球输给了龚智超。李永波找孙俊时,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李矛对另外一队员董炯当时的表现不满意,他用了“叛变”这个情绪很剧烈的词。

李矛说,当时乒羽中心有领导找他谈话时拍着胸膊说:“我以我的党性保证,这件事会秉公处理’”。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1999年4月12日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中国羽毛球队官方说法,李永波没有贪污”,算是官方对此事给了个明确说法。据新华社的报道说,当时的乒羽中心副主任杨树安说:“李永波个人不存在贪污和挪用公款的问题,李永波主要负领导和管理不善的责任。”杨树安当时对这场风波的结论是,“这不单纯是李永波和李矛个人间的矛盾,而是国家队中长期积存的总爆发”。杨树安说:“李永波作了很大贡献,但他从运动员一下子当上总教练,工作上比较主观武断,在一定程度上刺伤了部分教练和队员的自尊心。”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最后,李永波度过“弹劾”危机,留任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对于当时的官方结论,李矛说:“查账的人是乒羽中心的人,本身就有问题。”李矛在指出这一点时,还有更多的说法。考虑到涉及“拿好处”的说法未有第三方验证,本刊省去李矛一些话。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针对李矛说及的他和李永波的上述恩怨,本刊进行了调查,以下就是对一些相关人士的采访。

上世纪80年代的国手杨阳曾和李矛、李永波当过几年队友。

李玲蔚和李永波的恩怨 李矛谈与李永波恩怨:他不是我对手 没法和我比

5月,杨阳在北京如此评价李永波:“当年李永波和田秉毅配合拿过很多冠军,如世锦赛、世界杯等。但他现在的名气比以前要大。”在杨阳印象中,李永波很喜欢交朋友,性格比较开朗、直率。对于当年李永波和李矛的矛盾,杨阳表示不太清楚,因为他1992年就出国到了马来西亚。

杨阳如此介绍李矛的性格:耿直、不会拐弯抹角。“如果他生气了,会双目圆瞪怒视着你。”说着,杨阳还学做了个瞪眼的动作。杨阳认为,“虽然李矛有比北方人更为火爆的性格,但他也有南方人特有的细心。”

杨阳还谈到作为球员和教练的李矛。“一出国比赛他就不行了,‘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他的实力不是不行,而是发挥不出来,主要是心理因素,等到领悟时已经太晚了。后来,他当教练时将全部心血都放到了学生身上,像孙俊、董炯和吉新鹏等都不是条件最好的,但他们在李矛的调教下后来都成了世界冠军。”

李矛谈及二李恩怨时,还提及叶钊颖。时隔十年后的5月15日,当记者辗转联系到叶钊颖时,她承认,“我当时是没有给李永波面子,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呗,干嘛要像别人装傻呢,有什么可装的?”对于悉尼奥运会半决赛的让球事件,叶钊颖说:“我得罪他(李永波)了呗。我不想让球,但可能是从小受传统教育的熏陶太深了,那时要求以集体利益为重。但说句难听的话,奥林匹克精神是什么?让球岂不是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

2007年11月,李永波接受采访时解释了叶钊颖“让球”一事:“我们动员叶钊颖在半决赛输给龚智超。承诺如果龚赢了,给叶相同的奥运冠军待遇。”对此,叶钊颖告诉本刊记者:“我能不能不要他说的待遇,只让我真实地打球?”

叶钊颖在2001年九运会后状态还好之时,就退役了,“人家不要我了,我还待在那里干什么?”同样是女单半决赛,雅典奥运会周蜜负于张宁的这场比赛,也被媒体与“让球”联系在一起。和叶钊颖的结局有些类似,2005年周蜜被李永波调整出国家队,后来周蜜在李矛的帮助下到马来西亚打球,发生了闹得沸沸扬扬的“周蜜事件”。目前,代表中国香港打球的周蜜没有获得奥运会的资格,记者近日多次联系到她,但她不肯说一句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