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2019-08-16 - 奥古斯特

自从雷诺阿完全放弃了装饰画之后,他就与莫奈住在一起。他们的生活十分清苦,有一段时间,吃的主食是用画换来的菜豆,吃的蔬菜是含淀粉的。所挣的不多的钱,主要用来支付画室的房租、模特儿的工资、买烤火用的煤。这一时期保留下来的作品有他父、母的肖像,《狩猎的黛安娜》等。1863年,他的作品《舞女埃斯米拉达》入选官方沙龙,这幅画后来被他自己毁弃。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1864年夏,这些走上了自己探索道路的年轻画家,先后到了巴比松村附近的夏依搞创作。有一次,在雷诺阿作画时,遭到游人的取笑,巴比松派画家狄亚兹为他解了围。同时,这位装着一条假腿的画家,指出了他画面上着色偏黑,并慷慨地告诉雷诺阿可以随意使用他的颜料。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接受了这位前辈大师的忠告以后,他的画开始变的明亮。此时的雷诺阿为德拉克罗瓦、柯罗、库尔贝、马奈的作倾倒。尤其是与库尔贝的结识,对于他走上现实主义的通道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枫丹露森林中作画的年轻画家中,没有谁比雷诺阿更接近于库尔贝。1866年,他在马洛特村完成的作品《安东尼大娘的客栈》,从题材到人物描绘的,朴实无华、用色偏暗,显然是受到了库尔贝画风的影响。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在枫丹露森林中作画的雷诺阿,由于注意力高度集中,以致林中好奇的鹿站在一旁竟全然不觉,只是当他站起身来检查画面效果,将鹿吓跑后,他才得知。据他自己说鹿有时扒到了他的肩上,向自己的脖子吹气,有时还把他的面包吃掉。

奥古斯特雷诺阿 奥古斯特·雷诺阿

在这里他的得意之作。画面上是一位打着洋伞的女孩,身穿白纱衣裙,手戴手套,站在树林里。是一幅有阳光照射和阴影的风景中的人物画。《丽莎》与《西斯莱夫妇》,尽管仍有库尔贝的影响,但这已是确定了画家个性的画作。在作品中,他不使用线条,而是以明暗层次来表现形体。

1869年,雷诺阿与莫奈一起,在巴黎人常去游玩的青蛙塘这个地方,画了《青蛙塘》,他的自由的手法,表达了自己瞬间所感到的日光变幻中的景物,以及色调,是他的"印象主义时期"的画作。60年代末期,雷诺阿常去盖尔波瓦咖啡馆。

那里集聚了革新派画家,谦逊而稍带神经质的这位画家,不怎么在那喧闹的场合里发言,对于那些理论性的问题,他也不感兴趣。在他看来生活是美好的,绘画是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以他的睿智去捕捉生活中那些美好的事物,给以体现,也就够了。

而不论别人如何。他乐于创造调子欢快的作品,他只承认自己是个革新者。尽管与伙伴们同样地鄙视官方艺术,但也对自己作品在沙龙落选表示惋惜。他认为争取在沙龙展出作品是很自然的事。

雷诺阿曾对丢勒·吕厄说过:"我之参加沙龙,完全是一件商业事务,这就像某些药品,它既没有什么益处,它也没有什么害处。"又说"在巴黎,难得有15个美术爱好者喜欢那些不为沙龙所接受的画。"在1864、1865、1868、1870年的沙龙中,都有雷诺阿的作品入选。

1870年,雷诺阿应征入伍,到了波尔多的军马配种场。当那里的一位军官知道了他是画家之后,提出叫他给自己酷爱美术的女儿上一点课。在这位军官调到比利牛斯山的塔布之后,雷诺阿也随之到了那里,进入了骑兵团。普法战争结束后,他回到了巴黎。

在巴黎,他可以得到画肖像的委托,和在他的画室里摆姿势的模特,巴黎悠闲舒适的生活、高雅的女士、可爱的儿童,这一切都是他所爱好的。在他画人物时,他的弟弟爱德蒙一会向过路的男士问时间、一会拦住一位女性打听道路,乘他们交谈之际,迅速地将人物的形像记入了自己的画本。

有的时候,他也到塞纳河畔的阿让特伊,与在那里租下了一间房子的莫奈一起画风景。两位画家同样地运用小圆点和小笔触来表达画面的明暗层次,使所表现的物象具有在画家心目中独有的特点。在这里,雷诺阿也为莫奈画了肖像,他是最喜欢为同伙画像的,西斯莱、塞尚都作过他的模特儿。

在1874年印象派画家第一次联合展览会上,雷诺阿的作品受到的责难最少,只是有人反映他的《包厢》"画的丑",说他的《舞女》中人物的腿"软绵绵"。画家自己认为这是把他当作不足挂齿的人的原故。他说:"不被人理睬是叫人不安的"。这个时期里,印象派的画家几乎陷入了填不饱肚子的境地,雷诺阿已经不敢再去光顾他常常去的小饭馆,尽管那里可以记账,因为什么时候能还,一点把握也没有。

