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2017-11-16 - 郎永淳

离开央视主播台的一年后,郎永淳再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台上的他,20年不变的西装革履,但胸前搭配的蝴蝶结领结褪去了往日的刻板。此次他是录制某卫视的青年APP大赛节目。录制结束后,郎永淳迅速在座驾换上T恤、跑鞋。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他打趣,这样才符合他现在的身份,“不都说互联网企业不用穿西装,人家贾跃亭都是穿着圆领的,连个领子都没有。”对于央视,他明确表示不愿多谈,“我觉得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去谈过去主播的这些经历了,就谈现在就好了。”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不接受被赋予的“悲情”标签

2015年9月2日,抗战胜利70周年前夜的晚间新闻播报,是郎永淳在央视的最后亮相。新闻结束不久,就有“郎永淳辞职央视”、“今天是郎永淳最后一次出现在《新闻联播》”的消息传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郎永淳本人则在微博留下几个字——“历史永远要铭记”。意味深长。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央视离职潮中,郎永淳的出走成为最苦情的样本。因为妻子吴萍罹患乳腺癌,此举被外界赋予悲情色彩。当时,电台军事节目主持人“导弹熊”在赠别郎永淳的文章中曾写道,央视给他的薪水,让他在应付巨额诊疗费之余,已无法维持体面生活。而15年前贷款买房的经历也被好事者重提,用以举证主播不过是表面光鲜。郎永淳对此保持沉默,没有说出真相。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一年后,他坐在对面,对我们说,“他们要这么写,我也没有办法。但我不认为自己有多么悲情。你如果说,就是因为挣钱少了,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不体面了,这些标签是我不接受的。”他拒绝被视为弱者。

2010年得知生病后,吴萍恐惧绝望,“我害怕。”她问郎永淳:“我会死吗?晓雨(他们的儿子)才上五年级。”郎永淳没有慌张,他告诉妻子说:“别瞎说,没那么严重!既来之则安之,咱们抓紧治、好好治。”从那时起,他开始自称“安之”。

郎永淳复出 “复出”的郎永淳:“我不接受自己身上的悲情标签”

“离职潮”是另一次自我革命的机会

面对危机,他迅速调整。家庭上,上初中的儿子去美国留学,妻子赴美休养。事业上,他选择绝境重启。告别传统媒体,蜕变为电商高管。“完全进入到一个陌生环境,也是一种自我激发。”在郎永淳的定义中,这是一次挑战,一家三口在各自全新的战场上赴战。

又或者说,另一次自我革命的时机来了。他一贯抱持,如果一成不变,就意味着没有进步,没有挑战与刺激,而这样就相当于“一潭死水”,这也是他曾经对离职潮的看法。“谁能想象社会发展到今天,媒体的‘航母’会出现离职潮?如今所谓的央视离职潮,其实是每个人对未来的思考,何尝不是一种冒险?竞争激烈意味着进步。”

变革,成为郎永淳固定的职业轨迹。“你看,以结论来论,我一直在革自己的命。”他的生涯被极端的分为三部分,医学时期、主播以及刚刚起步的电商时期。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原本可以在徐州做个针灸大夫,但猝不及防的,他把目标改为北京广播学院节目主持人方向双学位,问家人要了两千元,进京赶考。

“我其实一直处于不安分的状态。”郎永淳告诉记者。他进一步自我剖析,这种不安分源于早年的不安全感。他出身于江苏苏北的农村,5岁时文革结束,百废复兴,他赶上了改革,一步步奋斗至今。某种程度上,他可以说是,草根奋斗改变命运的活教材。

曾经的光环有彻底熄灭的一天

在央视的20年,郎永淳始终如履薄冰,“一些年轻的主播遇到重大直播,就被我们给换下来。在当年我们也被前辈换下来过,有时会沮丧,有时我很泄气。”就算后来达到他定义的“受万众瞩目”的最高处,危机感也如影随形。

当记者问到“央视被质疑给主播的工资少,与你的出走有关系吗?”这个问题时,郎永淳并不认可这个说法,“他们说台里给的工资少,过不上什么体面的生活,其实你应该知足,已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算不错了。当然你要想真正的实现财务自由,那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所以,你努力的方向是进一步对自己的价值进行挖掘。”

离开央视后,教书或是跳槽,都不在郎永淳的规划中。新的战场同样残酷,甚至比起过去要六亲不认,曾经的光环在这里宣告无效。“刷脸只是初期交往,关键看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资源,什么样的价值。”郎永淳表示,这个光环,从他抽身那天起,就预示着彻底熄灭。

20年前,郎永淳在央视找到了在北京安身立命的那盏灯。在郎永淳眼中,光环不是一天两天就卸下来的,“可能还需要一年左右吧,然后,我就变成了一个新的身份。”郎永淳对现在自己的新身份有着异常清醒的认识。宗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