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班瑜声音 石班瑜 听声音他就是周星驰(图)

2018-11-18 - 石班瑜

想到周星驰,一起出现的一定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其实不是周星驰本人,而是来自一个叫石班瑜的人。

在不久前举办的“一声音镜子APP”上线活动现场,记者见到作为嘉宾的石班瑜。早到的他没去嘉宾休息区,而是在会场一角静静坐着,身旁跟着他的爱人。随着采访的深入,他声音越来越高亢,畅谈那些关于周星驰的回忆,吐槽配音行业的种种不平,激昂之处恍惚间已有“星爷”的味道。有人辨别出他的声音,慢慢聚集在他身旁,等着跟他合影。声音的感染力,不言而喻。

石班瑜声音 石班瑜 听声音他就是周星驰(图)
石班瑜声音 石班瑜 听声音他就是周星驰(图)

1989年,刘镇伟注意到周星驰的喜剧天分,在新片《赌圣》中委以重任。当时的出品公司永盛公司力捧周星驰,特意到台北挑配音演员。结果石班瑜不入主流之耳的声音与周星驰夸张颓废的演技正好吻合。

1990年,《赌圣》拿下票房冠军。《赌圣》之于周星驰,好比《英雄本色》之于周润发,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从那时起,石班瑜成了周星驰的声音代言人,“承包”了周星驰几十部电影的配音,同周星驰的角色产生了感情。

石班瑜声音 石班瑜 听声音他就是周星驰(图)
石班瑜声音 石班瑜 听声音他就是周星驰(图)

石班瑜笑说:“我是配音行业中的异类,能够配到周星驰的电影,可以一路帮他配二三十部片子,前后差不多十五年,在配音圈中几乎从未见过,包括刘德华、成龙、周润发这些影星,他们的配音员都换过很多人。曾有一段时间,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影响了声音质量,星爷对我的配音有些讨厌,便找其他配音演员来试,但是效果都不尽如人意。当时已经形成了一种现象:看周星驰的电影,大家只听石班瑜的配音。所以到最后也没换掉我。”

石班瑜声音 石班瑜 听声音他就是周星驰(图)
石班瑜声音 石班瑜 听声音他就是周星驰(图)

近几年,石班瑜曝光度增加,常常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中,这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配音工作的重要。有一种观点认为:石班瑜为周星驰从“星仔”到“星爷”,拓展了特有的声音空间和影响力,是促成周星驰家喻户晓的幕后英雄;另一种声音认为:配音演员千千万,为什么只火了石班瑜一个?足以说明周星驰的实力。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成就了彼此。

《大话西游》那段爱情独白

有75%真诚,25%虚伪

记者:您不是科班出身,出道也不是顺风顺水,您认为决定您成功的是天赋还是后天的努力?

石班瑜:我从小就是一个对声音很敏感的孩子,看动画片时,剧中那些稀奇古怪、色彩纷呈的配音深深地吸引了我,令我很开心。那时我有一个梦想,就是长大了能做一名配音演员,演绎各种使人感动或令人难忘的声音。于是,大学毕业后,尽管专业不对口,但我坚持进入广播电台工作,因为我觉得这样可以与声音打交道,能够接近自己的梦想。

后来有了机会,我进入配音界,鼓足了劲儿。其实,学配音之前我根本不会卷舌音,舌头要怎么卷,根本不知道。我花了差不多8—10个月学习怎么卷舌头,天天练,终于有一天开窍了。

作为配音演员,刚出道的时候我走得并不顺利。我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后变得尖细,不符合大部分电影中主角的浑厚声音特质。直到给《赌圣》中的周星驰配音,成为了我人生的转折点。

记者:听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我没有珍惜……”这段台词您录一次就通过了。您是怎么揣摩周星驰饰演的不同角色?

石班瑜:这段是在香港录配的。事先我分析了它的成份:75%的真诚,加上25%的虚伪,为了立刻打动女孩,还得带点哭腔。我把那段话背下来,进录音棚后关灯,哭着说出整段台词,一次就OK了。我当时看画面就觉得周星驰说那话时很可怜,那还能用什么方式配合呢?这是站在片中人的角度看,如果站在观众的角度看,又会觉得他是在耍弄那个女孩,于是会带着一些虚伪。

对《大话西游》印象最深的是孙悟空和观音对话的那段戏。我需要同时表现跨越500年的两个人──孙悟空和至尊宝,表现出两人迥然不同的个性:孙悟空目空一切,还带有很强的猴子的特点;至尊宝是个普通人,碰到种种变故,疑惑不解。