艰苦的物质生活并未影响雷诺阿对于生活的热爱,欢乐、愉快几乎贯穿于他的全部创作活动之中。1876年的《烘饼磨坊街的舞会》,及1881年的《游览后的午餐》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对于发现、挖掘现实生活,画家乐此不疲,他常常说"必须随时准备出发去寻找新的题材",他在这方面的作品,应该说是对印象派的重要贡献。

在出外采风时,如他所说"随身只带一把牙刷和一块肥皂"他蓄起了胡子,并不是为美,而是挤出了刮脸的时间去作画。

外出吃饭只找小饭铺,住宿就是类似安东尼大娘客栈那样的小店。凡是能够步行去的地方,不坐车。坐火车买的是三等慢车票,在他看来这样不仅省钱,还便于观察、体验生活。由于雷诺阿有丰富的生活体验,他的作品除去大量的肖像画和裸体画外,也有风景画、静物等。

它们大都是易于为人接受,包括一些反对印象主义的人,也无法拒绝。因此,在其他印象派画家作品无人问津的时候,他的画有市场。比如画商马丹,宁愿出425法郎买下雷诺阿的《包厢》,而不要毕沙罗的画。

在买画的收藏家中,有一位关税局的官员肖凯,开始他靠紧衣缩食省下钱买艺术品,后来继承了一笔遗产,是他最早地发现了雷诺阿的作品,他格外垂青于这位画家的艺术,雷诺阿为他的夫人画了像。

1878年,他又画了《维克多·肖凯肖像》。在一次拍卖行举办的画展上,巴黎富有的出版商夏潘蒂买下了雷诺阿的《河边的渔夫》。后来,画家又为夏潘蒂埃夫人及其子女画了像,(在此前的1869年,画家曾为夏潘蒂埃的母亲画过像)。为此,雷诺阿得到了一笔钱,得以租到了一个带花园的房子,屋后的花园可以使他在户外作画,这里也成了朋友们的聚会之所。

1877年,在开依波特的赞助下,印象派画家联展开幕,雷诺阿参与了会场布置,并提供了22件展品。在他的建议下,配合展览发行了小型报纸。1878年,还发行了一本名为《印象派画家》的小册子,对包括雷诺阿在内的5位画家作了简介。书中认为他是真正的印象主义者,是这个派别的代表人物,并预言他们的艺术将被人们普遍接受。1879年,雷诺阿的《夏潘蒂埃夫人和她的孩子》入选沙龙,并获得很高评价。

按照雷诺阿的说法,绘画作品自己"不会走路",为了观摩前辈艺术大师留在自己国内的名作,1881年,他到了意大利。当他看到提香(1490-1576)画的宫女后,激动地说真想上前去吻吻她。拉斐尔(1483-1520)在梵蒂冈的壁画,给他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在那不勒斯博物馆,看过庞贝绘画之后,他认为这是用很少的笔触,描绘出了最丰富的色彩。据说随着雷诺阿年龄的增长,他的调色板上的颜料也日益简化,与受到此地画家简陋的调色板影响有关。威尼斯的美、那不勒斯的景色、维苏威火山,都激起了他的创作灵感,从而用画笔将它们一一地记录了下来。

1882年,雷诺阿患了肺炎,病中他接到了开依波特的邀请,希望他参加第7次联展(4、5、6将均未参加)。雷诺阿送去了25件作品。对于3月25日开幕的这次展览,马奈的评价是"发现了印象主义的全部光辉的作品"。

自从意大利之行以后,雷诺阿对于文艺复兴时期一些艺术大师的作品、以至对于学院派的安格尔的画风有了新的认识。到了1883年,据雷诺阿自己说,他的作品"发生了一个突变",并认为自己已经走进了印象主义的死胡同。

为此,他毁掉了自己的多幅油画。他感到过去在户外作画,过多追求光的现象,忽略了其他,比如画面结构。此后,他的作品中的色彩日趋单纯化,并注意将描绘的形体约束于轮廓中。借鉴了安格尔的技法,回到了传统的表现手法上。在作画时,他将要表现景物的细部,先用钢笔仔细地描绘出来再考虑上色。在反思的基础上,他力图摆脱印象主义,尽管此时印象派的作品已经逐步为公众所认可。

在受到了凡尔赛宫的一个水池边上的浮雕《宁芙们》的启发下,他先后用了3年的时间,于1887年画成了一幅117.8×170.9厘米的大幅画《浴女们》,画面上人物轮廓线之明显及其色彩,都显示了与过去不同的特点,是画家短暂的"安格尔时期"的重要作品。这幅大作在画店展出时,受到了观众的称赞。

