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永青抄袭案最新消息】再审叶永青抄袭事件

2020-01-04 - 叶永青

近日,叶永青抄袭事件日益升级,不少人开始界定抄袭与借鉴的界限。毋庸置疑,叶永青的作品就是在抄袭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希尔文的作品。创作的抄袭虽然不像论文那样可以查重,但是如果其构图手法、画面内容与原作趋于一致,那必然是抄袭,就好比论文当中其框架与文章内容有大篇幅复制。

此外,也不可排除的是挪用与借鉴而反应不一样的艺术概念,比如达达主义、转借主义。但这类表现形式是建立在自身广泛的认知基础上,对自身文化重新认知与审视。

然而叶永青对待比利时艺术家的作品并未有任何地方显示出是对其价值的致敬,或者是重新认知,或者是审视。这种不加“注解”的表现需要再次强调,他就是在抄袭。然而在艺术抄袭实例中,还有相当多“深藏功与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因未被指控尚未完全浮出水面。这件事情其实并不是抄袭那么简单,要想讨论清楚这件事,我们还需要回归到美术发展的原点上来。

西方现代艺术是在工业文明的基础上进行的,也是在艺术本体发展规律上顺势演进生成的。而中国并不存在现代艺术滋生的土壤,其完全根植于西方。随着改革开放冲破思想的禁锢,一大批西方现代哲学与现代艺术涌入中国,促进了中国现代艺术意识的萌生。

此时,所谓中国的现代艺术只能是在模仿与抄袭中前行。而一些美术批评家顺势开始了“自吹自擂”,盲目高捧中国现当代艺术。此时中国大众就像是盲人摸象,了解一些最新国际动态的人揠苗助长,最后,中国现代艺术就在这种并不适宜的环境中艰难生存。

因此,抄袭是星星画展到'85美术新潮以来的一股潮流,而叶永青只是众多抄袭者当中的一位,在潮流中我们很难保证谁不会抄袭,因此,叶永青的“罪行”并不是单方面原因造成的。

抽象艺术、装置艺术、拼贴艺术无论哪一种形式,西方艺术家都运用过。那么,学习与抄袭他们的艺术形式为何能被捧到如此高的地位呢?无疑存在着制造这些“神话”之人,这些人可能是市场,可能是一些盲目的艺术批评工作者。

市场是将艺术品当成商品,艺术批评自然成为了“蒙蔽”大众的一种手段。因此,批评家们自然就会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思想套用在中国现代艺术界,用一种玄而又玄的理论拔高中国现代艺术在中国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因此,大家都没有回到原点思考,这种借鉴而来的艺术到底价值几何?

不禁有人会问,中国绘画传统中,大部分艺术家的初学阶段不就是在临摹吗?的确,中国传统绘画强调通过临摹的手段学习,尤其是明末之后,笔墨成为艺术作品锤炼的重点对象,因此谁的笔墨表现更为出色,其艺术水平即为高。

然而何为现代艺术?艺术在古典时期,艺术作品可以学习乔尔乔内《入睡的维纳斯》那样古典与平衡,然而如果将同样的构图与内容放在现代主义艺术潮流中,那就是抄袭,原因在于现代艺术的生命就是否定传统,艺术形式必然是推陈出新。

因此,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现代美术运动其实不能将艺术作品看成有多高的水平,因为大量的作品或多或少地都存在着模仿或抄袭的现象。因此,我们只能将当时的美术界作为中国的一股艺术思潮看待。这是一场思想解放,并不是艺术的创新之路。如果将这些艺术作品价值抬得过高,隐性证明了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界的能力过低。

这次抄袭事件的披露,也给中国批评界敲响了警钟。比利时画家克里斯蒂安·希尔文的作品在西方现代艺术领域并不具有前沿性价值,抄袭后的作品反而价值非凡,这种现象正常吗?我们将西方艺术理论套用以抬高艺术家作品的价值,那必然会被残酷的现实击垮。

因此,无论是艺术家还是批评家,要从艺术史角度与国际化视野看待艺术发展的诸多问题,我们才能在抄袭浪潮中保持冷静与清醒的头脑。尤其是艺术批评家,要以身作则,按艺术的发展规律进行有效的阐释、总结,不能一味追捧,否则抄袭的作品也会因为被盲目地抬举过高而闹出笑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