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2018-10-16 - 乐靖宜

记者:您为什么会来参加奥迪绿色驾驶训练营的活动?

乐靖宜:刚开始听说来参加奥迪绿色驾驶训练营的时候确实是不了解这个活动具体是什么形式,亲身来参加了以后才知道什么叫绿色驾驶。 我以前确实没有关注过这些,我觉得奥迪品牌想到举办这样的活动非常有新意,因为现在中国车辆饱有量很大,如果说大家都有一种对绿色驾驶概念的认知,我想可能会对中国的交通状况以及环保带来很大的益处。

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记者:经过北京和上海两站的活动,您有什么感受和收获呢?

乐靖宜:我通过这个活动也学到了很多有用的常识,比如说我平时驾车的时候不太注意一些小节,从来不太考虑怎样才能节省能源。有时候我会在后备箱一直放置很多杂物;我也不清楚加油时不需要加到全满,可以只加到油箱的三分之二等等,这些都是节省能源的方法,通过奥迪绿色驾驶训练营了解了很多知识。

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记者:您曾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夺得了金牌,那个时候是您运动生涯最辉煌的阶段,您觉得当时成功的因素是什么呢?

乐靖宜:我亲身经历中国游泳队从低谷到高峰的过程。我的前辈们为中国游泳队突破在世界大赛上金牌零纪录或是拿名次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和平台,他们的经验也是我可以用来借鉴的。我觉得我在他们创造的这样一个良好的平台之上再提高,对后来的成绩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记者:经常有人说当过运动员或是军人,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您曾经夺得过奥运会的金牌,是一位非常成功的运动员,回想以前的经历对退役以后的工作有什么帮助吗?

乐靖宜:帮助肯定是有的,因为在当运动员的这段时间让我学到了一种团队精神,我从小在游泳队长大,学会了如何与人相处,我认为如何在社会上生存的技能是非常重要的。再者就是竞争,互相的一种竞争,因为游泳项目是一种竞技运动,它和球类项目不太一样,竞争很激烈。因此综合上述两点,我认为运动员会比一般人更能承受压力。

乐靖宜现在老公 奥迪绿色驾驶 菁英训练营专访乐靖宜实录

记者:刚才您提到您在奥迪绿色驾驶训练营学到了很多知识,你觉得在平时的驾驶过程中要如何体现绿色驾驶这个概念呢?

乐靖宜:参加过奥迪绿色驾驶训练营后我会注意开车的方式方法。因为我是一个急性子,平常开车时也会嫌别人开的慢,我想我会慢慢地把这种不良的习惯改掉。

记者: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上要开幕了,您会去现场看中国游泳队的比赛吗?

乐靖宜:肯定会去。

记者:在您退役以后从事了怎样的事业呢?您的现状如何?

乐靖宜:早期退役后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一直在修养当中。后来我去国外学习,但是我觉得那不是我的家,所以我还是回到了祖国,我觉得我的家在这里,我应该回来。回来后我从事了一些和体育相关的行业,像现在经营一个专门可以供人锻炼身体的体育会所,可以学游泳,也可以锻炼身体。

记者:您现在当教练吗?

乐靖宜:现在没有,我一直在做游泳运动的大众普及工作。我希望运动可以成为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现在人们因为缺乏运动身体往往会出现一些状况,其实运动可以改变身体机能,而且运动可以给人带来快乐。

其实游泳也是一种求生技能。在我看来每个人都应该学会游泳,如果遇到意外,你可以利用这样的技能自救或是帮助其他人。其实我们国家游泳普及率还需有待提高,因此我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学会游泳。

记者:刚才您也亲自驾驶了奥迪车,请您谈谈刚才的开车心得,您感觉怎么样?

乐靖宜:刚开始开的时候感觉有一点害怕,因为教练让我一直加速,没到目的地前不能踩刹车,但是还没等教练喊停我就停了,我担心会冲出桩桶,没想到奥迪车性能确实很好,制动系统非常棒。在倒车时后面还有一个可显示真实景像的倒车雷达,这个很有趣,非常实用。

记者:有人把汽车当做玩具,有人把汽车当成自己的第二老婆,您是怎样看汽车的?

乐靖宜:很多男人把汽车看成自己的第二老婆,在我看来汽车是代步的工具,本来我有一段时间是没有车的,我也没觉得不方便,有时候出门我会坐地铁,也会坐公车,也会打车,也可以走路或者是骑自行车,但是上海的天气一年有很多天会下雨,那个时候出门就会觉得不方便,应该需要有辆车在我想用它的时候可以拿来用。比如去比较远的地方或者是刮风下雨的时候可以方便我出行,所以我还是买了一辆车,在我看来汽车主要还是一个交通工具。

记者:在您选车的时候您比较注重汽车什么方面的特点呢?

乐靖宜:安全。我觉得安全是最重要的。

记者:在您十几年驾驶历程当中有没有比较难忘、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呢?

