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2018-11-18 - 白毛女

《白毛女》是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精神指引下诞生的大型新歌剧。下面是白毛女观后感,快来围观吧。

芭蕾舞剧《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中的一个共同的命题就是:妇女在共产党的帮助下应该得到解放。新华字典对解放的定义是:解除束缚,得到自由或发展。在旧社会中,因为束缚,妇女没有自由可言,也不知道什么是发展。她们生活的中心就是男权的世界。

《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由此表现出来的女性的特质,诸如:柔弱,寡言,逆来顺受等等皆是我们熟知的。在《白毛女》中一根二尺红头绳就是束缚的象征,在出现的短短几分钟里,却是喜儿最柔美的一瞬。不仅仅是男性对女性的社会地位的定位如此,女性本身在这样的环境下也默认一切皆合理。

《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这样的观念的根深蒂固,以至于为了消除掉这样错误(先不论是否真的错误)的观念,剧中采用了一种完全极端对立的方式来展示女性应有的特质:柔弱成为刚强,寡言成为敢于言说,逆来顺受成为勇于反抗等等。

《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表现在艺术语言上就有如下的改变:大量使用对比高的色彩,以产生强烈的戏剧冲突效果;服装上,主角最终换上共和国新装视为最终走向光明;舞蹈动作上,女性有了大量的十分果断的动作诸如指,怒目,敏捷的身手等等。通过这样的手法,戏剧完全消除了旧社会的女性形象残留在大众的阴影,使得戏剧告诉观众:这样才是正确的,只有这样的女性才是自由的。

《白毛女》剧本完整版 白毛女观后感

而是否这样的改变就是真正的获得了自由呢?我们可以非常明显的注意到,强烈的极端对立后的结果就是,使男性特质完全掩盖了女性特质。

有评论解释到八大样板戏中皆是中性化了女性,而在我看来还不够,应该是男性化了女性。中性只是在男性化过程中的一个体现,并不是结果,它在社会上没有一个确定的标准。但男性标准却是显而易见的。以上提到的如刚强、勇于反抗,以至于到军装、发型、舞蹈动作等,均明显的向男性特质靠拢(至少在那个时候之前,一直以来男性表现出来的特质都是如此)。

所以男性化后的女性就带来了这个问题:这是解放还是重新的束缚?为什么最后女性还是必须以男性为标准来生活,为什么女性一定要型行皆似男性才能得到认同和尊重(剧中的确如此表现)?于是整个戏剧进行的过程就是一次循环,以《白毛女》为例:父亲(男性)没有把女儿(女性)保护好,于是女儿被地主(男性)抢走,女儿逃出来过着非人的凄惨生活(没有男性的女性),最后红军(男性)拯救了她。

喜儿在这个循环中其实没有自己的选择,因为当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唯一的选择其实并不能称为选择。

芭蕾舞源于西方,它最大的特点便是足尖起舞。为什么选择这样高难度且身体损害高的舞蹈形式?是因为踮起脚后能够牵扯到腿部肌肉,使得女性柔美的线条能够获得前所未有的展现。所以在西方芭蕾舞起初只是表现宫廷,自然,神话等主题。

而在革命芭蕾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剧中演员努力的踮起脚,却在试图表达一种刚强。即使在《红色娘子军》最后,有大量的大腿露出来,看到的也只是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只能说,这是政治要求下的艺术创新吧。

而事实上在红色年代下催生出来的各种文艺成果,不都是这样的吗?而今天也成为了国内外炙手可热的话题。我从来认为任何搀杂意识形态政治诉求的文艺创作皆丧失了它本源的追求。所以对我来说,革命芭蕾中最美好的,还真只有喜儿头戴红头绳时的惊鸿一瞥吧。

2013年1月25日晚,香港尖沙嘴文化中心大剧院,上演上海芭蕾舞团的《白毛女》。邀来前辈演员,三代聚会,六十年代原创毛惠芳、石钟琴、凌桂明,八十年代汪齐风、辛丽丽、杨新华逐一被介绍,同场观看新一代李晨晨、范晓枫、吴虎生的演绎。演员永远是光鲜的,在这背后,我们怀念文学、编舞、作曲的原创者,更敬仰我们的先祖,北方纯朴的农民,用生命孕育出了这个经典故事,难忘这段似曾经历的历史,传说的故事更真实。

熟悉的音乐一起,青春的记忆即刻从心底里被召唤出来,北风那个吹,不禁眼湿湿。原来不论你生在那个年代,最感动你的音乐旋律,只刻在你的二、三十岁听觉神经最敏感的时代。《白毛女》曾称为"革命现代芭蕾舞剧",如今冠以"中国经典芭蕾舞剧",整个演出不失上海人的精准与拘谨,然而欠缺了北方的粗狂、生猛。

用西方的芭蕾,表现东方的故事,曾经感人的地方仍旧感动,窗花舞、红头绳……。多年后重新看来,《白毛女》之所以不能称为《天鹅湖》那样的世界经典,总是感觉,到了充满激情的段落,每每不能发挥到极致,总是在交待故事的细节中冲淡了内在的美感。

与多年前的感受相比,如同一丛野生的植物移植到了暖棚,进而变成了桌上的塑料盆景,唯有朱逢博的伴唱歌声不时提醒我,这是曾经灿烂辉煌的《白毛女》。

有革命时代的烙印不足为怨,然而以叙述故事为主的观念深入表演者、剧作者的骨髓,使得《白毛女》,仍旧走不出华人圈子。舞台上的芭蕾舞,主要是能将人类的心灵通过美的形体表现出来,情节的作用只不过是将故事串起来,便于支撑观众的记忆。

