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2019-01-12 - 王玉川

温胆汤是临床常用的一首古代名方,由生姜、半夏、橘皮、竹茹、枳实、炙甘草六味药物组成。前人立方之初,用于胆寒不眠证,故名温胆汤。例如《千金》、《外台》并谓“大病后,虚烦不得眠,此胆寒故也”,宜服此温胆汤。

《外台》标明其方源于《集验方》。成书于南宋淳熙元年的陈无择《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以下简称《三因方》),在“虚烦证治”和“惊悸证治”条下所载之温胆汤,即是由陈皮、半夏、茯苓、炙甘草、竹茹、枳实、生姜、大枣,共八味药物组成。

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与《集验方》相较,多茯苓、大枣,与二陈汤相较则多竹茹、枳实、生姜、大枣。其为宋代医学发展的产物,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三因方》对温胆汤主治证及其病理的论述,也表明了这一点。《集验方》仅仅把它看作是大病后,胆寒而见虚烦不眠证的康复用方。

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三因方》则说:“主治心胆虚怯,触事易惊,梦寐不祥(即做恶梦),或异象感惑,遂致心惊胆慑,气郁生涎,涎与气搏,变生诸证;或短气悸乏,或复自汗,四肢浮肿,饮食无味,心虚烦闷,坐卧不安。

”以为凡是心胆虚怯之证,皆可服用,不必限于大病之后。并指出“气郁生涎,涎与气搏”,是其适应证的基本病理。气血运行不畅,自在不言之中,而“胆寒”之说则不再提及。后来,明清医家大多沿用此方,并在临床应用上提出不少加减化裁之法,如心虚神怯者加人参,烦热者加黄连,失眠者加枣仁,痰滞者加胆星,等等。

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随着温胆汤的方药组成、主治证及病理机制的认识等一系列的改变,对于方名和药理作用的解释,也必然会作出相应的改变。例如,《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说:温胆汤“方以二陈治一切痰饮,加竹茹以清热,加生姜以止呕,加枳实以破逆,相济相须,虽不治胆而胆自和,盖所谓胆之痰热去故也。

王玉川名医的失眠方 王玉川:温胆汤的命名与主治证及其它

命名温者,乃温和之温,非温凉之温也。若谓胆家真畏寒而怯而温之,不但方中无温胆之品,且更有凉胃之药也。”以为温胆汤是清热祛痰之剂。显然,这是针对《三因方》的温胆汤证来说的,若以此释《集验方》温胆汤证,则并不确当。因为任何一味中药的功能都是多方面的,《集验方》用竹茹未必为了清热,用生姜并非只是为了止呕,用枳实也决不是为了破逆。

综上所说,南北朝姚僧垣以为温胆汤证的病所在胆,病性属虚寒,而后世医家以为病所在心,病性不属虚寒而属痰热。胆病与心病,相去甚远,寒证与热证则正好相反,这在理论上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演变!

二、现代研究进展

近十年来,有关温胆汤加减应用的临床报导甚多,据不完全统计,见于全国各家中医期刊者即有六十余篇(因限于篇幅,恕不一一介绍)。其所治病证,除“虚烦不眠”之外尚有:嗜睡多眠、夜游症、眨眼症、斜视(外展神经麻痹)、神经衰弱、梅核气、眩晕、耳鸣、高血压、偏正头痛(神经性头痛、血管性头痛等)、中风(包括脑卒中、脑溢血、脑血栓形成、脑栓塞)、癫狂(精神分裂症)、癫痫、风心病、冠心病、心绞痛、心律失常、心肌炎、惊悸、神经性呕吐、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尿毒症、慢性淋巴结炎、慢性咽炎、哮喘、肺炎、妇女更年期综合症、脏躁、带下、闭经、妊娠恶阻、小儿受惊抽风、小儿厌食,等等。

此外,还有用抬头部损伤、腹部损伤、肋骨骨折、四肢骨折者。

内、外、妇、儿各科中西医病证名合计约有四十余种,涉及多个脏腑组织系统,而以中医的心脑血脉系统的病证占有较大比例。有学者指出,这是辨证论治、异病同治原则的实用价值,在温胆汤临床研究中的具体体现。

与此同时,学者们对温胆汤方名与性能问题的探讨,也作了不少工作。其主要观点或主张,约之不外如下数说:(1)温胆汤之“温”,是温和之意,非寒温之温;(2)名为温胆,实际是清胆和胃;(3)胆气虚寒,疏泄不利,胃气因之不和,致生痰涎。

温胆汤功能和胃祛痰涎,痰涎消、胃气和,则胆气自温;(4)温胆汤的功能在于降胃气,胃气降则胆逆自除,此即所谓胆随胃降也;(5)胆为少阳之气,治宜和解,故温胆汤实为和解之剂。如此见仁见智,各执一端,迄无定论。

我们认为,这些见解多能自圆其说,而在实际上都是《删补名医方论》的翻版或发挥,与《集验方》温胆汤以温性药物为主的情况并不相符,与当初命名之意相去甚远,而且论不及心,与《三因方》相较亦颇有倒退之嫌。

三.、我们的考证和发现

最早记载温胆汤的方书,是南北朝姚僧垣的《集验方》。其所以命名“温胆”,是针对“胆寒”而来的,方药组成亦以温性药物为主,因此,它是符合“寒者温之”的辨证论抬原则的。

那么,南北朝医学在脏腑辨证方面具有怎样的特色呢?《删繁方》的作者谢士泰,与《集验方》的作者姚僧垣,都是南北朝的名医。《删繁方》独具特色的脏腑辨证模式,即是:凡皮、肉、脉、骨、髓等脏腑以外组织器官的疾病,“实则热,虚则寒,热则应脏,寒则应腑”。

