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罗巴滑跪三条痕 承诺——德罗巴自传(十三):“切尔西?我绝对不去!”

2018-11-25 - 德罗巴

2004年3月,我听说有一家俱乐部对我很感兴趣。那是一次新闻发布会之后,我不记得为什么召开发布会了。一名法国记者走到我身前,对我说:“我听来了一个小道消息,貌似有一家英格兰球队对你报价了。”

“真的吗?”

德罗巴滑跪三条痕 承诺——德罗巴自传(十三):“切尔西?我绝对不去!”
德罗巴滑跪三条痕 承诺——德罗巴自传(十三):“切尔西?我绝对不去!”

“是的,而且很多很多钱!多到马赛一定会放你走的。”

“啊,别担心,我不会走的。我哪儿也不去,”我回答道,还半开玩笑地说,“我给你保证。”

我完全没有把那位记者的话当回事。我离开了现场,再也没有想过这件事了。现在回想起来,或许那个时候,球队已经瞒着我做什么小动作了。那时何塞-穆里尼奥并没有入主切尔西,但很显然,他已经表达了对我的兴趣。所以这么看来,穆里尼奥是在没有确定加盟切尔西的时候已经联系了马赛。他这么做或许就是为了信守他对我的承诺,只要他有了钱,就真的会签下我。这事情天知道。

德罗巴滑跪三条痕 承诺——德罗巴自传(十三):“切尔西?我绝对不去!”
德罗巴滑跪三条痕 承诺——德罗巴自传(十三):“切尔西?我绝对不去!”

穆里尼奥在2004年带领波尔图拿下欧冠

就在赛季末,我与马赛进行了续约。以我的理解,续约的行为就是对俱乐部表达忠诚。换句话说,如果我不续约,就意味着我打算去别的球会。7月初,我前往喀麦隆参加一场重要的世界杯预选赛。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我谈起了新赛季在马赛的所有计划和想要达到的目标。我渴望打破俱乐部传奇让-皮埃尔-帕潘保持的单赛季30个联赛进球的纪录。我渴望成为俱乐部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帮助马赛夺取冠军,等等。

德罗巴滑跪三条痕 承诺——德罗巴自传(十三):“切尔西?我绝对不去!”
德罗巴滑跪三条痕 承诺——德罗巴自传(十三):“切尔西?我绝对不去!”

在那场比赛中,喀麦隆以2-0击败了我们。赛后,帕皮-迪乌夫到酒店房间找到我。那时的帕皮已经是马赛队的总经理,不再是我的个人经纪人。他的造访让我颇感意外,因为他几乎不会专程去看一场国际赛事。

著名经纪人帕皮出任马赛总经理

“我要跟你好好谈谈。”他对我说,带着很明显的目的。我其实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急切地跟我见面。“有一家球队对你进行了报价,俱乐部准备接受。这意味着你要涨工资了。”

“不,我不想离开。我刚刚签好新合同。签约就是签约,你不能这样胡搞。”

“好吧,但你必须去,因为马赛要求你离开。”

“哪家俱乐部?”

“切尔西。”

“我不去。我把话撂在这里。我绝对不去。”

“好,但是主席今天已经决定了。”

“我不管。这不是钱的事。我不想走。你跟主席说,即便切尔西给我把工资涨一倍,我也不去。我就是不想去!”说完这些,我就抽身离开。我认为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确实非常激动,被激怒了。我觉得自己遭到了陷害和背叛。这件事让我寝食难安。我不敢相信那时候竟然有人通知我离开最心爱的俱乐部,他们就提出一个方案,让我全盘接受。

第二天,我飞回了巴黎。刚一下飞机,我就前往最近的一家报刊亭,买了一份《队报》。一打开报纸,我就看到头版头条上的标题:“迪迪埃-德罗巴,转会进行时”。“好吧,我显然错过了什么!”我自言自语道。

