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烈士照片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2018-10-31 - 闻一多

“清华北大”共拍闻一多——用美空军胶卷拍下抗战后闻先生首张剃须照 闻一多先生这张剃掉长须后英姿勃勃的照片非常有名,在社会上被广为采用。1946年7月闻一多先生壮烈牺牲后,我多方追寻,才在上海将这张底片找到,送给有关人员了。

闻一多烈士照片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闻一多烈士照片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120照相机 清华北大 同学 快门速度 光圈 老师 闻一多全集 吴晗 西南联大 颈围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闻一多烈士照片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闻一多烈士照片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新闻

“清华北大”共拍闻一多——用美空军胶卷拍下抗战后闻先生首张剃须照

闻一多先生这张剃掉长须后英姿勃勃的照片非常有名,在社会上被广为采用。这张照片是谁拍的?是怎样拍成的?其实是很偶然的一次机会。

闻一多烈士照片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闻一多烈士照片 史料:社会上广为采用的闻一多的照片是谁拍的?

抗战时期,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大学迁到云南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那时,我在经济系学习,裘昌淞同学在历史系学习。我们同住一个宿舍,宿舍是土墙茅草顶的,内有8张双人床,共住16位同学。我和江文焕(江涵)烈士都在下铺,两床紧挨着,裘昌淞住在上铺,在江文焕的上面。

我那时常去旁听闻一多先生讲课,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我原来想象中的超凡脱俗的诗人,而是雄狮般的斗士。我和裘昌淞几乎一次不落地去听闻一多先生狮吼般的讲演。我曾将他的几次重要的政治性的讲演词记录下来,交给吴晗先生收入《闻一多全集》之中。我参加的一个社团——社会科学研究会,聘请闻一多先生担任导师,指导我们的理论学习。

为了闻一多先生的安全,我们经常在夜间他讲演后,护送他回家。有一次深夜,同学们护送他回西郊昆华中学。出大西门时,被守城的云南籍士兵所阻挡,我们让云南籍的同学出面说明:“我们是送老师回家的!”才得通过。意想不到的是,1946年5月西南联大结束,我们离开昆明后,闻一多老师惨遭特务杀害,血染翠湖之滨,壮烈牺牲。护送他的闻立鹤,奋起以身躯掩护,也身中数弹负重伤。

那时,联大的许多同学都靠贷金和打工为生。我虽有政府发放的贷金,但仅够吃饭,有时连吃饭钱都不够。我曾在校内的学生中心和中日战争史料征集委员会打工。裘昌淞同学则在校外兼过多种工作。有一次他在昆明大西门内的邮局打工时,大西门城楼上的军人到邮局办事,嫌邮局有所怠慢,就将邮局的糨糊桶打破。

他敢于挺身而出扭着该军人到所在部队索赔,取得成功。他买到一架旧的柯达120照相机。我虽然擅长摄影,却买不起照相机,经常借他的使用,那时昆明市场上的正品胶卷很贵,幸好有一种用美国空军航空摄影大幅胶卷裁剪而成的120简装胶卷,价格很便宜,只有正装的十分之一左右,而且质量很好,颗粒细致,感光速度很快,我们都买这种胶卷使用。

有几次昆明学生集会和游行时,我就借他的这台相机出去拍摄。有时我们俩人一起出去拍照,而且商量着拍摄的光圈和快门速度等。1945年秋,日军已经投降,一天下午,我们在西南联大新校舍南区东南角的小门内,看见敬爱的闻一多先生从东南门外进来,我们十分高兴。

他的胡子已经剃掉,身穿棕色长袍,颈围浅色围巾,围巾的一头垂在胸前,显得十分精神。抗战初期的1938年2月,闻一多先生参加湘黔滇步行团,从长沙和200多名师生一起历时68天于4月28日到达昆明,沿途没有剃胡子,到达昆明时已经是一副美髯了。

从此,他就将胡子留起来,说一定要等战胜日本鬼子以后才剃掉。1945年8月日本投降,闻先生得知此消息后,立刻到住处司家营附近的龙泉镇将蓄了7年的长胡子剃掉了。

我们笑着和闻一多先生说:闻先生我们给你照张相吧!闻先生也很高兴地说:好吧!我们就以东南门内他身后的土墙草顶的厕所为背景,给闻先生拍下了这张没有胡子的历史性的照片。裘昌淞同学手持相机进行取景,我建议采用何种光圈、快门速度和距离。

由于是高速底片,又是在有阳光的下午,我现在还记得采用的是1/100秒的速度、f11的光圈、1.5m的距离。在原照片的左角,还看得见厕所茅草屋顶的一角,不过在现在流行的这张照片上已经被修除掉了。

1946年秋,我们回到北京后,裘昌淞到清华读历史系,成了清华学子。我在北大读经济系,成了北大学生。但我们曾多次一起拜访吴晗老师,并且谈起对闻一多老师的敬佩和景仰。

1946年7月闻一多先生壮烈牺牲后,我多方追寻,才在上海将这张底片找到,送给有关人员了。

相关阅读
  • 闻一多色彩 闻一多《色彩》欣赏

    闻一多色彩 闻一多《色彩》欣赏

    2018-10-31

    《色彩》 闻一多生命是张没有价值的白纸,自从绿给了我发展,红给了我热情,黄教我以忠义,蓝教我以高洁,粉红赐我以希望,灰白赠我以悲哀,再完成这帧彩图,黑还要加我以死。从此以后,我便溺爱于我的生命,因为我爱他的色彩。

  • 闻一多名言 闻一多家书中的柔情

    闻一多名言 闻一多家书中的柔情

    2018-10-31

    1938年1月,闻一多接到时在汉口任国民党政府教育部次长的顾毓琇的邀请,邀请他到战时教育问题研究委员会工作,这个机构是作为最高当局的咨询机构。闻一多拒绝,他不愿做官,也不愿离开清华。在这个问题上,闻一多夫人高孝贞和他不一致。

  • 闻一多诗集 闻一多先生的《端午考》及其他

    闻一多诗集 闻一多先生的《端午考》及其他

    2018-10-31

    又在网络上找了一遍,没有什么其他好的完整的考证著作,只有黄石先生上世纪60年代做过一部《端午礼俗史》,收在对岸一套民俗丛书之内,论证详切,而且有自己的看法。黄石在30年代就是社会学家吴文藻先生“燕京社会学系”大旗下的重要一员。

  • 闻一多的七子之歌 花都一隅昆明闻一多公园:市民游憩的文化氧吧

    闻一多的七子之歌 花都一隅昆明闻一多公园:市民游憩的文化氧吧

    2018-10-31

    公园内的闻一多、朱自清旧居。记者杨艳辉名人旧居、文化浮雕、园林景观闻一多公园作为融合昆明历史文化和休闲游憩功能的城市公园,目前已完成“闻一多、朱自清”旧居修缮,下一步有望通过建设“闻一多纪念馆”进行场景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