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水平如何】龚鹏程谈国学:如何应对今日国学乱象

2019-12-04 - 龚鹏程

我们这个时代讲国学,情况又当如何呢?

国学在大陆复兴,已经热了二十几年了。八十年代是一个向西方学习的时代。典型的标志性的作品是《河殇》,要抛弃黄土地,走向蔚蓝色的西方海洋文明。九十年代以后,大家开始谈国学。但是谈来谈去,真正的国学其实还没开始。真正的中国传统学问到底是什么样,有什么内涵?大家还不太清楚,可是就已经被二十年来各种各样的国学搞乱了头脑。

【龚鹏程水平如何】龚鹏程谈国学:如何应对今日国学乱象
【龚鹏程水平如何】龚鹏程谈国学:如何应对今日国学乱象

社会上有很多种国学,一是鸡汤式的,你们都知道我说的是谁。

还有一种是说书式的,一下讲三国一下说清史,一下讲《史记》一下讲《三字经》。我初来大陆教书时,就有节目组跑到课堂上录影,问我可不可以到百家讲坛去讲?我问他该是怎么个讲法?他说:我们观众的设定是中学生。不是中学生都来看节目,而是整个社会观众的水平就是普通的中学生,所以你不要讲理论、不要讲太深,要多讲故事、多用图卡。

我说,这样就用不著我讲啦,你最好去找中学历史老师,那最适合你的标准了。果然后来他们找了几位中学历史老师,反响都不错。但总体就是说书式的。

还有一种是玄谈式的,比如把儒道佛三教混为一谈。你跟他讲佛学时他跟你讲修行,你跟他讲修行时他跟你讲应世,你跟他讲用世他又跟你讲佛。完全没有家法,然后大谈修炼,体验,这是玄谈式的国学。

还有一些是世俗化的。世俗化的国学是什么呢?把厚黑学、成功学拿来讲国学,所以国学跟事业成功啊、企业的管理啊、心理愈疗啊都是结合的。有许多人花钱办国学班,然后卖大价钱,也有许多人出冤枉钱来听这种课。

另一种是风水命理数术的,也不是真正的国学,属于上一种的附庸,目的是消灾祈福,保佑平安发大财。

国学(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二)重新理解

我现在所说的新时代国学,当然不是要发扬这些,这些只是乱象,只会让人羞与为伍,根本懒得再谈国学。我们是要对百年来国学运动的拨乱反正,走另外一种方向。

新的重点是什么?第一是对于中国的学问、中国传统文化,还需要有重新的理解和诠释。早期的理解和诠释,是一种反的精神、打倒的精神。有些则根本没有内在灵魂,内在精神,只是一种文献考订材料。这,满足了我们学院里的学问操作,学术功业。

所以我们在学校里学的都是这一套。抄来抄去,考来考去,偶发议论也只是闲磕牙。钱钟书先生说现代学者“擅长把图书馆的书一一抄到我的书里,最终希望我的书将来能成为图书馆里的一本”,就是这样啊!你有什么别的本事吗?这个,距离发扬民族精神,还有很大的距离!

传统文化,这几十年来经过不断打倒、经过涂染各种东洋西洋色彩,目前我们到底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还了解多少?这个是我们这代的中国人要重新来面对的。

现在社会上还有许多的言论,荒诞幼稚,而人皆不以为异。譬如动不动就讲我们对于古代的东西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每个人都这样说,都觉的理所当然,不以为羞!什么?你觉得很有道理?那我问你,如果有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跟我说:龚鹏程,你学问很好,但是我要取其精华、去取糟粕。

你认为我该如何?我只能伸手打他一巴掌,喝道:“胡说八道,我的精华与糟粕你懂啊?”不是吗?现在人动不动就说要对古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却没衡量衡量自己是什么玩意。你比得上苏东坡吗?扪心自问,你跟苏东坡还有很大距离吧。苏东坡比得上庄子吗?庄子比得上孔子吗?你跟孔子的距离是火星跟地球的距离呀,开什么玩笑,人家讲什么你都听不懂,还精华糟粕呢!

