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加木找到没有 彭加木失踪半年后 为何再找41天?

2019-06-15 - 彭加木

应当说,前三次搜寻彭加木是完全必要的,因为当时彭加木有可能还活着,是一场抢救生命的紧急行动。然而,在彭加木失踪半年之后,为什么要组织这样空前的大规模搜索?

其中的原因,主要是为了驳斥1980年10月11日香港《中报》刊登的造谣新闻——彭加木外逃美国。

彭加木找到没有 彭加木失踪半年后 为何再找41天?
彭加木找到没有 彭加木失踪半年后 为何再找41天?

在60℃高温下 警犬失去嗅觉无法正常工作

多日的搜索,唯一的成果就是找到彭加木的坐印、遗弃的糖果纸以及从那里延伸的脚印。那行脚印在地表坚硬处消失了,能不能从那里继续寻找,是成功的关键。于是,有人建议,用警犬凭借气味向前寻找。

彭加木找到没有 彭加木失踪半年后 为何再找41天?
彭加木找到没有 彭加木失踪半年后 为何再找41天?

这一建议得到了部队首长的支持。于是,将情况向公安部通报,公安部紧急从上海、南京、烟台调集侦察员和警犬。

这样,也就出现了序章中所描述的一幕:7月4日,当我从上海登上飞往乌鲁木齐的班机时,正好与上海、南京、烟台公安局的侦察员和警犬同行。

彭加木找到没有 彭加木失踪半年后 为何再找41天?
彭加木找到没有 彭加木失踪半年后 为何再找41天?

从7月6日起,开始调集各路人员,进行第三次大规模搜索。我当时在马兰见到集结的队伍,就是这支搜索队伍。参加搜索的人数总共为117人,分为三队:

一队是由科学院干部组成,负责人为新疆分院的夏训诚,总共27人;

二队是由部队官兵组成,来自“马兰基地”和“720基地”,总共64人;

三队是公安侦察员的警犬队,包括我和新华社新疆分社记者在内,总共26人。领队是上海市公安局周永良处长。除了各搜索队乘坐的越野车之外,当时出动的大卡车为13辆,其中包括运输物资的卡车3辆,水车6辆,油罐车4辆。

据我当时的记录,最高地表温度为60℃,最高气温达50℃,夜间最低温度为22℃。另外,我在“720基地”值班室值班记录中查到,在彭加木失踪后的三天,即6月18日、19日、20日,库木库都克都有大风,风力8~9级。

当新疆方面出动三支队伍进行搜索的时候,甘肃方面也派出一支队伍朝着库木库都克方向搜索。我曾采访了这支队伍的随队记者、新华社新疆分社记者宋政厚,他告诉我,他7月5日随队出发,过了玉门关,第二天进入疏勒河故道。当时搜索的重点是断涯与沙梁之间的地方。这支队伍总共28人,搜索时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为50公尺。搜索了五天。沿途发现过三个火堆残迹,还找到过麻绳头,野骆驼的下肢,都与彭加木无关。

这次大规模搜索,最大的希望寄托于警犬。然而,警犬怕热不怕冷。它浑身无汗腺,只靠舌头散热。到了现场,气温甚高,警犬连连喘气。公安战士不畏艰辛,趁早晚比较凉快的时候,带着警犬去搜索。常常在清晨5时(即当地时间凌晨3时)便摸黑出发。

然而,在彭加木脚印消失处,警犬未能找出他的行进轨迹。据分析,原因有二:一是警犬到来太晚,当时彭加木失踪已经20多天。沙漠里气温高,风大,彭加木的气味早已消失;二是由于气温太高,警犬失去嗅觉,无法正常工作。

7月13日上午,从搜索前方传出消息:在彭加木脚印消失处七公里芦苇丛中,发现一只药瓶。在离药瓶三米处,发现有人坐过的明显印迹。

第四次大规模搜索 是为了驳斥彭加木叛逃的谣言

我从“720基地”值班室值班记录上,查到来自搜索队的电报,原文如下:

二队报告,他们派出31人、6台小车、2台卡车,前去寻找。12:30,在羊达克库都克以东无名井西南400米处的芦苇中,发现一个深褐色的药瓶,没有商标,没有盖,直径四公分,高七公分,在离药瓶三米处,有一明显的人坐过的痕迹,并铺有芦苇叶。面对这个地方,有一条明显向东的脚印。我们已指示他们跟随脚印继续搜索前进,有更大的困难也要寻找下去。

