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2018-10-21 - 大宝法王

寫此文的緣由:基于前哨月刊5月份刊登了由噶瑪迦珠佛學會提供此篇2004年發表過的訪問創古仁波切的文章,我在此文第一次發表時為了息事寧人,未做回應。既然此文企圖再度誤導信徒,我不得不藉此機會來澄清文中的謊言。

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作者是誰﹕我是吉美仁波切,16世大寶法王的親侄兒,也是他親近的弟子與侍者,噶瑪噶舉的仁波切。16世大寶法王在1975年派我跟艮敦仁波切一同代表他到法國建立噶瑪噶舉的中心,至今歐洲四百多個中心自艮敦仁波切圓寂後完全由我負責。至于此所謂的“大寶法王的爭議事件”,我人雖在歐洲,但以我做大寶法王駐歐洲代表身份及我是夏瑪巴胞兄的關係,我一直參與“爭議之事”。所以此事的前因後果我都非常清楚。

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參考資料﹕1) 我在1999年曾寫過一文叫「噶瑪巴爭議的起源」,就是讓讀者瞭解此事發生的背景及其參與此事的人物及經過。此文讀者可上網參看。

2)《大寶法王的預言》﹕此書分四部,第一部全是預言,已翻成中文,且在不少網站上陸續登載。湊巧的是,此書中的預言與我要澄清創古的訪問文章很有關係。書中對預言的分析都以格魯派的格西達瓦•格桑(Geshe Dawa Gyaltsen)所寫的小冊子為主。

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格西看見今天噶瑪噶舉教派的分裂而路見不平,為將來歷史真相寫了一本小冊子。格西不是噶瑪噶舉的人,所以對此爭議可做非常客觀的分析。此書預言部分,讀者可隨時上網參閱。

以下我要對「創古仁波切談大寶法王之糾紛」訪問文中如何誤導信徒,做一澄清。因篇幅問題,我只對某些問題作答辯,對引用訪問的原文也只能節錄其重要字句。﹕

真假大宝法王 请问为什么会有二位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答辯﹕對一位所謂有學識的白教堪布,他對噶瑪噶舉傳承的歷史應該非常清楚,但其回答除第8世外,其他10世、12 世與歷史所說不合。第10世的問題並不是兩個人選的問題,而是一位地方的權貴控制10世大寶法王,用此來斂財。第12世大寶法王並沒有問題。

但第16世大寶法王開始時有兩個人選,一個是13世達賴喇嘛認證他政府裡一位部長的兒子。這個爭議是用第15世大寶法王留給他的弟子蔣帕楚淳(Jampal Tsultrim)的一封預言信及前世貝魯欽哲仁波切及前世司徒仁波切的認證才解決的。

他們認證了我的叔父為第16世大寶法王。而13世達賴喇嘛也只有放棄他的人選。那是因為在歷史上認證轉世喇嘛是每個教派內的事,其他教派無權干預。而當時貝魯及司徒都是噶瑪噶舉教派中的大仁波切。

為甚麼創古仁波切以一個白教長老的身份來扭曲史實,說有問題的大寶法王是12世,而不提16世。眾所周知,創古認證的大寶法王烏金聽列,也是達賴喇嘛認可的。其實早在16世大寶法王生前及此事發生前,創古為了各種利益已背叛大寶法王而去投奔達賴喇嘛了。

他也知道歷史的慣例,達賴喇嘛是無權干預白教教內事務的。創古知道此17世認證的不合教內傳統,及不得罪達賴喇嘛,他便以12世代替16世。我希望讀者詳細研究藏傳佛教的史實來印證我所說的一切是事實。

答辯﹕在噶瑪噶舉的傳承中夏瑪巴與大寶法王是相互認證的。在大寶法王及夏瑪巴無法認證時,則由司徒或嘉察仁波切來認證,但從來沒有過由教派中長老或大喇嘛來認證大寶法王的。在特殊的情況下,廟中行政機構特許某些證悟高的喇嘛參與認證事項,但絕對不會是由一個地位不夠的喇嘛如創古仁波切來認證的。至于創古仁波切說他有責任來告訴弟子誰是真的大寶法王,由上述歷史慣例我們可以說創古在誤導他的弟子。