学问的事,是唯佛能知佛、唯菩萨能知菩萨的,和别人不是一个境界,人家讲话你就连听都听不懂。现代人站在一个现代虚妄的进化高峰上,读古人的书,像改小学生的作业一样,这个地方叉叉,这个地方还可以。书不是这样读的,你只有真正能够了解人家在说什么,你才能受益。

而要了解大圣哲却是很难的,要花很多气力。像我教书,教李商隐、苏东坡,我觉得还能应付。若叫我教杜甫李白,我就我很吃力了。该怎么了解他、怎么描述他,很困难。感觉上是一只地上的狗在追天上的老鹰,跟不太上。

颜回说学孔子“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就是这种感觉。古人讲读书是要“尚友古人”,要跟圣贤对话。我们不需要朋友,因为朋友多半是害你的。但有些朋友不会害你,他们是古代的圣贤,我们在最孤独最寂寞的时候有这些朋友,我们真的可以跟他们对话,会得到更多的知识和体会。

可是假如这朋友说的话你都听不懂,你怎么跟他对话?所以,理解,重新理解传统,它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花大力气做的。

其次,我刚才说过我有一篇文章叫做《论一些有关中国文化的胡说八道》。就是除了态度上要认真、虚心,真诚地去理解传统,还要反省我们现今已有的认知。

现在一讲传统就是封建啊、专制啊、中国是父权社会啊、农业文明啊,这些胡说八道都是怎么来的?都是由西方发展出来,然后中国人根据西方人鄙夷中国的口吻,回过来骂自己的传统文化,所谓“汉人学得胡儿语,却立墙头骂汉人”。

(三)重理主脉

光知道要重新理解传统文化,还不够,还要知道须理解主脉。近百年国学运动最悲哀之处,就是它所发扬的所讨论的,大抵都不是原来中国文化最主干的部分。

如文学,我们努力地打倒贵族文学、打倒文言文。把这些都打倒以后,那还有什么中国文学可说呢?中国文学最重要的部分,已经被我们打倒了嘛!

而且,我们不但把小说戏曲讲得比古文与经典还重要,更要把经典民间化、浅俗化。一讲《诗经》,就说是民歌。《诗经》怎么会是民歌呢?那里面,雅与颂是民歌吗?这就三分之二不是民歌了。

其他那些“风”总是民歌了吧?谁跟你说风是民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的时代,君子指什么?君的儿子叫君子,公的儿子叫公子,公子的孙子叫公孙。所以仅这“君子好逑”一句,就表明了它不是民歌,是君子在求偶,所以到后面才会钟鼓乐之、琴瑟友之。谁家有钟鼓?民间有吗?这是基本常识呀!现代人竟完全没常识,一股脑把经典朝民间化、浅俗化方面靠!

说这诗只是讲男女慕恋,是情诗,则是浅俗化。牝杜相求,乃是动物性本能,鸟兽皆能之。故自来解经,都由男女之情说到人文礼义之教。现代国学则偏要拉下来,但知情欲之发,不贵礼乐之节,痛骂古人保守、迂腐,自趋下流还洋洋得意,浑不顾此诗以发乎情开端,而以止乎礼收结,故曰:钟鼓乐之、琴瑟友之。可见也是没常识的。

没常识的多哩!现代人一讲到魏晋,就魏晋风度、竹林七贤、崇尚清谈、破除礼法等等一大套。这也毫无常识。魏晋是什么时代,是世族门第社会呀!什么是世族门第社会?陈寅恪先生讲得非常清楚,它有两个条件,一,累世官宦,二经学礼法传家。所有世家大族,都是靠经学礼法才能成为世家大族的,所以经学礼法正是这个社会的骨干、支架,是社会结构的根本性因素,不守礼法就没有这个社会。

现代人却似乎没读过社会史,所以在谈文学时乱扯一气,什么个性自觉啊、跟五四一样破弃礼法啊。殊不知魏晋时期关于礼法的讨论,是他们文章中最重要的部分。“魏晋文章,善于说理”,对于礼的辨析,超过汉朝。经学呢?我们《十三经注疏》里面的注疏就多来自魏晋,如《论语》是何晏注的,《易经》是王弼注的,《左传》是杜预注,《谷梁传》是范宁注。

我们看《世说新语》,翻开第一篇就是德行。那些破坏礼法的放荡人物,皆是放在后面当八卦、当逸事讲的,且多带贬意,说明竹林七贤等人性格之鄙吝、偏狭等。

也就是说,近百年来发扬的都是小传统或偏统,如墨家、名家、法家、佛学、玄学、白话文、民歌、谣谚、民俗、市井文化、流氓造反、破除礼法人物等等。传统中最重要最核心的祭祀、礼乐、经学、教育、诗文,百年来却都受到很大的摧残。

例如传统孔庙书院都被废了,经也没人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是没有经学这个学科的。

祭祀呢?祭天祭地、祭三皇五帝,如今都难。今年九月三日我们在都江堰文庙办祭孔,山东曲阜还来了八个人,为什么呢?因祭礼久荒,已经不太会祭了,故来切磋。我上次祭孔时,岳麓书院院长朱汉民先生他们来看,说太厉害了,你们怎么会?我拿了一本《灌县志》给他,说祭孔是最简单的事。

