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春松吴希贤 商春松体操个人全能第四 妈妈为女儿委屈流泪

2018-09-20 - 商春松

新浪湖南讯 北京时间8月12日凌晨,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个人全能决赛落下帷幕,湖南张家界妹子商春松以0.1分之差排名第四。新浪湖南与商春松的家人一起见证了这一难忘时刻,并通过官方微博全程直播。

商春松吴希贤 商春松体操个人全能第四 妈妈为女儿委屈流泪
商春松吴希贤 商春松体操个人全能第四 妈妈为女儿委屈流泪

“这个成绩已经很好了。”排名成绩出来后,一直都非常轻松观看比赛的商春松妈妈黄友莲,也流下了眼泪,为裁判的不公,为女儿的委屈。

一开始大家都在非常轻松的气氛下看比赛,但商春松一出场,妈妈就看出了裁判的压分,虽然前方的教练为商春松和王妍进行了申诉,不过申诉被驳回了。最后,央视主持人也提到商春松遭压分,非常坚定的说“商春松输给了这套系统,但是她赢得了全国人民的爱”。

商春松吴希贤 商春松体操个人全能第四 妈妈为女儿委屈流泪
商春松吴希贤 商春松体操个人全能第四 妈妈为女儿委屈流泪

因为遭遇不公,电视画面中播出商春松委屈得眼含热泪,坐在电视机前的妈妈马上看到,说“女儿不知道怎么哭了”,不过她马上又说,没关系。对于大家来说,商春松是一位选手,但对于黄友莲来说,她只是一个年纪小的女儿,“退役之后只要有个稳定工作,适合她的就行”。

商春松吴希贤 商春松体操个人全能第四 妈妈为女儿委屈流泪
商春松吴希贤 商春松体操个人全能第四 妈妈为女儿委屈流泪

凌晨三点 乡亲与父母一起看比赛支持商春松

凌晨三点,小山村里万籁俱寂,只有商春松家乡的村委会还亮着灯。几乎全村的乡亲都早早坐在这里等待比赛,大家都非常激动。

松松的第一套动作是跳马,发挥正常,大家高兴的鼓起掌。打分出来,14.833分。电视机前的妈妈说正常应该打15分,然后她接着说,无论怎样,能参加奥运会就已经很好了,成绩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享受比赛。“进入前八就是好成绩!”

第一个跳马是弱项,但是这次松松完成的非常稳,落地的瞬间乡亲们集体鼓掌。而在后面的比赛,每一次只要有商春松的出场,无论成绩与否,乡亲们都热情鼓掌,希望这掌声能传到里约,传到商春松耳中。

回应网络报道:绝没有重男轻女 不希望给女儿压力

在直播间隙,妈妈接受新浪湖南的采访说,其实全家人这段时间也很挣扎,因为很多媒体都希望能采访家人,但是采访完之后,会有一部分失实或夸大的报道。

“很担心影响女儿的比赛。”妈妈说起网络上的一些报道,情绪激动,眼睛闪着泪花。

就在前一天,网络上有人说,商春松的父母“重男轻女”,让女儿去赚钱养儿子,正在里约准备个人全能决赛的松松看到了,马上在微博留言,说“我哥虽然残疾,但可以养活自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生活,不了解情况的人不要说我的家人OK?”

看到这个留言后,妈妈非常心疼,也在直播中恳求媒体在报道的时候不要写不实的内容。

开心回忆女儿:训练好霸蛮 在国家队外号“湘西土匪”

“松松”是母亲对商春松的爱称。即便“松松”如今已成为中国女子体操队队长,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比赛。但在母亲眼里她依然是个孩子。

“她当时训练的时候好霸蛮的”母亲黄友莲在回忆商春松儿时训练趣事时忍俊不禁。“有一次教练在压韧带的时候把她压哭了,她就在教练的腿上咬了一口,裤子都撕破了。”黄友莲笑着说:松松现在到国家队去了还有个外号叫“湘西土匪”。

据了解,进国家队的这些年,商春松从未回家探过亲。08年回来办身份证待了3天,自此8年没有回到这个记忆中的小山村。平时因为训练,也没有和家人住在一起。所以家人也和我们一样,更多的时候是通过电视屏幕来见证商春松的成长。

“松松18号回国,休息几天就会回湖南”说到这个,刚刚因为心疼女儿而眼中带泪的妈妈,瞬间开心的笑起来。(吴希贤 钟云霞/文)

相关阅读
  • 奥运会商春松采访 领队析体操女队奥运前景 赞商春松比赛能力强

    奥运会商春松采访 领队析体操女队奥运前景 赞商春松比赛能力强

    2018-09-20

    7月13日,新浪体育来到国家体育总局体操馆采访正在备战里约奥运会的中国体操队。在接受采访时,中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介绍了女队目前的备战情况。谈及主力队员商春松,叶振南赞扬道“她的比赛能力、自我控制能力在我们队中算是比较强的。

  • 体操商春松 领队:女队姚金男最全能 商春松自由体操很突出

    体操商春松 领队:女队姚金男最全能 商春松自由体操很突出

    2018-09-20

    新华社南宁5月13日体育专电(记者张周来)2014年全国体操锦标赛进入最后一天角逐,在下午进行的女子自由体操单项决赛没有出现意外,湖南队商春松、福建队姚金男、北京队王妍最终分获前三名。商春松是去年全运会女子自由体操冠军。

  • 商春松复出 商春松蜕变女队灵魂 稚嫩肩膀扛起双重重任

    商春松复出 商春松蜕变女队灵魂 稚嫩肩膀扛起双重重任

    2018-09-20

    商春松扛起了队伍与家庭的双重重任女团银牌、全能第四、高低杠第六19岁的商春松在格拉斯哥世锦赛上获得的荣誉。在“黄金一代”退役后,在姚金男受伤后,她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中国女队的大旗,而这幅肩膀上担着的还有家庭的重任。

  • 商春松采访 商春松:一个体操女孩扛起家的所有(图)

    商春松采访 商春松:一个体操女孩扛起家的所有(图)

    2018-09-20

    离开家已经10年,那曾经是商春松很想离开的小山村,但后来,家乡的青山绿水却常常成为她梦里的回忆。“与家人团聚、回老家看看,”这是商春松对里约奥运会结束后的最大期待。因为商春松在体操方面的成绩,一家人得以告别山村的艰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