当我再次见到帕皮,他催促我快点接受,因为这笔交易实在太难以拒绝了。他们给出的工资能够让我和家人一辈子都花不完。我又一次向他解释道,我踢球的动力并不是金钱。对于我来说,在一家俱乐部里就好像一个大家庭,远比挣多少钱重要得多。

在我心目中,我想成为一名终身效力一家俱乐部的球员。比如说,我要像保罗-马尔蒂尼对待AC米兰那样对待马赛。这或许是因为我童年时期被寄养在叔叔家,长期漂泊在外,与父母分离。我一直想寻找一种稳定感和归属感。在马赛大家庭里,我确实找到了这种感觉。现在,他们又要将我与俱乐部拆散。我打电话给主教练何塞-阿尼戈。

“发生了什么,何塞?”

“我恐怕不能给你说太多。”

德罗巴与阿尼戈关系良好

很显然,有人告诉他不许多嘴。我很清楚的是,他也一定在为新赛季即将失去他的最佳射手而感到失望。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件事给我的妻子讲,因为我完全不能客观地看待这次转会的利与弊。在这之前,只要有人跟我谈起转会,做决定的方式非常简单。每次离开球队,包括勒瓦卢瓦、勒芒、甘冈,尽管都有些伤感,但我都知道那是一次层次的提升。

现在,我好不容易融入这支法国顶级的球队,还拥有了一幢温馨的海景房。孩子们都很幸福,气候很宜人。我正在带领着所有人一同探寻更美好的生活。现在倒好,我们要举家搬到另外一个国家,说着不同的语言,对未来一无所知。我的妻子一直很支持我的事业,但我知道她一定不愿意离开这里。毕竟,她从来没有去过英格兰,这对于她是重大的改变。

当我一回到俱乐部,就直接去见了球队主席克里斯多夫-布薛特,再次强调我的态度。我哪里都不会去。

“或许再过两、三个赛季,我会考虑。但现在,我不打算走。”

“啊,好的。但是你知道,我们不能确保这份报价会等你两、三个赛季。”他说着说着,突然有一枚硬币从他口袋中掉出来。

“哦,那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可能再给球队复制上赛季的出色表现了。你是这个意思吗?你觉得我上赛季的表现只不过是运气好,你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把我变现?好的,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我真的不得不走了。”

马赛主席布薛特是法国政商界风云人物

他的那一句话,给出了这一切的真相。这就够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就是他根本就不信任我。从心理的角度讲,获得别人的信任是我一直追求的慰藉。如果他真的这么不相信我,看来我别无选择。我不管哪家俱乐部在向我报价,切尔西、AC米兰、尤文图斯、皇家马德里。无所谓,那些对于我都是一样的。布薛特的一句话,让我感到了背叛,像被人从身后捅了一刀。我必须走人了。

那个时候,谈判已经进展得差不多了,所以能改变的事情已经很少了。转会费大约为3700万欧元,那时兑换为英镑是2400万。当时,何塞-穆里尼奥收到了很多批评的声音:为一个籍籍无名的法甲前锋乱花钱。他只是回答道:“当他离开切尔西的时候再来评价我吧。”

这笔交易成全了很多人,包括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效力的瓦讷和图尔宽,还有后来的勒瓦卢瓦和勒芒。这些俱乐部从这笔交易中都获得了提成。勒瓦卢瓦收到了67.5万欧元(大约45万英镑),对他们来说那已经是一笔巨款了。这笔钱后来流入了他们新建球场的预算中。

2010年10月,勒瓦卢瓦将他们的新球场以我的名字命名,让我受宠若惊。当年,我重返那里进行了一次情怀之旅,和那里的孩子们见面,一起踢球。我还再次见到了昔日的恩师斯雷布伦科-塞佩西奇。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他是我最喜爱的教练。

