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2018-09-30 - 庄奴

记:当下歌坛出现了很多年轻的词作家,像台湾的方文山,还有香港的林夕,您听说过他们的作品吗?怎么看待他们的创作?

庄:方文山先生这三个字我听说过,香港这个人我没听过。他们的作品没有拜读过,歌曲没听过,没时间听。我只能说“非不能也是不为也”,那个歌词我不是不能写,我写了那就不是庄奴了!

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记:您是泰斗级的人物,怎么看现在的台港流行歌坛?

庄:我相信他们跟我一样希望每一首都流行,希望每一首都流传很久,可是他们的歌词曲风跟我们那个年代不一样。我们那时候起承转合,知道第一句,一二三四,起承转合,第一段四句成为第一段,这个第一段又是全首的起段。由第一句一直到最后都是一个主题,非常流行,唱过之后不忘,唱过还想听。

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记:您认为现在的台港流行歌坛有什么好的和不好的?

庄:也谈不上不好,就是一种表现啦,可是表现得好对社会有益处,表现得不好浪费时间,浪费青春,浪费生命,不做那傻事,要做聪明事,起码哎呀(自己鼓掌)太好听了,ok。这我怎么听不懂啊?那完了。

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记:您当年的歌词字数很少就流行开来,成就了邓丽君、高凌风、凤飞飞等众多巨星。现在的流行歌曲字数很长却不流行,最缺的是什么?

庄:在技术方面,两个字“洗练”。文笔的洗练是可以看出来的,情感跟意境的你看不出来。有些歌词从字面看没什么,可是一唱就要哭,那种意境的高水准的艺术度看不出来。比如(唱)“小城故事多,”是白话的文言文,“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大家都能讲,如果用现在“有的小城发生了许多故事,所有人都很欢乐,”这不是啰嗦么,要洗练.

庄奴和邓丽君 庄奴称邓丽君无人超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图)

一听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这个喜和乐,大爱长情,这佛教慈善,我祝你,你祝我,利他主义,包括很多,尽在不言中。

在我心目中,我和邓丽君关系超过父女

记:邓丽君80%以上的歌曲都出自您的手,《小城故事》、《垄上行》、《甜蜜蜜》、《又见炊烟》、《踏浪》……这些耳熟能详的金曲,是您为她量身定做的吗?

庄:不是,偶然的。我跟邓丽君在她最红的时候根本没机会见面,都是导演根据唱片公司作曲的,或打电话,或送个东西看一下剧本的,不可能是量身而作。我完全是忠于原作,剧本怎么写,你比如说是《小城故事》主题曲要什么歌,然后中间的插曲《小路》时间、地点、人物要什么歌,我写什么。

记:如果没有您的歌词,邓丽君还会这么走红吗?邓丽君的演唱是不是对您的词作的最佳演绎?

庄:很难说。我把这个过程叫瞎猫碰上死耗子。举个例子,《甜蜜蜜》,别的作词家可能比我写的还好,可是偏偏碰上我,填了个《甜蜜蜜》,我的文笔并不好,但是旋律很好。谁唱的?邓丽君。(笑)都是巧合。

记:邓丽君生前,您只见过一次面?

庄:也许两面,也许三面。她还是小孩子时参加各种比赛,在我面前走了多少遍已经记不得了。如果我晓得她以后是国际的巨星,那我天天抱着她多好啊,邓丽君不是我写歌长大的,是我抱大的,那我多神气啊!不晓得,很遗憾。

记:您为她作词,与她通信,身后,您出书纪念她,你怎么定义您和邓丽君的关系,你们是合作?是知音?还是师生?

庄:在我心目中,我是个写词的,她是唱歌的,写词的跟唱歌的,拉近乎的说,可以说师生,可在我心目中超过父女。记得郑长安带了几个日本朋友到我家来访问,问到我对邓丽君的关系的时候我哭了,我为了邓丽君流泪不止一次。

他说庄奴老师你为什么谈到邓丽君就动情,我对邓丽君写过的歌词真是出自内心的,我对别的歌星也是很尽心,可是对她真是另眼看待。她敬业,尊师重道,而不像现在一些歌星,红一首就大牌了。我记得有一次在新加坡,我的弟子高原向庄奴老师致敬的一个音乐会,他约了一个歌星,谈演出费,到新加坡要三万美金,我的整个收入也没有三万美金。

流行歌曲和儿歌最难写

记:您曾说艺术歌词最好写,流行歌曲和儿歌最难写!何以见得?

庄:现代是一个商业领军的时代,唱片公司找你,第一看你词写得好,他有要求,第一要流行,给我们唱片公司这个CD卖一百万张;第二把我的歌星给捧红;第三这首歌曲一定要是好歌,他就给你提出条件来了。我做不到,我不可能做到,我能做到,那我也做老板了,没办法。

儿歌最难写的,因为儿歌年纪小,五六岁,七八岁,上十岁,十一十二,他知道的有限,他懂的有限,文学的造诣有限,所以现在台湾的儿歌都是用大人的角度,大人的思维,大人的口吻,大人的文字写出来,让小孩子唱,当时唱他也不懂得什么,哇哇唱过去了,败笔,一定我们写的他能唱,所以要写出的好儿歌很难。

记:从您的歌词中最能品味出浓浓的情意,乔羽曾笑称:您是多情的种子,您在生活中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吗?您怎么看待爱情?

庄:(思考了半晌)爱情太难解释了,太深奥了,可是也太普通了,深奥到……没有办法用很短的字去把它描写得很正确。如果说爱情很美,有个作家写《鹊桥仙》这个词,秦少游,“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能达到那个境界是最好的。

记:您现在的夫人比您小23岁,您现在过得幸福吗?

庄:百分之九十九满意。我今天早晨六点钟起来陪老伴儿吃早点,那个早点,太棒了!秘制牛肉面,油条也好,牛肉面也好,蛋也好,吃那个早点可能使我一天都快乐,一点小事就让我很满足,很满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