這點我們要從創古在噶瑪噶舉中的歷史地位及排行說起。在1999年我寫的「噶瑪巴爭議的起源」一文中對創古的歷史背景有詳細的敘述。以下我再簡短的引述前文來說明此事。

「……創古仁波切是東藏青海玉樹創古寺之副座,該寺之首座為崔列(Thralek)仁波切。……歷史上均歸屬中國之統治。在十六世紀之前,當噶瑪巴與夏瑪巴在西藏勢力強大時,創古寺歸屬於噶瑪巴的楚布寺;十六世紀時,達賴喇嘛鎮壓了噶瑪巴與夏瑪巴後,此寺廟才成為司徒仁波切八蚌寺的分院……。」

大家都知道現任創古在1967年被16世大寶法王任命為隆德寺的住持,他也被認為是噶瑪噶舉的堪布,也曾是夏瑪巴及司徒的老師(注﹕老師不同與上師)。但不知道此事的由來。

在我的「噶瑪巴爭議的起源」中就提到了﹕“……1956年至1967年,我的表哥傑汪托噶仁波切,他是十六世噶瑪巴的外甥,擔任噶瑪巴在西藏主廟楚布寺的金剛導師,到隆德寺後仍繼續擔任此位。1967年,他捨戒還俗,噶瑪巴因而指定天噶仁波切為金剛導師,同時正式指定創古仁波切(當時他是見習住持)為隆德寺之住持。…“

但在1974年因創古反對16世大寶法王,他離開了隆德寺去了尼泊爾。因此我們可以說創古以他在噶舉教派中宗教的地位及世間事務的地位都不足以認證17世大寶法王。

答辯﹕前面已提到,創古在16世大寶法王在世時已經背叛了他,而投靠當時與大寶法王競爭激烈的達賴喇嘛。法王病重時並不見創古來探病。在此他如何說因他的清淨祈禱及與16世大寶法王的加持來確定烏金聽列是17世大寶法王。此種謊言只能欺騙不知真情的信眾。

答辯﹕伏藏大師秋吉林巴,記載第1世到第21世大寶法王的事跡,但多為佛行事業,並不包括大寶法王們的出生地點、父母名字。所以他說烏金聽列多傑是真正的大寶法王是由秋吉林巴預言中所寫來證明的。這又是創古企圖用謊言來誤導弟子的另一證據(詳情請看《大寶法王的預言》第一部,第二章秋吉林巴的淨觀)。

答辯﹕首先我要問,如果創古真看到此兩封預言說烏金聽列是17世大寶法王,當夏瑪巴與司徒對此有爭議時,他為何沉默了這麼多年而不站出來用此兩封預言信來澄清此爭議?此兩封信又在何處?據我所知,在隆德寺的人,沒人提過創古所說的兩封預言信。

不過當時在隆德寺的人都知道16世大寶法王在1940年及1944年是寫過預言的。1940年的預言是說他會被人背叛。1944年的是說他與弟子在1994年12月會快樂的重逢,那正是泰耶多杰在新德里舉行登座典禮的時候。但兩個預言都沒有提到烏金聽列是大寶法王的事。如果創古說的是此兩個預言,那又是他蓄意誤導信徒。

預言篇幅太長,我在此無法詳談格西所作的分析。請讀者看《大寶法王的預言》第一部,第三章。現在我只把此兩個預言節錄在下。

第一個預言-1940年﹕

在鴨子的心中,它是依靠湖的,

但是無恥的湖把它的伙伴冰帶來了,

所以湖水就被冰封了。

在白獅子的心中,它是信賴雪山的,

但是美麗的白雪山,卻請來了陽光做它的伙伴。

第二個預言-1944年﹕

現在我不多說。那只是一個笑話

但當笑話與崇高的意義結合在一起時,

那是鳥年,且在鳥取得勝利時,

我祈願我們會快樂的喜悅的重逢。

答辯﹕我們先要澄清的是達賴喇嘛及薩迦法王對認證大寶法王的事,他們都是外人,都沒有資格及權威干預噶瑪噶舉教內之事。但司徒以一個噶瑪噶舉的成員卻與中國政府及達賴喇嘛共同認證了烏金聽列為17世大寶法王。這不是背叛了噶瑪噶舉與16世大寶法王嗎?我一直懷疑創古與司徒背叛噶舉的動機何在?這些年來,看到創古他們因掌握烏金聽列而得到大量的金錢支持,才瞭解除了提高自身的地位外,還有金錢的利益。