进入90年代以后,总体上看雷诺阿的油画逐渐推动了生气,色彩以橙、红、棕为主,有的人物造型,由于主观的夸张而显得臃肿。在这期间,也创作了一些现实主义的肖像画。

1897年,在一次骑自行车的途中,他滑进了一个水坑,正好跌倒在一堆乱石上,右臂被摔断,从此留下了后遗症,在右臂打上石膏的时候,他坚持用左手作画。到了转年的年底,右臂已不能活动。从此雷诺阿开始了和病痛斗争的漫长岁月。

1902年以后,他的右眼神经部分萎缩,风湿又加速了它的萎缩,手指开始蜷缩,已捏不住画笔。后来,又发展到走路不稳,开始是将拐杖头包上橡皮防滑,很快又由一支拐杖变为两支。到了1912年,他已经离不开轮椅,全靠妻子阿里娜照料。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画家依然坚持作画,为了防止手被画笔磨破,在手心里垫上一块柔软的布。当人们看到了那畸形可怕的手、和骨关节发出咯咯响声的时候,很难想像这位老画家是怎样作画的,依然如故的是他的敏锐的目光,无论是天空还是飞鸟,或草丛中的小虫,他都明察秋毫。完全瘫痪的后果,愈加激发了他奋力作画的决心。

1915年,他的夫人死于糖尿病后,雷诺阿每天由厨师从床上将他扶起,帮他坐上轮椅或汽车去作画。再往后是坐在一靠背扶手椅上,两旁捆上竹杠,由人将他拾起到画室或作画的地方,在那里将画布绷到上、下两根可以转动的横木轴上,在作画的过程中,可以作上下调节。

1918年完成的《浴女图》,就是这样工作的。在雷诺阿去世后,经家属商议决定将该画赠送给卢浮宫,开始时遭到拒绝,当美国人准备买走的时候,当局决定改变初衷决定留下,避免了这件重要的作品流失国外。

严重的疾患、瘫痪的双腿、严重变形的双手都没有迫使这位大师放下画笔,1919年12月3日,临终前他的要求是叫儿子递给他素描用的铅笔。

综观雷诺阿的艺术生涯,不愧为印象派的先驱,他的早、中、期作品当属印象主义范畴。自19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开始与印象主义决裂。总的说来,他既在户外作画,也在室内作画。既注意在一定条件下的光景物对光反射的效果,也并不忽视景物自身的形态。

在反对学院派的假想臆造、寻求生活中的实际的同时,也怀有对光、色瞬间变幻的印象的兴趣。他使用明快漂亮的颜色,也关注细致鲜明的轮廓。他既有印象派称道的直接描绘自然界的作品,又有大量颇具个人特色的人物画。

与前辈人物画家比较,他的人物画生动活泼、色彩丰富。他经常描绘的对象是妇女和儿童,在他笔下的人物中,看不到忧郁、伤感,而是美好的、愉快的、迷人的。这正如著名作家莫泊桑对他的评价"他把一切都看得那么美好"。

除去中、后期为一些富人和顾客画过一些肖像画外,画中人物主要是亲友、画家、普通百姓、儿童等,表现的是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平凡的举止。包括其他题材的作品在内,它们多不具有什么重大社会意义,缺少的是批判性的评价,即使是他的人物画,他也并不刻意描述其内心世界,这也许就是画家的追求。

相关阅读
  • 奥古斯特啤酒 奥古斯特·克罗—— 科学界的道德模范

    奥古斯特啤酒 奥古斯特·克罗—— 科学界的道德模范

    2019-08-16

    然而,19岁的时候,刚刚高中毕业的奥古斯特就清晰地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他想要做一位科学家,一位钻研动物生理学的研究员。研究员这个职业大有可能让他一辈子坐冷板凳,这毫无疑问是违背了父亲期望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

  • 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德意志帝国最后的老将——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德意志帝国最后的老将——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2019-08-16

    一位典型的普鲁士军官,更是一位能干的、充满活力并足智多谋的将领。作为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的征服者,他是德军在东线最为成功的陆军指挥官之一。出生于萨克森位于维腾贝格附近的豪斯莱比锡。其祖父曾经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担任过汉诺威的骑兵指挥官。

  • 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德意志帝国最后的老将——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德意志帝国最后的老将——奥古斯特·冯·马肯森

    2019-08-16

    一位典型的普鲁士军官,更是一位能干的、充满活力并足智多谋的将领。作为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的征服者,他是德军在东线最为成功的陆军指挥官之一。出生于萨克森位于维腾贝格附近的豪斯莱比锡。其祖父曾经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担任过汉诺威的骑兵指挥官。

  • 奥古斯特啤酒 奥古斯特·克罗—— 科学界的道德模范

    奥古斯特啤酒 奥古斯特·克罗—— 科学界的道德模范

    2019-08-16

    然而,19岁的时候,刚刚高中毕业的奥古斯特就清晰地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他想要做一位科学家,一位钻研动物生理学的研究员。研究员这个职业大有可能让他一辈子坐冷板凳,这毫无疑问是违背了父亲期望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