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黄伟文作品展 黄伟文:陪伴你度过每个辗转反侧的夜

2018-09-18 - 黄伟文

提起黄伟文这个名字,也许你不认识,但又觉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或者见到过,陌生当中透露着一丝的熟悉。但如果把他写的歌一一罗列出来,你又会恍然大悟,哦!原来这首歌是他写的。

原来那些陪伴你每个辗转反侧的夜、陪伴你低潮时、陪伴你失恋时、陪伴你一起伤心难过以及陪你走过岁月风霜的词句,都出自于他的手笔。

2012黄伟文作品展 黄伟文:陪伴你度过每个辗转反侧的夜
2012黄伟文作品展 黄伟文:陪伴你度过每个辗转反侧的夜

网上有这样一句话“林夕领进门,皈依黄伟文。”

其实,这句话本身并无对错,只是文无第一,青菜萝卜各有所爱罢了。作为香港乐坛著名填词人之一,难免有人拿他与林夕比较。

喜欢黄伟文的人说他是鬼才,道尽感情里的爱恨情仇累累伤痕,他写下的苦情歌词,带给人最直接痛感,是那种狠狠在你心口扎一刀的痛楚,却又有一种莫可名状的快感。

比如谢安琪的《喜帖街》。喜帖街原本只是香港一条极具传统特色的老街。20世纪80年代,几乎每一对举办婚礼的新人,都会去喜帖街选购新婚用品。2004年香港政府计划重新开发此地,最终昔日红金炯炯的喜帖街,抵不过时代巨轮轰然碾压,转眼已成一片颓垣败瓦。黄伟文写了这首《喜帖街》,内容写的是一对情侣买了新房准备结婚,喜帖都印好了却决定要分手,就如喜帖街以前很旺喜气洋洋,最后还是落得要拆掉的荒凉结局,物是人非。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可是黄伟文却说“忘掉种过的花,重新出发吧。放弃理想吧,别再看尘封的喜帖,你正要搬家。”这首歌的深度不言而喻,悲哀中透露着一丝光芒。

其实,黄伟文是个孩子气很重的人,用粤语来形容就是“鬼马”,他写的歌词是随心而行,没有虚假的宽恕。也没有不分因果的善良,他的代表作中《浮夸》是被很多人提起的一首。

这首歌的曲名原名叫《depression》,是香港作曲人江志仁在听到好友张国荣跳楼身亡的死讯后写下的,陈奕迅为了表达对哥哥的怀念,也曾想过自己来为这首曲填词,但始终没有填出令自己满意的词,最终还是把他交给了黄伟文。

经过黄伟文之手,词里的故事从悼念哥哥转变成了一个小人物的撕心裂肺的呐喊。虽然词和曲的创作初衷大相径庭,但在陈奕迅的夸张演绎中,这首最终版的《浮夸》,恰恰突破了原有的小我局限。

陈奕迅呐喊的人物,又何尝不是张国荣,或者黄伟文,或者自己?后来有很多的人猜测,《浮夸》的歌词写的是谁,猜到最后一致认为,写的就是黄伟文自己。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站着如喽啰。”是黄伟文的亲身经历,可这样的喽啰遍布大千世界,却又有几个像他这样“用十倍苦心,做突出一个”。

他伟大的歌曲有太多,所以当有一天举办属于自己的《Concertyy黄伟文作品展演唱会》时候,几乎出动了半个香港乐坛。

18年名曲尽出,歌手数量超过任何一个颁奖典礼,而词人在红馆开演唱会,也是史无前例。当然作品展上最令人感动的还是黄伟文和杨千嬅的世纪一抱。

提起杨千嬅,很多人都羡慕她的幸运,香港最伟大的两个词人,林夕和黄伟文都对她宠爱有加。黄伟文更是为她量体裁衣,写了《野孩子》《可惜我是水瓶座》等诸多脍炙人口的词,写得入骨入肉,那句“拿来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其实写的就是杨千嬅自己。

黄伟文更是大方的表态,只要是有杨千嬅的戏,他免费都要去。所以,我们才会在杨千嬅早年的电影里处处看到那个客串的大光头。

可惜再好的朋友也会有嫌隙,杨千嬅曾经在林夕写给她的《姊妹》和黄伟文写的《野孩子》之间,选了前者作为专辑的主打,后者便成了那张专辑的遗珠之作。于是黄伟文负气,两人决裂。

后来黄伟文就写出了那首《最佳损友》,找了和杨千嬅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郭伟亮作曲,又找了同是杨千嬅好朋友的陈奕迅来演唱。

黄伟文曾说“最佳损友是歌颂一段友谊,因为大家生活上的转变,而不能像从前那样亲密。”

而杨千嬅在开车的时候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把车停到一边抱头痛哭,所以才有了我上面说到的演唱会上的世纪一抱。

在演唱会上身怀六甲的杨千嬅顶着大肚子站在舞台中央,一口气唱了三首黄伟文为她写的歌,《可惜我是水瓶座》、《勇》、《野孩子》。最后黄伟文手里拿着鲜花,推着一辆杨千嬅最爱的紫色婴儿车,二人相拥下台,背后响起陈奕迅的《最佳损友》。

人生得一知己尚且难得,失而复得就更加难得,那首《最佳损友》就成了两人友谊的见证。

十多年前,黄伟文给两个刚出道的小女孩写下一首歌,讲述了喜爱唱歌从小拥有明星梦的普通女孩的故事,这首歌就是《下一站天后》,而那两个小女孩就是Twins。

这首歌的编曲甜蜜而又不失大气,歌词也含有两层含义,一是将要成为天后,一是模仿地铁报站,铜锣湾站的下一站就是天后站。委婉的旋律与歌词涵义,以及Twins深情的演唱,使这首少女的梦幻之作熠熠生辉,也助力两个出道不久的小女孩成为了当红女子团体。

不同于《下一站天后》,这首《女神》是黄伟文的报恩之作,在他还不是很红的时候,参加了一档电视节目,可是却呆在角落没人理睬,已经是巨星的肥姐沈殿霞专门走到他身边和他聊天,替他解围。

为了报这个十几年的恩,在沈殿霞去世之后,为沈殿霞的女儿郑欣宜写下《女神》这首歌,让郑欣宜包揽多项大奖,真的成为了女神。

他最伟大之处,应该就是给谁写歌,就能化身成为歌手本人,针针见血句句灼心,而歌曲外,我们也能透过他的词看见那个毫不完美伤痕累累的自己。

词到深处,是一个故事的极致演绎,他就像是说书人,讲街头巷尾最寻常琐碎的故事,讲烦嚣红尘里的人们如何谱写自以为是的传奇。

1300首歌词写尽了百万人的隐秘心声,生于天桥底走街串巷步履不停,黄伟文离那个草根的香港近乎咫尺,你看他细数家长里短于《苦瓜》中吃出睿智,从《垃圾》中淘出情调。

他是黄伟文,是张扬鬼马的络腮胡胖子,是“病态”爱情故事的歌者,是让我们拥抱最真实自己的怪人,不过你若喜欢怪人,其实他很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