我們再回到達賴喇嘛認證烏金聽列的事。關心藏傳佛教的人都還記得早在1960年代中期西藏流亡政府宣布要實行「一個教派」的政策,要統一所有的教派。後來因16世大寶法王與其他教派的激烈反對而作罷。但我們可想而知,既然創古他們把認證噶舉派法王的權力親手送給達賴喇嘛,他當然接受了。

其實據我所知達賴喇嘛並非主動參與此事,是創古、司徒與嘉察要達賴喇嘛認可他們的人選。達賴喇嘛只是利用此機會為日後控制其他教派而接受了他們的人選。

至于中國政府,本來就想在西藏境內找一個可代替達賴喇嘛的精神領袖。創古等人提出生于西藏的烏金聽列,當然就正合中國政府的計劃,所以也願意接受烏金聽列為17世大寶法王。而創古他們既然得不到正統且合法的支持(即夏瑪巴、大寶法王行政機構及大寶法王慈善信托基金會),達賴喇嘛與中國政府的支持就成了他們認為的合法途徑。此伎倆也只能欺騙對藏傳佛教歷史不甚了解的人。但對我們藏人,他們是欺騙不了的。

再說到其他教派如薩迦及寧瑪,我們前面已說過,認證大寶法王不是他們的事,他們就不加干預,但在禮貌上,他們對達賴喇嘛、烏金聽列與泰耶多傑都平等對待。

答辯﹕這裡創古說的“寫大寶法王與大司徒仁波切在……兩個人的心合而為一……” 是一副唐卡畫中的情景。很多人都看過此畫,但沒有人能確切說出此畫中的大寶法王及司徒是哪一世的?直到格西達瓦•格桑的小冊子出版後才清楚此畫的意義。

我在此因篇幅的關係只能說出格西研究的結果。格西的結論是此唐卡畫的是16世大寶法王跟11世司徒一起在班覺寺的情景。當16世大寶法王還年輕時,他跟11世大司徒貝瑪•旺秋一塊兒到東藏理塘的班覺寺去,就在那裡,司徒把大手印的言教傳授了給16世大寶法王。

大手印的道理就是,你自己的心性與你上師的法性是不可分的。所以秋吉•林巴說「此兩人的心為一體」。格西的分析也就證明了現任司徒不是此唐卡中的司徒,唐卡畫中的大寶法王不是烏金聽列。(詳情請看《大寶法王的預言》第一部,第二章,秋吉•林巴的淨觀。)

答辯﹕他在西藏寫的第一封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第一個預言寫在1940年,那是說他將會被背叛,無法回到隆德寺。此預言印了很多份,很多人都看過也記得其內容。內容中並沒有提到他會回到西藏,也完全沒提到烏金聽列的名字。創古在此扭曲此預言來假造證據說這就是暗示17世大寶法王會在西藏坐床,所以烏金聽列是真的大寶法王。如此矇騙信徒,如何能稱自己是白教的長老呢?