周星驰说台词随意性很大,语调、语句长短经常变化,有的腔调拖到不可思议的长度。刚开始给周星驰配音,有时一条要重说十几遍。而且星爷平时有特定的表情和动作,表演过程中会有他特殊的表现方式,比如他演孙悟空,总会不自觉地加入一些“哦哦”“哼哼”之类的猴子发出的声音,必须对他有完整的把握,才能抓住神髓。

记者:配音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石班瑜:配周星驰已经有个大概的模式,只要掌握那个模式,再根据剧情调整就OK了。更大的挑战还是怎么诠释对白,粤语和普通话很多意思不同,必须用精准的普通话去“翻译”粤语。比如配《少林足球》时有句台词是“球不是这么踢滴”,周星驰演的是个广东乡下人,我认为台词也要符合身份,就自创了这句,配音导演一听,就觉得这个“滴”字太传神了;那句“我走先”最初是个口误,我跟着粤语“我走先啦”说走了嘴,没想到效果出奇得好。

记者:您觉得粤语版和国语版的周星驰在银幕上散发出的魅力方面有没有差别?比如粤语版的周星驰感觉比较低沉,国语版的周星驰感觉更张狂一点。

石班瑜:配音势必要帮角色加分,因而戏味会比较重、比较夸张。周星驰在粤语版里,不见得每一部戏的角色是连贯的,譬如《喜剧之王》和《唐伯虎点秋香》的角色就没有连贯性,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诠释,去配声音。但我们不行,我们配音时要把观众熟悉的东西放进去,结果就会变成有一些东西其实他不想要,但我们不得已一定要把它放进去。

进入一个角色时

睡觉说梦话都是台词

记者:周星驰对您评价非常高,说他的角色的成功一半是您的功劳。

石班瑜:这是他过誉了。现在在我周围到处都能听到赞誉或吹捧的声音,有人说我的声音为周星驰的精彩表演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有人说是我的配音成就了周星驰,还有人说我是配音界的大腕……但是这是错的,如果没有星爷这么好的表演,我能通过配音帮他加分吗?我们是在共同创造一个角色,配音也是演戏的一部分,如果声音的“表演得当”,是能为演员加一些分的,但无论如何,鲜花还是鲜花,绿叶还是绿叶,我还是那片小小的绿叶。

记者:作为配音演员,一直被贴上“周星驰”的标签,您觉得对您是一种困扰还是一种成就?

石班瑜:不会是困扰。我还给很多其他人配过音,比如在《新白娘子传奇》中,我给李公甫这个角色配过音,还给电影《古惑仔》里的陈小春、《杀手之王》里的曾志伟,《新边缘人》《鼠胆龙威》里的张学友配过音,在《赌城风云》《澳门风云2》里给张家辉配过音,他是特意点名要我配的,他的很多戏也都特别喜欢找我配音。

张家辉在这部戏中并不搞笑,但他坚持要找我。坦白说,仍然有很多人不认识我。前几天我上一个节目,主持人说,石老师我今天才知道周星驰导演的电影是您配的音。

记者:那您如何把握不同的演员的声音呢?

石班瑜:《新边缘人》里面张学友演的角色很难配,他是卧底警探,跟着黑社会吸毒,心理和生理饱受煎熬,对待亲人、对待家庭言语中很无奈,相当难把握。还有,没有台词,只有画面配旁白的戏也很难,我整整两个小时配不下来,我跟声音导演说,今天跳过这场戏。然后我回家把整个人放空想了一晚上,想清楚了,抓住那个感觉很快就配出来了。我进入角色时,睡觉说梦话都是台词。

最苦恼的是找不到徒弟

用本音表达的情感最真实

记者:这些年您从幕后走到台前,面对镜头的时候怯场吗?

石班瑜:我从2005年开始演戏。配音演员演戏,声音、表情都不会有问题。演戏的时候动作戏毕竟是少数,绝大部分还是靠对白、靠声音。其实不光是配音演员,所有的演员都是用声音演戏。现在某些演员为什么需要配音,那是因为他们口才不好,情感表达出不来。

记者:看您的经历,您还当过导游?而且是在配音出名之后。

石班瑜:2008年到2010年,我当了三年导游。那时候我想,这么多年我都在录音间工作,我应该出去走走。像日月潭和阿里山,我都几十年没有去过了。所以我就考了一个导游证,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去玩,还有钱赚。

记者:这和配音行业待遇不高有没有关系?

