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氏庄园的历史 《牟氏庄园》:中国家族制度的衰败史

2018-11-19 - 牟氏庄园

家族制度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它的封闭性和自足性,既是独特的存在也是“东方奇观”,这一现象蕴含了丰富的文学性资源。小说从争夺家族权力切入,不仅使小说一开始就激烈紧张,而且通过权力关系充分地展示了当事人的性格和心理。这一设定使小说起势奇崛,气象不凡。

牟氏庄园的历史

自《红楼梦》问世以来,家族小说便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学传统。这一文学传统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在20世纪的文学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文学的实践条件虽然发生了重大变化,虽然红尘滚滚的当下世俗生活为小说创作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现实资源,但以《白鹿原》为代表的家族小说,证实了这一传统仍在承传和光大。

现在我们读到的衣向东的长篇小说《牟氏庄园》,同样是一部典型的家族小说。这部小说的发表,使作为作家的衣向东令人刮目相看,或者可以做出这样的断言:衣向东因这部作品进入了当代中国优秀作家的行列。

一般来说,家族小说是文学“史传”传统的一部分,家族的兴衰总是联系着国家的命运,总是通过家族的历史演绎社会历史的动荡变迁。似乎也只有如此,家族小说才会获得合法性的判断和评价。《牟氏庄园》当然也没有脱离这一传统的结构框架,但不同的是,这部小说将牟氏家族衰败的社会历史原因,置放于背景的地位,军阀掠夺、农民暴动、日军侵入等,并没有构成小说的主体框架。

它主要叙述和着意刻画的还是牟氏家族内部的矛盾和争斗,或者说,这个家族即便没有外部力量的侵入,没有社会的风雨飘摇,祸起萧墙也足以使这个中国最大的地主家族走向最后的没落。

小说对牟氏家族内部矛盾的设计,不仅显示了作家非凡的艺术想像力和驾御长篇小说的能力,还显示了作家对中国家族衰败历史的独特理解。

《牟氏庄园》作为一部优秀的作品,说到底还是在于它的文学性。家族,是以血统关系为基础的社会组织。但在中国的传统社会,家族不仅是社会最稳定的基层单位,同时,家族制度也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它的封闭性和自足性,既是独特的存在也是“东方奇观”,这一现象蕴含了丰富的文学性资源。

小说从争夺家族权力切入,不仅使小说一开始就激烈紧张,而且通过权力关系充分地展示了当事人的性格和心理。这一设定使小说起势奇崛,气象不凡。

当然,如果大而化之地评论这部作品的话,小说取得的最大成就,或者最大的“看点”,就是成功地塑造了牟氏家族掌门人姜振帼的形象。这是一个具有超凡魅力的女性,是20世纪处于前现代社会中国的奇女子。在丈夫牟金在世的时候,她并不显山露水,她只因美丽而成为家族男性的欲望对象。

丈夫去世后,她争得了权力,并通过占地事件、处理家族纷争、与官府斗争、解救族人等,赢得了家族的信任,树立了个人一枝独秀不能取代的地位。当然《牟氏庄园》不只是一部表现家族权力斗争的小说,姜振帼也不是一个权力欲望强烈的女“光棍”。

在这个女人身上,既刚烈凛然也柔弱多情。她承受着长辈和婆婆的欺压,承受着青年丧夫、中年丧子丧女的苦痛,压抑自己和教书先生不曾言说的情感,一个女人能够承受的苦难她几乎都集于一身。在这个意义上,这是一部在人物塑造、情节处理都达到了极端化和绝对化的小说。在文学的意义上姜振帼站立起来了,但牟氏庄园却无可挽回地坍塌了。

对中国的家族制度来说,无论有多少姜振帼式的家族英雄,都不能免于它最后的终结。家族内部的斗争、道德的沦丧、人丁的萎靡,都预示了家族内部难以拯救的危机。而时局的混乱,外敌的入侵,也预示了包括家族制度在内的中国前现代社会的最终解体。

即便是极力挽救家族命运的姜振帼,最后也失去了对农耕时代建构的“牟氏王朝”的兴趣,她久住象征现代社会的都市,不惜巨资购买洋楼,对现代都市流连忘返挥金如土乐不思蜀。这既是象征也是隐喻。因此,《牟氏庄园》是在家族内部的意义上,揭示了中国家族制度衰落的历史和社会发展趋势的。

当然,一部作品的独特性和文学价值,总会与缺憾相伴随。小说的家族题材,总有难以掩盖的《红楼梦》的影子。小说的主要人物姜振帼就像她喜欢的《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一样,她要学习王熙凤是可以理解的,但作家在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如果过多地留有王熙凤的痕迹,就损害了作品的创造性价值。

这一点确实构成了小说的某种遗憾。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牟氏庄园》是最好的长篇小说之一,也是衣向东迄今为止最好和最值得关注的作品。(孟繁华文学教授)

相关阅读
  • 牟氏庄园电话 牟氏庄园分集剧情介绍31

    牟氏庄园电话 牟氏庄园分集剧情介绍31

    2018-11-19

    牟氏庄园家下一代亲睹了牟银的悲惨情景,对四爷愤然不满,但碍于辈份,又无可奈何,几位少爷把怒气和矛头对向牟新。牟昌更是与牟新动手打了起来。幸得王先生赶到,把二人劝开。牟新回家后,情绪压抑至极,借酒浇愁,摔了一地的东西。

  • 莱阳至牟氏庄园 牟氏庄园春节期间旅游火爆 实现2018“开门红”

    莱阳至牟氏庄园 牟氏庄园春节期间旅游火爆 实现2018“开门红”

    2018-11-19

    胶东在线2月23日讯(记者冯海玉)23日,记者从烟台牟氏庄园管理处了解到,从除夕至初六,牟氏庄园接待游客2.5万余人次,门票收入105万余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65和66,实现庄园2018年开门红。

  • 牟氏庄园之谜一姜振帼 牟氏庄园女当家姜振帼

    牟氏庄园之谜一姜振帼 牟氏庄园女当家姜振帼

    2018-11-19

    姜振帼,出生于1882年,黄县城(今龙口市)姜氏望族的千金小姐,庠生姜聘三之胞妹。自幼聪颖过人,虽未受过正规教育,但受家庭环境影响,颇有些文化功底。《三字经》、《女儿经》、《论语》、《孟子》、《古文观止》。

  • 牟氏庄园简介三大怪 牟氏庄园“三大怪”

    牟氏庄园简介三大怪 牟氏庄园“三大怪”

    2018-11-19

    牟氏庄园共有六个大院,既自成体系,又互相连接。各院四至六进不等,皆以中门相贯,侧有通道相连,房屋重重叠叠,疏密有致,井然有序,浑然一体。建筑工艺十分精湛,尤其石砌墙雕琢精细,光滑平整(每块石料费资1斗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