乐靖宜:其实我在中国学驾照的时候我没有上完全部的课程,因为我的时间很紧张,一直要出去比赛,我只有回到上海才可以上几堂课,教官看到我都很头疼,虽然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练习,但是我依然是我们小组里开得最好的,刚刚拿到驾照上路的时候我自己也挺害怕的。

真正考驾照是在美国拿到的,开始时拿着中国的驾照到美国去的时候他们不承认,他们说如果你长期在这里开车的话你必须要在这里考当地驾照,所以给我印象挺深的。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开车很多年了,我对自己的技术非常有信心,而且在中国开车的道路本来就比国外难开,但是我在那边考试却考了很多次。

在美国,你可以选择不同的地点考试,有些地方考核比较难,有些很容易,我选择了一个拿驾照相对比较容易的地方去考试。但是第一次就被我旁边的教官骂下车了,因为在开车时我觉得某个行人离我很远,我完全可以先开过去,但是在美国开车一定要让行路人,无论行人距离你有多远,只要他要过马路一定要让他先过。

记者:看来在美国开车还是以人为本的?

乐靖宜:是的,其实在美国的考试比我们这里简单很多,我们这里有很多测试项目:坡起、倒车、停车入库等,在美国是完全没有的,教官就是指挥你左转、右转然后开到一段马路上让你停车,然后再启动,再开上一条较大的马路就结束了。

但是要通过他们这个考试却比较难,例如我们并线、倒车一般是看后视镜的,但是在美国教练要求必须要转头,必须要看。那个时候我就不太习惯,我都是看后视镜,这时他们就要求你一定要回过头去看,非常严格。

记者:您在美国呆了很长时间,您觉得美国人和中国人在选车的理念上面有什么区别吗?

乐靖宜:其实我以前认为美国车都是大排气量的,很宽大,很舒服的车,但是后来我慢慢发现美国人选车也不一定都注重这种车,他们选择更多的还是节能环保型的车。选择日本车的也比较多,因为这样的车比较省油。开始的时候我发现美国人很喜欢开比较大的车,但是后来我发现他们慢慢会把大车换成小车,换成小排气量的车,因为在美国油费是很贵的。

记者:参加了这次奥迪绿色驾驶训练营以后,对你以后选车有什么影响呢?你会选择怎样的车型呢?

乐靖宜:对我来说安全是最重要的,其次是性能较好一些的,通过这次奥迪绿色驾驶训练后我发现可以利用绿色驾驶技术来操控你的车,让他更省油一些,就算你开了排气量大一些的车,你也可以做到节约能源,用你良好的驾驶习惯来来为环保做贡献。

相关阅读
  • 乐靖宜老公是谁 乐靖宜参加娱乐节目心系泳池:罗雪娟决定没错

    乐靖宜老公是谁 乐靖宜参加娱乐节目心系泳池:罗雪娟决定没错

    2018-10-16

    虽然戴着鸭舌帽,穿着解放时期的工人服,画着沪剧浓妆,但乐靖宜还是被在现场的上海女戏迷团团围住。“她就是那个亚特兰大奥运会游泳冠军。”阿姨们激动地用手做着划水的动作。不过,这一次乐靖宜不是来教游泳的,她是《非常有戏》节目组邀请来参赛的选手。

  • 崔永元乐靖宜 乐靖宜:当年本想当兽医 干什么都不如游泳有劲

    崔永元乐靖宜 乐靖宜:当年本想当兽医 干什么都不如游泳有劲

    2018-10-16

    她是当年中国泳坛诸多小花中最成熟、最全面的一个、亚特兰大奥运会女子100米自由泳冠军,如今,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一家综合性俱乐部的老板。昨天,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票务启动仪式上,离开泳池已有6年的前上海游泳名将乐靖宜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

  • 蒋丞稷乐靖宜 乐靖宜:每块金牌都有一个故事 其实不喜欢游泳

    蒋丞稷乐靖宜 乐靖宜:每块金牌都有一个故事 其实不喜欢游泳

    2018-10-16

    坐在“相约泳坛盛会”大型电视座谈会的嘉宾席上,乐靖宜不停地弯腰伸手、东掏西摸,一会,她从脚边的背包里掏出了三块金牌三枚沉甸甸的世界大赛金牌,就被这位前奥运冠军随随便便地塞在斜挎背包里。“这三块金牌。

  • 乐靖宜为何幸免兴奋剂 前奥运冠军乐靖宜回应兴奋剂传闻:中国很清白

    乐靖宜为何幸免兴奋剂 前奥运冠军乐靖宜回应兴奋剂传闻:中国很清白

    2018-10-16

    前奥运冠军乐靖宜回应兴奋剂传闻中国很清白腾讯体育9月9日 前中国游泳队队员、奥运冠军乐靖宜做客《亲历奥运》节目,回忆起自己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夺得银牌后遭遇了不理解和批评的经历,并对1994年的兴奋剂传闻也作出了回应。

  • 乐靖宜的丈夫 ——“天哪!”节目组透露乐靖宜家庭退赛风波

    乐靖宜的丈夫 ——“天哪!”节目组透露乐靖宜家庭退赛风波

    2018-10-16

    电视真人秀节目《天哪!我们变小啦!》今晚在新娱乐频道和百视通、风行网共同播出,由于前游泳奥运冠军乐靖宜家庭中途退赛,致使节目险些遭遇停拍尴尬。为了救场,男主持乐嘉与陈辰只得组成临时家庭替“乐家”上阵。这也是该节目在全球28个国家和地区推出不同版本后、先后有500多个中外家庭参赛过程中出现的唯一退赛事件乐靖宜称退赛理由是“比赛强度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