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2018-10-30 - 司徒雷登

就与西方世界的关系而言,自首批传教士来华,上个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与外界处于一系列紧张的冲突之中,其一是种族和文化观念的冲突,其二又有民族冲突和国际冲突,在中共建政之后,意识形态方面的冲突又成为首要的问题。

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燕京大学的发展过程,恰巧和中国与外界的一系列冲突合拍,这使燕京大学自诞生起就处于一系列的冲突当中。传教士一开始在中国举步维艰,义和团运动、反基督教运动、收回教育权运动等等,正是这一系列冲突的外在表现。而化解这些冲突,正是与燕京大学“合二为一、甚至互为代名词”的司徒雷登无法避免的历史任务。

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悲剧的替罪羊

有必要回顾一下司徒雷登的思想渊源,才可以了解他何以能够将这些冲突一一化解,并且使之成为燕京大学发展的有利条件。

司徒雷登出身于教育世家,在他之前,他的家族就已经先后独自或参与创办过五所学校,出了五位大学校长、学院院长和女子学校校长,这可以说是司徒雷登选择从事教育的渊源所在,同时也让他较早地熟谙教育的基本规律。同时,司徒雷登的家族具有浓厚的宗教传统,从司徒雷登的曾祖父算起,司徒家族五代人中,共有十三位长老会的传教士,其中不乏南长老会的重要成员,这样的传教士家庭,即使在传教活动一度十分盛行的美国也不多见。

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不过,出生于中国并在这里长大的司徒雷登在懂事之后,并不喜欢传教士的生活。

同许多传教士家庭一样,司徒雷登接受的是基督教教育,祈祷是家庭中每日必不可少的功课。但是当司徒雷登跟随父亲上街布道时,他看到围观的老百姓只是对他们的衣着和外表感兴趣,这让他对父亲传教效果的评价大打折扣。

十一岁之后,司徒雷登和弟弟被父母送回美国接受教育,而父母则回到中国继续传教。由于是传教士的儿子,在其他小伙伴无拘无束享受周日生活乐趣的时候,司徒雷登和弟弟却不得不步行几里路到城市另一头的教堂去做礼拜。尤其难以容忍的是,他和弟弟被告知禁止跳舞和去戏院看戏,这一切让司徒雷登对传教士生活感到厌倦和鄙视。

不过,在经历了犹疑与彷徨之后,成年的司徒雷登最终还是踏上了传教士之路。在司徒雷登来华传教的那段时期,美国教会中“现代主义”传教方式逐渐占据了上风,日益重视社会福音和对知识分子的传教工作,注重面向整个中国社会。

同时,司徒雷登从父亲一生辛苦传教却无所作为的结局中看到了狭隘的老一辈传教士的不足,他认识到“基督教不是永不进步的,每一时代应当有一个时代的解释”,之后倾向于“现代主义”的他形成了笃信基督教义的世界观和崇尚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在他看来,人们信仰基督教是为了获得人生的真谛,是为了使现世生活更有意义,因此传教士和教会学校的任务不是熟读经书、背诵教义或者遵守教条,而是使人获得解决人生和社会问题的精神力量。

正是有了这样的思想底色,使得司徒雷登在执掌燕京大学的岁月里面对一系列冲突时,毫不犹豫地实施了使燕大“中国化”、积极向中国政府注册等一系列措施,也才使得燕京大学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获得了极为迅速的发展。

相关阅读
  • 司徒雷登简介 司徒雷登评国共两党

    司徒雷登简介 司徒雷登评国共两党

    2018-10-30

    作为一名信奉基督教的美国官员,司徒雷登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抱有怀疑。但解放军进驻南京后所表现出的严明纪律以及良好的群众关系,却令这位驻华大使不得不承认,相比弊病丛生的国民党,共产党的优点不胜枚举。他在回忆录里做了如下的记录共产党的军队未遭遇任何实质性抵抗就渡过了长江。

  • 司徒雷登是谁 司徒雷登旧藏 德师簋铭文真伪考辨

    司徒雷登是谁 司徒雷登旧藏 德师簋铭文真伪考辨

    2018-10-30

    西泠印社 2017 年秋季拍卖会“中国历代青铜器专场”中有一件珍贵的拍品德师盂,系民国时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旧藏。青铜盂平唇口沿,深腹,近底内敛,下有高圈足外撇。颈部有高浮雕龙首,双角折卷,占整个头部一半。

  • 司徒雷登日记 《司徒雷登日记》

    司徒雷登日记 《司徒雷登日记》

    2018-10-30

    《司徒雷登日记美国调停国共争持期间前后》详实记录了具有多重身份的司徒雷登,在担任美国驻华大使任上的所见、所闻、所历、所感。这位了解中国、热爱中国文化的美国人的叙述,帮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接近着历史的真相。

  • 纪念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我所接触到中国权贵!

    纪念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我所接触到中国权贵!

    2018-10-30

    司徒雷登(18761962)自1919年起任燕京大学校长、校务长,1946年任美国驻华大使,1949年8月离开中国。他在《在华五十年司徒雷登回忆录》中特辟一章,点评民国的显贵们我到北京之后,即开始主动拜访中国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