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传邓广铭】读邓广铭《辛弃疾传》

2020-01-05 - 邓广铭

儿子,最近给我提意见,“可以给我讲些英雄的故事么?”我知道,在他心中,所谓的英雄是指奥特曼,擎天柱等。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怎耐才识浅薄,所知甚少,搜肠刮肚,感觉这个山东老兵还是值得一讲的,此人姓辛,名弃疾,号稼轩,谥忠敏。

【辛弃疾传邓广铭】读邓广铭《辛弃疾传》
【辛弃疾传邓广铭】读邓广铭《辛弃疾传》

仗义每从屠狗辈,读书多是负心人。读书的都不怎么会打仗,打得了仗的书读得都不怎么样,但历史的精彩就在于总有例外。公元1140年5月11日,山东济南历城,当时已是沦陷区,一个叫辛弃疾的诞生了。此子少有贤名,与同学党怀英,于当时以“辛党”并称。在其祖父辛赞的教育下,少即有,匡扶宋室,恢复中原之志。成年即兴义兵,归耿京,后斩义端和尚,生擒张安国,可谓“下马能草檄,上马能杀贼”

后南渡,归宋。以巜美芹十论》、巜九议》,上书朝廷,均不被采纳。自语: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后又陆续经营淮南,扑灭茶商军,创建飞虎军,隆兴府赈济灾民,贬居信州带湖,镇守福建,牵扯庆元党禁,终老铅山。

看一个人怎么样,要看他的朋友和敌人。朋友,用他的话讲“知我者,二三子”瞧得上的真不多,书中所讲,陈元龙,朱熹还算得上。朱熹评价他“股肱王室、经纶天下”,送他八个字“克己复礼,夙兴夜寐”。陈元龙维稼轩画像,曾提字“真鼠得用,真虎不得用”。据说,御使弹劾他的奏章中有一句“花钱如泥草,杀人如草芥”我个人感觉,这不像是弹劾,更像表扬!其事虽不可考,但此言确实符合稼轩性格。

终其一生来看,也算不曾虚度,杀伐决断,镇抚一方。带湖别墅,妻妾成群,也觉“求田问舍,刘郎才情,怕应羞见”也非凡夫可比。只是可惜了,这平生所学无法施展。老来依然感叹“廉颇老矣 尚能饭否?”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时,也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股肱王室,经纶天下之志,虽未实现,但也开创宋词豪放一派。顾随说“东坡之豁达,稼轩或可达之;稼轩之气概,东坡不可达。每成豪放之词,必有金石之音,风云之气”个人觉得,年少不读稼轩词,纵使年少也枉然!

观其词,感被贬,隐居信州十年,为其传作巅峰。“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再试手补天裂”虽已中年,读此依然热血沸腾。“若教王谢诸孙在,未抵柴桑陌上尘”在机关工作后,每读此更感之自信。

“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此赤子之心,虽隔千年,读此依然能感到那份执着。稼轩晚年时,做贺新郎,其中两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不恨古人我不见,恨古人不见我狂耳”几乎逢人就问,此两句如何?我想如我在旁,送他八个字“豪气干云,英雄寂寞”

历史总有他的幽默感,在他终老铅山,百年后,他反对的金人后裔,康熙皇帝,读史时,曾批注“南宋有此人,当不能说无人可用” 据说死后,墓地旁,黄昏后,总有鸣音,似有不平之意。直到一谢姓御史,写文以记之,且皇帝赐谥号忠敏,此音才消。

据说,朱熹死时,稼轩曾吟咏“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这用来评价他,也正合适。且此书为邓广铭所写,此人为胡适的学生,当代国内宋史执牛耳者,牛人写的英雄史,文笔流畅,史料精准,可读性很强。

相关阅读
  • 【邓广铭宋史十讲txt下载】邓广铭:宋史十讲

    【邓广铭宋史十讲txt下载】邓广铭:宋史十讲

    2020-01-05

    本书为邓广铭先生宋史论文的选集,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思想文化、社会生活等诸方面,按专题课的形式编排.作者不仅对宋代重大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如赵匡胤、太宗即位之谜、庆历新政、王安石变法、岳飞、辛弃疾等进行了考查与评价。

  • 【邓广铭全集】《邓广铭全集(全十册)》

    【邓广铭全集】《邓广铭全集(全十册)》

    2020-01-05

    《邓广铭全集(共10册)》内容简介邓广铭(恭三)先生是著名历史学家,在20世纪中国史学史上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被誉为“宋史泰斗’、“一代宗师”。他早年师从傅斯年、胡适、陈寅恪先生,毕生求索上下古今。

  • 【邓广铭人品】邓广铭宋史人物书系(套装共5册)

    【邓广铭人品】邓广铭宋史人物书系(套装共5册)

    2020-01-05

    《北宋政治改革家王安石》书影、条码、定价1995年邓广铭像北宋政治改革风云中的领袖人物王安石,以其“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流俗之言不足恤”的精神,当北宋中期积弊已深、内忧外患扰攘之际,以一身任天下之责。

  • 【岳飞传邓广铭读后感】邓广铭的《宋史十讲》

    【岳飞传邓广铭读后感】邓广铭的《宋史十讲》

    2020-01-05

    邓广铭老师山东人,1932年考入北大历史系,在胡适的指导下研究宋史。1946年,胡适任北大校长时,担任其秘书。不过,由于解放后的大规模批胡,邓老师在附录的自传中显然在刻意地淡化与胡适的关系。邓老师不愧为“二十世纪海内外宋史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