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廷敬的诗 陈廷敬的归隐之心

2018-11-19 - 陈廷敬

有清一代,汉族文人做官最成功者莫过于陈廷敬。他二十进士及第,终生在朝做官,任过五部尚书,官至文渊阁大学士,以至老死于阁中。

陈廷敬是一位功力很深的诗人,大概因为仕途太辉煌了,又因编纂史书和辞书而以学问著称,所以其诗名不大为人所知,故有人读陈廷敬诗集后题曰:“此身终自属君王,才富还因修篡忙。已解荣名都是累,故将诗誉让渔洋。”至于他晚年诗中强烈的致仕还乡之情,就更不为人知了。

陈廷敬的诗 陈廷敬的归隐之心
陈廷敬的诗 陈廷敬的归隐之心

陈廷敬诗集中,最令人爱读的,或曰最为读者关注的,应该是他生命最后几年的《归去诗集》。《归去诗集》的“归去”,即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之“归去”。

诗与日记一样,最能窥见作者的内心世界。陈廷敬早在五十来岁时,就作有《归樵图》,而萌归去之意。年过七旬后,老诗人数次上书乞归,希望致仕回阳城山中,安度晚年,与弟兄们团聚,以享天伦之乐。

“若问午亭归老处,析城山下是阳城。”可怜的老诗人连梦中也想着回阳城老家,甚至曾数次打点好行装准备归去,谁想却总是得不到皇上恩准。“两字愁闻是富贵”、“乞得萧闲是幸人”是其心声。“颇惜剡中风景好,金堂玉室竟何如?”“长条谁挽墙边柳,只送春归不送人!”寓着多少愁和感。若非身处其境者,非年至迟暮者,是体会不出老先生这般苦衷的。

他这一时期诗作,已看不到一位朝廷重臣的责任与抱负,只能看到一个思乡者的欲归之心和无奈之情。他所以一天也不想在朝中待了,一方面是想归家过几天消闲日子,也“遁迹山林”、“把犁东皋”、“云山放浪”;一方面还有急流勇退、不想再提心吊胆在朝为官的原因,“身退还因晚节难”、“省事远危机”是其所虑。竟至“夜多噩梦”而“办归装”。所以陈廷敬非常羡慕陆游晚年得萧散镜湖边,而有诗谈之。

康熙皇帝因器重陈廷敬而不放其归去,但他哪里知道臣下的苦衷。后之读者,若不读陈廷敬的《归去诗集》,也决不会知道陈廷敬暮年竟是如此心境。他最后病重时所作绝笔诗,还说“认得云归处,天涯尽太行”,至死仍想着他的阳城老家,读来令人多感而生悲悯之情。

所以中镇诗社有诗人题陈廷敬《归去诗集》曰:“乡心一片与谁论,长忆儿时午壁村。得遇恩崇原是害,可怜到老不归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