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醉眠芍药茵 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卧芍药裀赏析

2019-08-16 - 史湘云

史湘云醉卧为红楼梦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芍药花下,美丽仙子,卧躺青石板,蝴蝶相伴,侧卧而眠。这样一幅美景,让我们对史湘云的再次改观,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这是史湘云最好的诠释了。

红楼梦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眠芍药茵 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卧芍药裀赏析
史湘云醉眠芍药茵 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卧芍药裀赏析

史湘云醉卧芍药圃图

史湘云醉卧是红楼梦中最美的场景之一,醉卧的主人公就是史湘云,这件事情对刻画史湘云的性格特点有着点睛之笔。此时的湘云可爱,漂亮,是个纯真女子,而且憨厚可掬,让人产生一种怜爱之心。

史湘云醉眠芍药茵 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卧芍药裀赏析
史湘云醉眠芍药茵 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卧芍药裀赏析

湘云和小姐妹们一起玩,大家行酒令,兴致很高,难免多喝了几杯。等到散席的时候,大家发现湘云这个小丫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以为她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所以一大群人在屋里左等右等也没盼到湘云这丫头回来。所以一群人便相拥着出来找寻史湘云的踪迹。大家都有点微醉,平儿就说早早收了吧,免得等湘云这丫头回来再是一阵猛灌,伤不起。探春不想扫了兴致就劝道,没事,我们悠着点喝忽悠忽悠就行了。

史湘云醉眠芍药茵 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卧芍药裀赏析
史湘云醉眠芍药茵 史湘云醉卧的故事 史湘云醉卧芍药裀赏析

这时走进来一个小丫头说找着湘云了,这姑娘在后花园的青石板上呼呼大睡呢。大家一听,立马来了兴致,纷纷笑着要去看看云丫头到底又闹出了什么笑话。一行人赶到后花园,发现湘云侧卧在青石板上,睡的很是香。旁边的芍药在风中飘落,散在史湘云的身上。

脸上,头上,衣服上都是芍药的花瓣,花瓣映衬着湘云的衣服,画面实在太美。连她手中的扇子掉在地上都被花埋了一半,更有蝴蝶蜜蜂相伴周边。醉酒的史湘云嘴里还念念有词,嘴里念叨着酒令。

史湘云手绘图

小姐妹们看到这个场景被湘云的可爱逗笑,又被这美景深深吸引。但是怕这青石板太凉睡坏了这个小身板,纷纷上前搀扶叫醒湘云。湘云在众人的呼唤中,睡眼朦胧的史湘云见到自己竟然睡着了,很不好意思,解释道本想坐在青石板上休息会散散酒气的,没想到就睡着了。丫鬟们给史湘云拿了水来给湘云擦拭脸,待整理好头发洗好脸,大家一行人才相伴出发,后来湘云喝了两杯浓茶,吃了酸汤,这才感觉好点了。

史湘云醉卧是一个很美的场景,湘云模样本来就俊俏,平常生活中湘云淘气,哪里可以凑热闹哪里就有湘云。这让小姐妹们每每湘云不在的时候就想念她。湘云给整个整个大观园注入了一股新鲜血液。湘云相比其他姐妹不同,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时不时还挥拳揍人,给人一种侠客风范,这嫣然与大家闺秀相去甚远。

而史湘云醉卧芍药裀中的史湘云,安静,祥和,魅力而且有一种静态美。这让众人认识了一个新的湘云,和白天活奔乱跳的湘云不一样,她平静而美好,在鲜花的映衬下更显得娇脆欲滴,嘴里念着酒令,又透着一股可爱的孩子气,让人不禁心生怜爱。

史湘云就是这样一个形象,活的真实而潇洒,她安静时的平静美,活泼时的动态美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相关阅读
  • 贾母为何冷落史湘云 史湘云为什么没有被贾母当作宝二奶奶的人选

    贾母为何冷落史湘云 史湘云为什么没有被贾母当作宝二奶奶的人选

    2019-08-16

    史湘云很可能以前被贾母当做过宝二奶奶的人选,后来黛玉来了以后才没有考虑她,以前黛玉还没有住进贾家的时候史湘云常被贾母接到贾府来住,并且湘云在贾家的待遇跟黛玉住的时候一样,伺候她的都是贾母得力的丫头袭人。

  • 史湘云的原型 史湘云与贾母的关系 史湘云的原型是谁?

    史湘云的原型 史湘云与贾母的关系 史湘云的原型是谁?

    2019-08-16

    《红楼梦》为中国四大名著之首,有其重要的历史意义。但同时因为原作结局的缺失,出现了不同版本续写的《红楼梦》。这就给本来就人物关系复杂的《红楼梦》,又添了一抹复杂性。因为不是原作,所以人们对结局的猜测,对人物原型的猜测多种多样。

  • 史湘云性格 史湘云的性格特点是什么

    史湘云性格 史湘云的性格特点是什么

    2019-08-16

    史湘云,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下面是百分网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史湘云的性格特点,希望能帮到大家!珍爱湘云是个真正懂爱的人。她珍爱自己的生命,珍爱自己的快乐,珍爱每一个有意义的时刻。

  • 史湘云人物形象分析 红楼梦史湘云形象分析

    史湘云人物形象分析 红楼梦史湘云形象分析

    2019-08-16

    《红楼梦》描写了九百多人,其中有姓名称谓的就达到732人。其中史湘云的性格直爽豪迈,清澈的心灵一览无余,她的简单、缺少心计,使她成了《红楼梦》里青年贵族女子中人缘最好的一个。尽管在她的思想里也残存着些许封建主义的腐朽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