第二封預言是提到大寶法王會回到西藏,但是他說的是當14世達賴喇嘛回到西藏拉薩時,他,16世大寶法王同時也會回到楚布寺,完全沒說這是下一世的事。此預言寫在1961年,那時達賴喇嘛與大寶法王關係還很融洽。據說那是當時因達賴喇嘛成立了流亡政府為了要安定藏民的心及給他們回老家的希望,所以要求大寶法王寫下此預言。這也是為什麼16世大寶法王不准多印,只准印50份的真正原因。

答辯﹕創古說的“夏瑪巴的一位親戚”指的是托噶仁波切。當我們年輕時創古及托噶仁波切都是我們的教師。創古在學識上遠不及托噶,我親眼目睹,創古在隆德寺教我們佛學的同時,去向托噶仁波切學習很多的科目,如詩文、第8世司徒的文法課本、第3世大寶法王的天文學、密續儀軌等等。創古在此不提托噶的名字,我想創古對托噶有愧於心。而且托噶也是後來極力反對認證烏金聽列的人。

至于創古說的勸夏瑪巴不要多事去認證泰耶多杰的事,我雖在法國,但知道得很清楚。其實此事與創古說的恰恰相反。夏瑪巴告訴我;他曾勸過創古,要創古不要為了世間利益來背叛自己的傳承,去投靠達賴喇嘛與流亡政府。而創古的回答是識時務者為俊傑,所以為了自身利益而背叛了16世大寶法王及噶瑪噶舉。

再說創古只是我們年輕一輩的教師,並非我們的上師,我們以教師之禮對待創古,但從來不把創古當咕嚕或噶瑪噶舉傳承持有者。這點我可證明。1985年,創古企圖霸佔大寶法王在馬來西亞的佛教中心時,蔣貢仁波切就公開的告訴弟子們,創古不是他們的咕嚕,也不是傳承的持有者,只是一般的教師而已。

答辯﹕既然創古提到清淨的傳承,在歷史上噶瑪噶舉的傳承是大寶法王與夏瑪巴相互認證,這就是要保存傳承的純正。如今創古、司徒等為了各自的利益認證了烏金聽列,而把夏瑪巴的人選,說成是不純淨的。夏瑪巴認證泰耶多杰,完全是以正當傳統的方式認證的,既沒有政治的干擾,也沒有假造的預言信,夏瑪巴這邊的人更沒有任何不良企圖,因為泰耶多杰並非他們任何人的親戚,本來全不相識,認證他完全得不到任何利益。

但創古反說夏瑪巴的認證是不純正的,此道理何在?

再說,司徒與嘉察非但把教內認證大寶法王之權,雙手供奉給中國政府與格魯派的達賴喇嘛,並且假造預言信來哄騙不知真情的人。更嚴重的是賄賂錫金官員來攻打隆德寺,非法霸佔寺廟(此事在印度法院中有記錄),這在佛法上是犯了五無間罪業的“破和合僧”罪。請問創古用此手段所認的烏金聽列,其清淨傳承又在何處?現在反用此不成邏輯的邏輯來哄騙信徒,是否把信徒們當作三歲孩童來愚弄?

答辯﹕我們前面談過創古與司徒在歷史上的關係密切。再談創古在台灣告訴他的弟子陳履安的公子,司徒在西藏是四大法王之一。陳履安的公子於是在電視上大加宣傳。對西藏佛教史有瞭解的人都知道西藏的法王只有達賴喇嘛、薩迦法王及我們的大寶法王。

不錯;司徒的前身有明朝皇帝給他“大司徒”的封號,以後的司徒皆繼續享有此稱號,但在西藏佛教歷史上,他從來未有法王的地位。而創古卻為他假造稱號來矇騙信徒;以提高他在信徒心中的地位,這不是“站在司徒這邊”是什麼?

答辯﹕回答此問題,我們還得回到兩位大寶法王是如何被認證的問題上來。此認證問題是這一切爭議產生的核心問題。如果一個信徒對此問題能做深一層的思考,他們可暫且不理創古、司徒及嘉察的辯白,也不理夏瑪巴的辯白。純以此兩位大寶法王認證的過程來看。

再研究一下噶瑪噶舉歷代認證大寶法王的事實,就可得到合理的答案。既然佛陀都叫我們在自己驗證他的教法正確前,不要相信他所說的一切。我想這個問題信徒們也可用此原則來確定誰是真的大寶法王。

我非常贊同創古仁波切所說傳承的清淨是修行的首要條件,不能糊里糊塗的皈依也不能糊里糊塗的觀想。所以請各位信徒在決定誰是真的大寶法王的問題上,不要隨便聽信他人之言,要自己做了詳盡調查之後才決定。

答辯﹕創古以學識淵博的白教長老自居,為何不知道當第8世大寶法王被問及此問題時,他的回答是什麼?據我所知,第8世大寶法王說﹕「是的,在西藏我有3、4個不同的化身。」第7世大寶法王也說他有一個化身是薩迦教派的喇嘛叫班乾•薩克•確敦(Penchen Shaky Chogden)。這些事都記載在史書上,創古怎麼不知道?