为什么?因为文献俱在,历代都重视,是非常隆重的典礼,专书非常多。就是一本小小的方志,里面都有专门的记载呢!这些祭祀在中国传统上,是最主要的部分。“邦之大事,惟祀与戎”,对于天地鬼神先圣先贤,宗亲故祖都怀著一种敬畏之心,今则无矣。

诗文传统也断了。这几年忽然附庸风雅,各城市都找人做赋、立碑、志铭,而往往狗屁不通,令人笑破肚皮,感觉文脉真是断了。

教育。现在全国书院据说有三千多家,但是大部分的书院是原来的会所。现在会所不能办,就都改成书院了。还有房地产商打著书院旗号做土地开发。另有许多书院是蒙学,大教庸劣的《弟子规》。这些能叫书院吗?书院是讲大人之学的。现在把蒙馆当书院,而且还读《弟子规》,岂不荒谬?

以上这些传统文化中主要的东西,若理不顺、展不开,国学就只是清谈的话头,没有意义。至于学问,当然还是儒家,这是传统的主脉。避开儒学,尽去扯些禅呀密呀修呀证呀琴呀茶呀兵机呀管理呀风水呀命数呀,不是骗子,就是傻子。

(四)介入生活

这些传统文化,我们还要设法让它跟我们现代生活的脉络连接起来。

例如古代教育传统、教育精神之重新梳理,为的就是要用以改造我们病入膏肓的现代教育。所以得把它实际践行于我们的教育工作中。这样国学才能跟现代生活重新结合起来。其他可以类推。

只有这三步做完了。我们才可能恢复做最后一步:恢复中国原来的典章制度,建立一个新的社会政治秩序。但那就更晚了,前面的三步,我估计要花上三十年,才能有真正的成效。我老了,所以就要仰赖各位啦!

龚鹏程教授(资料图 图源网络)

龚鹏程小传:

龚鹏程,字云起,江西吉安人,1956年生于台北。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历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台湾南华大学、佛光大学创校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职。精通中国文学、中国史学、中国哲学、中国宗教,是当代享誉海内外华人世界的顶级学者和著名思想家,常以孔子自比、自励。

曾获台湾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杰出研究奖等。2004年起,任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龚鹏程自幼才华横溢,而且精通武术、书法,深广的学力贯通古今、融会中西,人称当今天下“第一才子”,每年著述约一百万字。迄今为止,正式出版的专著已有七十余种,主编著作不计其数。近期在大陆出版著作约三十种。

相关阅读
  • 【龚鹏程夫人傅一清】龚鹏程丨女人筋骨

    【龚鹏程夫人傅一清】龚鹏程丨女人筋骨

    2019-12-04

    女性书家,史籍可考者,第一位是西汉楚王的一位侍者,名唤冯嫽。但《汉书西域传》只说她“能史书”。这到底是不是写书法,似乎还难以确定,可是马宗霍《书林藻鉴》已迳行将之归入书人行列。大概此时书法艺术刚刚兴起。

  • 【龚鹏程欺世盗名】人民网专访龚鹏程:国学到底该不该商业化?

    【龚鹏程欺世盗名】人民网专访龚鹏程:国学到底该不该商业化?

    2019-12-04

    近日,人民网就什么才是国学、国学该不该过度商业化、国学的产学结合应该如何定义和推进等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学者龚鹏程。人民网历史上国学热几度沉浮、兴起,近些年国学热持续升温,各种冠之以“国学”的文化现象、学者及机构涌现。

  • 【龚鹏程夫人傅一清】龚鹏程丨女人筋骨

    【龚鹏程夫人傅一清】龚鹏程丨女人筋骨

    2019-12-04

    女性书家,史籍可考者,第一位是西汉楚王的一位侍者,名唤冯嫽。但《汉书西域传》只说她“能史书”。这到底是不是写书法,似乎还难以确定,可是马宗霍《书林藻鉴》已迳行将之归入书人行列。大概此时书法艺术刚刚兴起。

  • 【龚鹏程曾苏苏离婚案】龚鹏程先生就任山东大学讲席教授

    【龚鹏程曾苏苏离婚案】龚鹏程先生就任山东大学讲席教授

    2019-12-04

    4月24日下午,山东大学校长樊丽明在中心校区学人大厦会见龚鹏程教授,对其来校任教表示欢迎,并就山东大学的学术研究和学术交流等话题深入交换了意见。文学院党委书记张帅、院长杜泽逊参加了此次会谈。25日晚,龚鹏程教授做客文学院“新杏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