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2019-03-22 - 大慈寺

20多年前,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单位就在大慈寺对面,那是一家研究所,工作并不繁重,离家也不远,所以,很喜欢去大慈寺喝茶。那时大慈寺的大门面对蜀都大道,走不多远便是春熙路,大慈寺大门当时上面挂得有牌子,写的是成都博物馆,门票好像三毛钱还是五毛钱?后来才改为寺庙,不收费了。

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单位里的人中午有午休习惯,可是我没有午休习惯,整整两小时空闲,闺蜜在另一家单位工作,离我不远,于是,两个单身妹常约在一起。去哪里呢?当然最好的地方只有大慈寺,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又能聊天又有得吃,而且不贵。

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中午,闺蜜常常骑了单车跑来,我则走路,穿过马路便是。记得那时大慈寺有三进大院,一院比一院宽阔,有时我们没有吃午餐,便约了到最里头那进院子喝茶,顺便吃饭。这院子从侧面进去,放眼一看,四周是一圈矮的瓦屋,瓦屋檐下有一架七里香,拐了个直弯过来,花架下有很多木桌竹椅,春天的时候,才走进院,便传来阵阵馨香,花架下喝茶,白色花瓣儿便飘落到盖碗茶里。

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通常这院都是人声鼎沸的,每桌几乎都有人,很少有空缺,每桌自说自,各听各,每个人声音都很大,叫人端壶送水的,喊吃臊子面或素面条的,掏耳朵的,叫卖豆花的,喝完走人的,进来找座位的,个个出入其间,居然也能做到彼此不妨碍,这是四川茶馆的一大特色。

大慈寺门票 龙门阵|当年大慈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我们基本不点正餐,一向把零嘴当正餐:豆花儿,凉面或者凉粉。

现在有时我想到,换成如今去高档酒店,如若聊天,点餐,还这么大声武气,嗑瓜子喝茶,仰躺在椅子里,坐没坐相,早就被人侧目了。所以我还是最爱成都公园空坝坝里,河边空坝坝的那些茶馆,接地气啊。而人,接了地气儿才能活得活泛啊。

那时我和闺蜜有时也嫌露天茶馆吵,因为都各自恋爱了,交换点小秘密,需要到更安静的地儿去。于是,我们有时在各自单位的食堂吃了饭再来大慈寺,便带了自己的玻璃杯,再带份报纸,想来那时已经是油腻青年了,只不过保温杯是玻璃杯。

大慈寺东侧厢房边,有好几株银杏树,有一个小小的八角亭,有时也到二进院,那里没有茶馆,也有几株高大的银杏树,比较安静,我们先靠着大树读报,读完后当垫子坐下,然后开始聊天儿。有那么一两年的功夫,除了冬季,其他季节都算是温婉的,两个也算得上温婉的女生,在大慈寺的银杏树下,我织着毛衣,给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织的,闺蜜已经谈了又吹,絮絮叨叨跟我讲述着前男友和现任。

20年前的大慈寺马路对面,是东风电影院,电影院的旁边有一块空地,空地外边是一排围墙,有一年空地忽然变成了一方小小的水稻田,估计也就一分地,水稻田前面是茶馆,修了一座茅屋,一个水车,看见过水稻田碧绿如洗,然后金黄一片,风吹来,簌簌抖,最后不知那家茶馆消失之前,收割了多少公斤稻谷。

相关阅读
  • 成都大慈寺求什么灵 大慈寺与太古里 成都的一千年前和一千年后

    成都大慈寺求什么灵 大慈寺与太古里 成都的一千年前和一千年后

    2019-03-22

    照片上的这一对夫妇就是梁思成和林徽因,他们当时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梁思成30岁,林徽因27岁,正好是在北平展露他们在建筑上才华的时候。这张照片过去六七年以后,我们切换到这张照片来看,这张照片当时已经是抗日战争爆发时候了。

  • 大慈寺和文殊院哪个灵 友邻的太古里与大慈寺

    大慈寺和文殊院哪个灵 友邻的太古里与大慈寺

    2019-03-22

    听闻成都远洋太古里很长时间了,后又知紧邻太古里的是大慈寺,前段时间去成都刚好有个大半天的时间,就去逛逛吧 当天到的成都,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春雨,倒也无妨,地铁过去。出地铁就有指引牌,直接到达太古里的负一层。

  • 大慈寺四川省文物 大慈寺[四川]

    大慈寺四川省文物 大慈寺[四川]

    2019-03-22

    现在山门上的“古大圣慈寺”五字,落款日期为光绪六年(1880年)腊月初八,距今已一百二十多年,这说明该匾并非民间传说的唐玄宗或唐熹宗所书的御匾。古匾高约70厘米,长约3米,为红石雕刻而成。年款为“光绪六年佛成道日”(即农历腊月初八)。

  • 大慈寺北片区拆不拆 大慈寺片区:拆不拆 一切由产权所有人来定

    大慈寺北片区拆不拆 大慈寺片区:拆不拆 一切由产权所有人来定

    2019-03-22

    三年前,锦江区全国首创模拟拆迁引起全国关注。记者昨日获悉,锦江区政府目前正在对大慈寺片区及东大街盈嘉地块进行模拟拆迁工作。据悉,这次拆迁将逗硬退出机制,强化规则公信。锦江区危旧房改造中心副主任文劲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