石班瑜:很多配音演员单靠配音很难为生。我希望大家能够重视配音演员,现在没有任何一个配音方面的奖项。拿我来说,周星驰配得好,谁认可?(记者:观众认可啊!)对,观众认可,但有时也希望能有奖项认可。露脸的演员一集拿多少钱?我们一集拿多少钱?几百块,稍微知名的上千块,差别太大了。

有时候我开价对方还跟我砍价,这又不是在菜市场买菜。我跟对方说,我帮你介绍便宜的。我的师父之一王蕙君,做声音导演多年,仍会碰到这种情况。

记者:您最近在做培训,发现过配音方面的新人吗?

石班瑜:我最近在参与一个“声音镜子APP”项目。我们日常表达情感的方式,大部分是靠声音沟通。我发现,周围很多小朋友包括我自己的孩子,说话都没什么重点。一句话说完想表达什么?不知道。我平时配音,也需要揣摩台词的重点。希望经由“声音镜子”让年轻人学到怎样把话讲清楚。我们可能会做一些声音方面的比赛,培养自己的“声咖”。

记者:您的学生里面应该有一批您的粉丝吧?

石班瑜:那也挺好啊。我还希望能通过这个渠道找到自己真正的徒弟。有很多人模仿我,模仿出来都不像。有一个自称是模仿我的人里面最像我的,我见到了他,教他发音方式,他怎么也学不会。找到徒弟也是我的理想之一,因为我年纪也不小了。

网上写我是1961年生人,其实那是错的,周星驰是1961年的,我是1958年的。像周星驰、周润发、张学友,他们大概都是1961—1963年之间出生的,都是从TVB演员训练班出来的。我比他们大一些,但是我出道晚。

记者:练习发声应该注意什么?您对配音新人有什么建议?

石班瑜:现在大部分年轻配音演员,都是学习播音主持出身的,都在学电视上那些人播音主持,把声音押得低低的,浑厚,很有磁性。不是每个人的声音都是这样的,我这种声音就不能播音主持,不能朗诵了吗?要明白你自己的本音是什么?用本音表达的情感是最真实的。

石班瑜口述 周星驰的搞笑有很深的内涵

第一次见到周星驰本人,大约在1992年,他正在拍一个乌龙茶广告,需要说普通话。我把他的一个DEMO带先配音录好,到广告拍摄的现场,他照着这个带子去表演。我当时还去现场探班,他熬了鸡汤请大家喝。

周星驰早期只是个演员,不能左右配音,我都是听配音导演的;后来他的电影个人风格越来越明显,当了导演之后也曾想换个配音,加上我有过敏体质,有段时间我自己也对自己的配音不满意。不过选来选去,最后还是觉得我比较合适。后来我和他彼此信任,对角色的把控也更自如了。

在配《长江七号》时,周星驰和我说:“你随便配配就好啦,随便配配,大家就听啦。”我说:“这不行,你的片子我一定要好好配的。”我知道他虽然那样说,其实他特别较真。我每配完一段就问他,他一般说“OK啦”,但还是会给些建议,我就根据建议再配一条让他听听看。

普通话我比较熟,广东话他比较熟,譬如他有句台词:“你觉得我帅不帅?你要不要请我吃饭?”我录了十几条要他来选。周星驰蛮从善如流的,有时他听到普通话版的台词比广东话版还好,会把他的广东话版调出来,把台词改掉,照普通话来讲。

我听说他们公司的人都很怕他,因为他很严厉。他在工作时,眼里可能容不得一粒沙子,搞得不工作的时候大家也很怕他。有很多人找了很多项目要跟他合作,有的甚至谈了三五年,但就是没有结果。

也有人说他戏外戏里有很大的区别。我倒是没觉得,他之所以有时在媒体前话比较少,一是因为确实不敢乱讲,二是确实有沟通的问题──他的国语不太好,记者如果和他说国语,他反应肯定要慢些,话自然也少。一般来讲,他不工作的时候是蛮随和、蛮好相处的,工作的时候他也常常会问,大家工作到很晚,吃饭了没有?这些他都会想到。

星辉公司成立之后,周星驰的每部电影除了搞笑,都有很深的内涵。不管多搞笑的戏,他都会在不经意中表现出男女之间的爱情、家人之间的亲情、朋友之间的感情。他每部电影都会带来热潮,他始终走在大众前面。你相不相信,这些电影,就是再过10年,大家也还在看,再过20年,大家依然会看。

他的电影20年前自己看,20年后带着孩子看,感觉还是那么好看,而且又有了新体会。这是大部分看过周星驰电影的人的普遍看法,包括我自己,也在他的电影中体会到很多东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