就《白毛女》的情节,原本存在可以表现情感的极大空间:过年、初恋、礼物,贫富、还债、卖女,为奴、忍辱、逃跑,荒野、饥饿、生存……,现在看来,以革命故事领先,以芭蕾舞姿陪衬,许多地方没有发掘到位,只有第一幕的跌宕精彩,从第二幕起,就变得沉闷,一段加一段的堆砌,所以直到现在,人们多记得"北风吹",淡忘了"大红枣"。

第二幕喜儿与地主婆为什么不可以有一段双人舞,代替直白的捶背、困倦、针刺,从而表现人物的两极相对,美丽与丑恶、活力与衰败。

第四幕白毛女在野外山林,为什么不可以与野兽有一段对舞,用以表现人类生存的顽强意志。第六幕奶奶庙仇人相见,什么不可以有一段贴身三人舞,人鬼神,仇恨怨,甚至轮回报应。

四个小天鹅的经典是艺术创作,白毛女在意念上有了革命激情的要素,却始终缺少出彩的艺术创作段落。芦苇塘边一幕,主要叙述喜儿逃跑,东家放弃追拿的过程。叙述逃跑的过程远不如表现为什么逃跑来的重要,而喜儿能逃脱只是因为跑掉了的一只鞋被发现,多么偶然。这一幕没有什么意义,整幕都可以删掉。

其实,有革命时代的烙印,正是本剧精华所在,白毛女表现了普遍的人性,理解中国可以从这里开始。一对父女,被逼到无法生存,自然要反抗,报仇雪恨是中国人性的重要部分。我们没有经历过四十年代,现代的人要看什么,将来的人要看什么,就是要看共产党为什么能够成功,中国人的这段革命历史一定会发生,即使当时不是以共产党的名义起事,也会以另一个党的名义发生,广大的农村,农民与地主,贫与富,道德与秩序,今日仍旧存在。

所不同的是:昔日强迫杨白劳按手印,今日地产商强迫搬迁。

试图抹掉时代的烙印是幼稚的,上海芭蕾舞团要战胜自己的文化观念,首先要将舞剧每幕的名称恢复革命的原貌,将《白毛女》改版,从形式上增加舞蹈表现,在内容上加强革命的内涵,表现人类的通性,共产党的初衷,人权的现代诠释,从而才能开始由中国的经典变为世界的经典。

她的悲惨命运,是旧中国广大农民,特别是妇女的苦难典型,她的顽强反抗精神,凝聚了我国农民在恶势力下不屈不挠的反抗意志和复仇愿望

杨白劳是喜儿的父亲,是与喜儿相对照的形象。他勤劳善良,对生活要求很低,年关躲债七天,但忍耐使他遭受地主更残酷的剥削和压迫,虽看清地主等的反动本质,却看不到出路,没能反抗,卖女后,痛苦自杀。

他的形象告诉人们:劳动人民不奋起反抗旧制度,非但不能改变苦难的命运,反而会被旧社会所吞吃。

本片故事来源于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民间传颂,它以主人公的命运概括了旧社会亿万农民倍受压迫的苦难历史,并以此说明封建的剥削制度"使人变成鬼",劳动人民做主的新社会"使鬼变成人"。影片以革命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成功的塑造了喜儿的形象,她不只是旧社会剥削压迫的承受着,而且还是劳动人民反抗精神的体现者,因而是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典型意义的。

凄美的故事,温馨的结局,这部影片虽然是部老影片,但白毛女的坚强,解放军的英勇,地主的凶残表现的淋漓尽致,这部影片使我陶醉,使我感动,使我反思对过去生活的态度,现在的生活要什么有什么,但以前的站争年代要什么没什么,所以我要珍惜现在的生活,学习白毛女的精神,把握现在,成就未来。

相关阅读
  • 民族歌剧白毛女 资料:民族歌剧《白毛女》

    民族歌剧白毛女 资料:民族歌剧《白毛女》

    2018-11-18

    《白毛女》是中国第一部民族歌剧,也是由中国共产党指导创作完成的宣扬红色文化的第一部歌剧,是中国共产党红色文化的开山之作、代表之作,是中国革命文艺的奠基石,开创了中国新歌剧的里程碑,在中国民族歌剧发展史上具划时代的意义。

  • 歌剧白毛女北风吹选段 国宝级剧目 《白毛女》将登西安舞台

    歌剧白毛女北风吹选段 国宝级剧目 《白毛女》将登西安舞台

    2018-11-18

    上演半个世纪不衰,记者9日获悉,5月18日、19日,上海芭蕾舞团的“镇团节目”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将登上西安舞台,在西安人民剧院为古城人民倾情演绎这一中国芭蕾民族化代表作。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上海芭蕾舞团而言。

  • 白毛女原型的惊人真相 白毛女的真实故事惊人真相

    白毛女原型的惊人真相 白毛女的真实故事惊人真相

    2018-11-18

    白毛女起源于晋察冀边区白毛仙姑的民间传说故事中的主人公喜儿,其因饱受旧社会的迫害而成为少白头,顾名思义被称作白毛女。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白毛女的真实故事惊人真相,供大家阅读!1930年代末就在晋察冀边区一带流传白毛仙姑的故事。

  • 白毛女芭蕾舞剧 足尖上的红色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

    白毛女芭蕾舞剧 足尖上的红色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

    2018-11-18

    1965年5月,由上海市舞蹈学校根据歌剧《白毛女》编排的同名大型芭蕾舞剧在上海徐汇剧场首次亮相。这部舞剧以芭蕾为基础,同时融入中国丰富的民间舞蹈,并吸收了传统戏曲的表现手段,极具民族特色。中外艺术形式的巧妙结合以及作品中浓郁的民族风格使它成为了中国民族芭蕾舞剧的奠基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