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河海大学】佳人难再得:龚鹏程书法展印象(组图)

2019-12-04 - 龚鹏程

现在每年全国各地的书法展,少说也有上千场,凭什么说龚先生这个展最值得一看? 首先因为这是一次诗文与书法最完美的结合。 中国古代书法,当然都是与诗文结合的,兰亭序、大唐中兴颂、赤壁赋、寒食帖……哪一个是单独写出来表现其书法艺术?如今时衰道丧、文脉已断,书家能诗文辞赋,或文人能染翰挥毫,都已成了凤毛麟角的稀罕事。回望过去诗文书法相结合之境界,如隔云端,乃是貌不可及的理想。

龚先生这次展览,却把理想又化成了现实。他的西湖诗、运河赋、翰林书院记,以及各色函札、题识,点染文字,真是触手生春,机妙非常。现代书坛,谁还能如此呢? 同时,这也是一次学者味与文人气的完美结合。 龚先生学术地位崇高,此次展览即展出了他的著作九十八种,洋洋大观,令人有望洋之叹。

尤其是他四十年前读大学时期的著述手稿,钻研擘积之工力,弥堪赞仰,是此次展览一大亮点。 但历来“学者”与“文人”常不是一路的,一重工力,一显才情,因此摩擦不断,直到清末同光诗人才提出“合学人与诗人为一”的口号来。

但能做到的,毕竟绝少。龚先生精研学术,却不因此汩没了性灵;文人之才慧,也未使他少了笃实之工夫,故能兼学人与文士之长,这次展览即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如其题少林寺混元三教碑、汉画像石、门神图、南华大学无尽藏图书馆等,都广涉考证而又富有情韵。诗文之用典使事,掉书袋也都掉得浑脱无迹,即使放在古代文人与学人中也都是罕见的。 当然,书法展是否成功,还须看书艺本身之造诣。

过去我们有一流行之偏见,把书法当专业看,说某人是文人书法或学者书法,似乎就是说其人乃业余玩票。这自然是错误的,但学者文人在书艺技法上确实不如专业书家精湛,才使得专业书人有了借口。

可是龚先生这个展览却使得这个偏见再也无法存在。他深入笔墨传统,擅长各种书体与技法,正草隶篆,纵横如意。龚先生把这次展览定名为墨家,我觉得就展现了他在笔墨一道上不但汲古功深,且已自成一家的自信。 而更难得的,是他对“法”与“悟”的体会与表现。

书法家精研八法的,常不免被法所缚;善于解悟的,又常缺乏法度。龚先生法度精严却又能显性灵,实为异数。难怪上海师大祝亚平教授说“现场极度震撼!那些字,无论大小,不拘书体,或秀或媚,或苍或拙,都透着灵气,仙气。”

这次展览还是一次作品创作与书学理论的结合。 龚先生提倡“文士书”,对书坛不乏针砭。这次展览,配合了一场龚先生的学术演讲,阐释文士书的内涵并指引未来的方向。对书坛弊端的揭露,非常深刻;现场也是极具震撼的,令人深入理解到了现今书坛大老、著名文化人之不学。龚先生向以知行合一见长,喜欢把个人工作化为社会文化运动,这次便是个范例。

相关阅读
  • 【龚鹏程水平如何】龚鹏程谈国学:如何应对今日国学乱象

    【龚鹏程水平如何】龚鹏程谈国学:如何应对今日国学乱象

    2019-12-04

    我们这个时代讲国学,情况又当如何呢?国学在大陆复兴,已经热了二十几年了。八十年代是一个向西方学习的时代。典型的标志性的作品是《河殇》,要抛弃黄土地,走向蔚蓝色的西方海洋文明。九十年代以后,大家开始谈国学。

  • 【龚鹏程欺世盗名】人民网专访龚鹏程:国学到底该不该商业化?

    【龚鹏程欺世盗名】人民网专访龚鹏程:国学到底该不该商业化?

    2019-12-04

    近日,人民网就什么才是国学、国学该不该过度商业化、国学的产学结合应该如何定义和推进等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学者龚鹏程。人民网历史上国学热几度沉浮、兴起,近些年国学热持续升温,各种冠之以“国学”的文化现象、学者及机构涌现。

  • 【龚鹏程书法】中国日报网对话龚鹏程:说古论今谈书法

    【龚鹏程书法】中国日报网对话龚鹏程:说古论今谈书法

    2019-12-04

    中国日报网6月22日电 中国书法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与中国的文字、文学、文化历来就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提倡“书卷气”的中国文人书法的身份却略微尴尬,是指非书法家协会会员的书法从业人员之外的,有文化影响的人所写的毛笔字。

  • 【龚鹏程评价】龚鹏程|文人菜

    【龚鹏程评价】龚鹏程|文人菜

    2019-12-04

    新月社,是现代文学中有名的社团。我则以为它也可以视为文人以吃喝结社的当代代表。它是指以《新月月刊》社为核心的一个文人群体。也包括了徐志摩、闻一多主持的《晨报副刊诗镌》,徐氏与陈梦家办的《诗刊》,胡适的《努力》社、《独立评论》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