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玄奘主题曲 真的想了解玄奘的历史还是别看《大唐玄奘》了

2018-10-05 - 大唐玄奘

这一段在电影中是全然省略的,仿佛玄奘是因为讲经讲累了,想要去找寻更高的智慧,所以才要西去,这就将他的见识等同于“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了,这不是玄奘,这是国贸的Cindy。

也因为此,他求取的所谓真经在电影里就变成了求大乘,这是不对的。求大乘是《西游记》小说的说法,是观音菩萨提点唐三藏,让他前往西天求取大乘真经,这个说法略二。

大唐玄奘主题曲 真的想了解玄奘的历史还是别看《大唐玄奘》了
大唐玄奘主题曲 真的想了解玄奘的历史还是别看《大唐玄奘》了

第一,《西游记》小说作者是谁暂且不论,这部小说的主要内容来自于前代文献和各种话本、杂剧,因此在佛学上就有些错误,比如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称为《多心经》,这个错误从宋代话本开始就有了,作者没纠正,所以把小说的说法拿来当史实是需要检验一下的。

大唐玄奘主题曲 真的想了解玄奘的历史还是别看《大唐玄奘》了
大唐玄奘主题曲 真的想了解玄奘的历史还是别看《大唐玄奘》了

第二,求大乘这个说法不准确。公元1世纪,上座部和大众部开始产生分歧,公元六十七年佛教传入我国,这之间六百年,北传梵文教义就主要是大乘佛法。再说佛经翻译并非自玄奘始,他发愿去求大乘佛法,那鸠摩罗什岂不是要哭死(我翻译的书你都没有看吗)。

大唐玄奘主题曲 真的想了解玄奘的历史还是别看《大唐玄奘》了
大唐玄奘主题曲 真的想了解玄奘的历史还是别看《大唐玄奘》了

第三,“乘”也是翻译,在梵文中原意为“道路、路径”,玄奘去那烂陀寺求的是什么呢?是《瑜伽师地论》“总摄三乘之道”。电影里也说了玄奘就是要求这本书,而这本书可不是玄奘第一个翻译的。北凉昙无谶译《菩萨地持经》10卷和南朝宋求那跋陀罗译《菩萨善戒经》9卷都是例子。

所以准确的说法不是去求大乘,玄奘精研《俱舍》、《摄论》、《涅槃》等经论,大小乘无不通达,但是不能贯通。他是去求统一。

西行这个一小时的段落是本片唯一的尿点,里面有两处莫名其妙的改编,一处是牵着瘦弱枣红马的老胡人变成了一个少女,和教主眉来眼去,不知道是要表现什么。另一处是石磐陀和玄奘休息时,石磐陀曾经动过杀念,是怕偷渡时玄奘被抓殃及自己,片中这个场景发生在晒葡萄干的荫房里,而文献中是在戈壁滩上。这么改编是为了说明故事发生在高昌国内?不得而知。

此外还有两处错误。在西行中有一个年轻客商从怀里掏出装着蚕叶和蚕的小盒子,说他是用纸将蚕籽粘在上面带出关的,还说了一段貌似很有哲理的话:“我的工作就是把东西从有的地方带到没有的地方去,就像我给你们带去你们没有的胡椒、胡麻、胡萝卜的种子。”他还说要去江南娶一个老婆,让她教自己如何缫丝、纺织丝绸。

胡椒、胡麻、胡萝卜这几个名字都出来了,种子我们还没有吗?胡麻是张骞带回来的,胡椒可能在魏晋南北朝时就已为我国所知,说明当时就已经见过,至于胡萝卜,是13世纪从伊朗引种的,所以问题来了,这个客商究竟多大岁数?

至于蚕桑西传,据拜占庭历史学家普洛科庇阿斯在《查士丁尼战史》中记载,是几个印度和尚在赛林达这个地方把蚕种带走的。我国的传说是西域某国迎娶我国公主,公主将蚕种悄悄藏在帽子里,边关将士不好搜公主的身,才将蚕种带出。

这个传说恰好是《大唐西域记》里写的,原文是:“王城东南五六里,有麻射僧伽蓝,此国先王妃所立也。昔者此国未知桑蚕,闻东国有也,命使以求。时东国君秘而不赐,严敕关防,无令桑蚕种出也。瞿萨旦那王乃卑辞下礼,求婚东国。国君有怀远之志,遂允其请。”

前一种比较可信,因为到了7世纪,萨珊波斯的斜纹纬锦技术已经传回我国了。至于娶江南老婆学习丝织,在唐朝好像有点舍近求远。因为当时丝织业还主要在北方,而江南的纺织业主要是生产布,娶江南老婆,不如娶米脂的婆姨。

玄奘离开高昌时,晚上到马厩去给自己的枣红马喂了一颗苹果。当时没有苹果,这样的苹果是欧洲品种,19世纪才传过来,在此之前只有柰,也就是林檎,这种中国种苹果小而圆,大概相当于今天所说的沙果。

再说说玄奘到了天竺之后的事。玄奘参加无遮大会是戒日王钦点,并非是寺内选拔,而且无遮大会不是十八天,是七十五天,“五岁一设无遮大会”。我国也有,始于北朝梁武帝,最著名的一次就是六祖慧能的徒弟菏泽禅师神会发起的顿渐之辩。

而玄奘回国时,印度僧人可不会像电影里那样:“我国佛教已经式微,正需要有人将其东传,发扬光大”。印度佛教式微是10世纪阿富汗入侵之后的事,此时还是很繁盛的。而且戒日王也不可能问玄奘《秦王破阵乐》是怎么回事之后就感慨“真乃统治万物之主”,道理很简单,如果唐太宗真乃统治万物之主,为什么佛陀没有降生于东土?

事实上,当时印度人拦着不让玄奘回国,用的就是这个逻辑。玄奘说要回国时,诸德咸来劝住,说:“印度者,佛生之处。大圣虽迁,遗踪具在,巡游礼赞,足豫平生,何为至斯而更舍也?又支那国者,蔑戾车地,轻人贱法,诸佛所以不生,志狭垢深,圣贤由兹弗往,气寒土崄,亦焉足念哉!”连片中那位慈祥的戒贤法师也是一样,认为东土“边方人也”。

所以这部电影实在是一厢情愿的盲目自信。而且片子里总有些匪夷所思的细节错误,片尾连玄奘究竟译了多少经书都说错了,而且既然都提到了《圣教序》,怎么不从《圣教序》之说玄奘西游“十有九载”,不得而知。

如果你对玄奘充满好奇,想要了解那段历史,还是莫看这部电影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