这一消息,当时曾经使三支搜索队士气大振。据当时代替彭加木担任考察队队长的陈百禄告诉笔者,彭加木每天早上、晚上都有吃药的习惯,但是他见到过的彭加木的药瓶都比较小。

另外,那药瓶当时平放着,瓶里有沙。经过仔细观察,瓶中的细沙有些已黏结在一起。这表明,瓶子躺在那里有些日子了,不大像刚刚丢弃的。

正因为这样,这药瓶是否系彭加木遗弃物,无法确认。

第二搜索队继续寻找,没有发现新线索。

另外,陈百禄所在的中国科学院搜索队曾经在疏勒河故道上发现一个纽扣,还见到一丛芦苇有被刀削过的痕迹,但无法确认这是彭加木的痕迹。

搜索队二队还在八一井南面发现长达150米的脚印。不过,这是两行平行的脚印,显然是两人同行留下来的,而彭加木是独自去找水井,也就排除了是彭加木脚印的可能性。

在7月14日,一架“直-5”型直升机在沙漠中发现一个可疑物,随即降落,发现那是一把伞,有一半埋在沙中。彭加木出走时没有打伞,所以这一线索与彭加木无关。

在那些日子里,驻疆空军出动了29架次飞机,飞行时间达100小时以上。地面搜索队也在那里艰难搜寻。

虽说这次搜索找到若干线索,但最终仍无功而返。

一个月过去了,仍未发现彭加木的下落。彭加木生还的可能性已几乎没有了。现场气温太高,供水又极困难,东西两路搜索队伍不得不撤出现场。

在1980年8月2日结束了第三次寻找彭加木之后,照理是不会再进行新的搜寻了。因为这时距离彭加木失踪已经一个半月,此后即便找到彭加木,也早已经牺牲。

然而,在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20日,有关方面又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寻找行动。不论是参加的人数、出动的飞机和汽车、持续的时间,都远远超过前三次。

应当说,前三次搜寻彭加木是完全必要的,因为当时彭加木有可能还活着,是一场抢救生命的紧急行动。然而,在彭加木失踪半年之后,为什么要组织这样空前的大规模搜索?

其中的原因,主要是为了驳斥1980年10月11日香港《中报》刊登的造谣新闻——彭加木外逃美国。

第四次大规模搜索 是为了驳斥彭加木叛逃的谣言

因基地设在三百公里外 平均每天只有35人参加寻找

1980年11月初,根据中国科学院党组的指示,为了平息社会上的谣言风波,要再一次寻找彭加木同志。队伍从11月10日由敦煌进入罗布泊地区到12月20日撤出,前后共计41天。寻找地区以彭加木同志失踪前的宿营地——库木库都克和脚印消失处——为中心,沿疏勒河故道,西起吐牙以西6公里,东到科什库都克,南北宽10~20公里,总共寻找面积为1011平方公里,直接参加这次寻找的有1029人次,平均每人每天寻找近1平方公里。

第四次寻找,毕竟时隔多月,彭加木留的脚印早已模糊不清,原来的现场早已被风沙和前三次寻找时人们留下的脚印破坏得面目全非。进行搜索的1000多平方公里范围内,到处是芦苇包和盐碱包,大小沙丘星罗棋布,还有几百个雅丹包;复杂的地形影响了人们寻找的视线。

供应基地设在300公里以外的敦煌,汽车运油、水、粮、煤,往返一次要6天;不得不抽很多人搞后勤供应,直接参加寻找的人,每天平均只有35人。这一带,夏季酷热,冬季却是严寒。

11月住帐篷,人们天不亮就给冻醒。12月中旬,水罐车里的水全部结冰,要做饭烧水就得钻进水罐车里敲冰化水。寻找的人白天回不来,只好在外边啃冷馍、喝凉水。寻找后期,有10多位同志病倒。12月20日,队伍撤出,一共找了41天。结果依旧:下落不明。

相关阅读
  • 彭加木教授 彭加木故居年内启动修缮

    彭加木教授 彭加木故居年内启动修缮

    2019-06-15

    彭加木曾先后15次入疆进行科学考察,1980年6月17日不幸在罗布泊失踪,引发极大关注。彭加木的童年时光就是在这处老房子度过的。有街坊回忆,当年,故居古色古香,花窗嵌墙采光,天井、廊房、厢房相连,既有中国庭院结构。

  • 彭加木的干尸 敦煌当年发现疑似彭加木干尸的神秘过程

    彭加木的干尸 敦煌当年发现疑似彭加木干尸的神秘过程

    2019-06-15

    敦煌当年发现疑似彭加木干尸的神秘过程 郑建军 2006年4月14日,一支中国科学探险队在敦煌与新疆相连的罗布泊边缘考察时发现一具干尸,疑是26年前失踪的著名科学家彭加木的遗体。此消息一起传出引起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

  • 彭加木事件是怎么回事 彭加木失踪事件解谜1

    彭加木事件是怎么回事 彭加木失踪事件解谜1

    2019-06-15

    彭加木失踪背后惊人秘密,中国科学界最惊天的秘密,ZF一直封锁的机密档案,不为人知的双鱼玉佩行动,一个涉及彭加木的失踪,罗布泊的神秘隐情,丧尸病毒,史前文明,多维空间等等超自然事件的惊天秘密.双鱼玉佩事件是灵异界必不可少的话题。

  • 彭加木失踪真相 彭加木与双鱼玉佩

    彭加木失踪真相 彭加木与双鱼玉佩

    2019-06-15

    彭加木1947年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农业化学系,之后在北京大学农学院任助教。1949年任中国科学院生理生化研究所助理员、助理研究员。20世纪50年代开始,彭加木参加科学院综合考察委员会的工作,十余次进入新疆协助建立科研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