(一)“删繁论曰:夫五脏六腑者,内应骨髓,外合皮毛肤肉。若病从外生,则皮毛肤肉关格强急。若病从内发,则骨髓疼痛。然阴阳表里,外皮内髓,其病源不可不详也。皮虚者寒,皮实者热。凡皮虚实之应,主于肺、大肠。其病发于皮毛,热则应脏,寒则应腑。”

(二)“论日:夫肉虚者,坐不安席,身危变动。肉实者,坐安不动,喘气。肉虚实之应,主于脾胃。若其脏腑有病从肉生,热则应脏,寒则应腑。”

(三)“论日:凡脉虚者,好惊跳不定。脉实者,洪满。凡脉虚实之应,主于心、小肠。若其脏腑有病从脉生,热则应脏,寒则应腑也。”

(四)“论日:骨虚者,酸疼不安,好倦。骨实者,苦烦热。凡骨虚实之应,主于肾、膀胱。若其脏腑有病从骨生,热则应脏,寒则应腑。”

(五)“删繁论日:髓虚者,脑痛不安。髓实者,勇悍。凡髓虚实之应,主于肝胆。若其脏腑有病从髓生,热则应脏,寒则应腑。”

以上五条引文,认为髓与肝胆之间,有着特定的相应关系;髓病表现为实证、热证者,应当从肝论治;表现为虚证、寒证者,应当从胆论治。这是指髓病而言,却并不意味着肝病只有实证、热证而不会有虚证、寒证;胆病只在虚证、寒证而不会有实证、热证。

《删繁方》的这种“热则应脏,寒则应腑”的理论,无疑即是南北朝医学的特色,即是《集验方》温胆汤命名及其主治证属性的依据。换句话说,由于大病后虚烦不得眠者,在南北朝通行的辨证论治模式里,被认定为“髓虚、胆寒证”的表现,服用生姜、半夏、橘皮、竹茹、枳实、炙甘草组成的方剂能治愈此证,故称此方为温胆汤。

四、《删繁方》的启示

读了《删繁方》的上述条文,不但使我们弄清了《集验方》温胆汤命名之真谛,而且对《三因方》温胆汤的主治证,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理解。

《删繁方》所谓“凡髓虚实之应,主于肝胆”,“热则应脏,寒则应腑”,只是脏腑辨证模式里的归类方法,而“有病从髓生”一句,即病生于髓,才说到了病证的关键所在。故名日肝热而其实是“髓实”,名日胆寒而实际是“髓虚”。

其“髓虚者,脑痛不安;髓实者,勇悍”之说,显然与《灵枢·海论》“脑为髓之海……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之论,是一脉相承的。“髓虚者”即是髓海不足,即是脑虚;“髓实者”,即是髓海有余,即是脑实。实者邪气盛,虚者正气衰。故温胆汤名为治胆寒,实则治脑之正气不足。至于脑病之实热者,自当采用清肝泻热之方。

脑的功能,在中医古籍里又往往归属于心,即如《素间·灵兰秘典论》所谓“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故主明则下安,主不明则十二官危”。而《素问·痿论》说“心主身之血脉”,《素间·五脏生成篇》亦有“诸血者皆属于心……心之合脉也”之说。可以看出脑、心、血脉三者之间的关系。

从现代临床报导应用温胆汤加减有效的病例来看,如风心病、冠心病、心绞痛、心律失常、高血压等,在西方医学从来就是属于心血管病的,就是脑血栓形成、脑卒中之类的脑病,按照现代国际公认的说法也都是属于心脑血管病范畴的。《三因方》论温胆汤方证,不说“髓虚”,不说“此胆寒故也”,而说“心胆虚怯,触事易惊……心虚气闷”,把证治重点归属于心,并提出“气郁生涎,涎与气搏,变生诸证”的病理学说,无疑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相关阅读
  • 王玉川简历 著名中医学家王玉川逝世 系首届国医大师

    王玉川简历 著名中医学家王玉川逝世 系首届国医大师

    2019-01-12

    北京中医药大学官网4月1日发布讣告,国医大师、著名中医学家、《内经》及中医基础理论专家、北京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政协第五、六、七、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王玉川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4月1日凌晨4时7分在北京逝世。

  • 中医养生学王玉川 中医养生学·王玉川

    中医养生学王玉川 中医养生学·王玉川

    2019-01-12

    丁香文档用户不得侵犯包括他人的著作权在内的知识产权以及其他合法权利。如果由于用户上传的文档、视频等未经著作权人同意擅自对他人的作品进行全部或部分复制,修改,改编,翻译,汇编等,有可能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权时。

  • 中国易经大师王玉川 国医大师王玉川:中医养生7论

    中国易经大师王玉川 国医大师王玉川:中医养生7论

    2019-01-12

    养生不拘法,尽在生活中王玉川中医养生七论王玉川,男,汉族,1923年9月出生,北京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教授,1943年3月起从事中医临床工作,为首都国医名师。2009年,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首届国医大师。

  • 内经讲义王玉川 我的学科前辈王玉川

    内经讲义王玉川 我的学科前辈王玉川

    2019-01-12

    20年前,对中医还是一片茫然的我进入北京中医药大学成为一名普通的五年制学生,开始了我的学医之路,在本科读书期间,一次冒失的内经教研室求医经历,使我对《内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锲而不舍地在内经教研室读硕读博直至留校在内经教研室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