在我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他一直给予我支持和帮助。看到过去效力的这些业余球队还能够持续发展,是件令人欣慰的事,因为会有无数人在这些业余球队中学到关于足球和人生的重要一课。你要学会分享,成为团队的一员,依靠队友,尊重对手。这些基本价值观有时会在职业体育中彻底丧失。

德罗巴与勒瓦卢瓦的孩子们做游戏

到了说再见的时候,球队在维洛德隆体育场专门为我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全程,我都处在即将泪崩的边缘。过去24个小时中发生的事情跌宕起伏,我无法承受这场发布会之沉重。我口是心非地说着这次转会对我职业发展的重要性,去切尔西是如何如何高的平台,但我的肢体语言并没有在认同我所说的话。

尽管我要去一家更大的俱乐部,拥有更光明的前景,挣更多的钱,但我仍然面无表情,显得死气沉沉。我本应该微笑地对待记者,但我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一点不投入其中。很显然,我并没有为转会感到高兴。

不久后,我走进更衣室,开始抹眼泪。我感觉自己被出卖了。俱乐部对我说:“你必须得走人。”在我与金钱面前,他们显然选择了后者。想到这里,我更加痛苦不堪。我最后一次走进体育场,观众席上并没有球迷,也没人高唱我的名字,一切都是那么死寂。

德罗巴与布薛特在宣布转会的新闻发布会上

我就这样转身,离开了我所爱的俱乐部,满脸泪水。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不可能回家去,所以我坐进车里,驶向了美丽的海岸边。我坐在沙滩上许久,感觉时间都凝固了。我试着去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切来得太快了。转会合同的细节甚至都没有确定,我还没有正式签字,他们就慌忙开了新闻发布会。他们就是想早早宣布我的离队,早早结束收钱。我终于发现,足球就是一笔生意,为这些事情抗争毫无意义。我只能接受这些不可避免的事实。

我回到了车里。当我到家已是傍晚。我的经纪人蒂埃诺-赛伊迪也赶了过来,因为我们明天早上就要赶第一班航班前往英格兰。我们要匆忙地赶过去签约。我不愿意收拾行李,于是妻子来帮我的忙。半夜里,我睡不着觉,下楼之后发现蒂埃诺也醒着。“我不去了,那里一定不好。跟我老婆说,我不去了!”但我深深地知道,这一切已经太晚了。

我痛恨这种感觉,感觉自己的命运被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这也是我爆发的原因。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自由球员了,不再属于马赛,目前连切尔西球员也算不上。或许我可以去别的俱乐部?实际上,那时我一点也看不上切尔西。

当然,我知道那是一家伦敦的大球会,穆里尼奥刚刚上任,雄心万丈。但对于一个在法国踢球和生活的球员来说,真正的英格兰大球队是阿森纳。那里有许多法国籍和说法语的球员,主教练就是法国人阿尔赛纳-温格。那时的阿森纳被人们戏称为“第21支法甲球队”。就在2003-04赛季,他们实现了赛季不败的伟业。尽管那年切尔西也是英超亚军,但他们在法国球员眼里根本不入流。

阿森纳2003-04的无敌赛季

出发前的最后一分钟,我收起了怒火。我和蒂埃诺一起飞往法恩伯勒。在那里,切尔西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乘坐他的私人飞机前来迎接我。和他一起的还有何塞-穆里尼奥。穆里尼奥一上来就跟我说起了法语,让我立刻放下了紧张的心情。

“你好啊,我的朋友。你是一名好球员。但如果你想变成伟大球员,来我这里踢球。马赛是一家优秀俱乐部,但如果你想变得伟大,就得为一家伟大俱乐部效力,比如切尔西。你必须来为我踢球。”

很显然,穆里尼奥的意思是很看好我的潜力,需要我为球队效力。我顿时感到他这个人足够信赖。我回答道:“好的,我想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理解我的人。”他的信任是我想要的全部。我准备好签约了。

阿布与穆里尼奥已经形成了密切的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