答辯﹕前面我們已經解釋了創古與烏金聽列、司徒等人的關係以及創古站在他們那邊所得到的利益等,了解此爭議的人都知道創古及司徒是製造此爭議的主謀,在此事的謀劃上嘉察也沒司徒那麼重要,所以創古站在司徒那邊是當然的事。我在此不用再浪費篇幅來重述此事。

至于創古批評噶瑪噶舉喇嘛對此事採取中立態度,那又是一派胡言。我知道很多最初保持中立的仁波切及喇嘛們,後來靜觀司徒所作所為就都站在我們這邊了。我聽很多仁波切及喇嘛們說,他們非常感激夏瑪巴及支持他的人。因為要不是夏瑪巴認證了真的大寶法王泰耶多杰為17世,以後的第18、19、20世……的大寶法王將都由中國政府或達賴喇嘛來認證。

那麼一來,所謂的噶瑪噶舉的“清淨傳承”將會喪失了。所以我真不知在此創古是要弟子們依止哪一個清淨的傳承?

答辯﹕在此問題上,創古應當知道所有修持密法基礎的四加行,都修上師相應法。而歷來很多人選擇修第2世或第8世大寶法王的上師相應法。除此你可選擇任何一位大寶法王作為你的本尊。所以說並不是有了新的大寶法王我們就不可以用以前大寶法王的修持。

當然我了解創古的用意。因為創古告訴大家,他是烏金聽列的上師。大家都知道創古並非16世大寶法王的上師,如果人人照舊用16世法王的修持,創古掌握的烏金聽列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對創古來說就失去了斂財的王牌。因此其損失巨大,所以創古要強調信徒們對烏金聽列的虔誠信心。

我有很多次聽到夏瑪巴回答同樣的問題。他的回答是,信徒們可選擇他們覺得跟他們特別有關的前大寶法王來做他們皈依及修行的對象。當然日後17世大寶法王爭議問題解決後,你覺得對17世大寶法王有信心,你也可皈依他。

答辯﹕談司徒拿出的所謂是16世大寶法王轉世預言信的真假問題。創古說過去的轉世信都沒用電腦驗證。但創古沒提到過去不是每個大寶法王都留下轉世預言,而且即使有,也沒人做假。況且以前也沒有電腦。再說,既然有人不信司徒的信是真的,如驗證後證明是真的,不是對站在烏金聽列一邊的人大有好處嗎?為何堅持不驗?

創古說的第二點是﹕大寶法王的遺囑是一封神祕的文件並且具有加持……等。近代科技發達,大家經常用科學方法來驗證佛像、法本的真假,沒人說這是不恭敬的行為。佛陀說過,叫我們不要盲目相信他所說的一切,他要我們自己驗證之後才相信。

創古為何在此事上迷信起來?再說如果驗證此信確實出自司徒之手,那就一點也不神聖,如果果然出自16世大寶法王之手,那麼這場爭議就平息了。這不對大家都有天大的好處嗎?何樂不為?其實不願驗證此信,已經告訴天下,那是作賊心虛。

再回到很多人說司徒的預言信是假的,那是因為很多教內的人都看過16世大寶法王的筆跡及司徒的筆跡。他們都說此信是司徒的筆跡。創古及司徒又以達賴喇嘛的認可來證明司徒拿出的信件為真,其實據我所知,達賴喇嘛只說“我同意你們的選擇”因為創古等人那時告訴達賴喇嘛的是﹕“我們噶瑪噶舉的大喇嘛都同意烏金聽列是17世大寶法王。

”近年我又聽說,司徒已向達賴喇嘛承認,那信是他寫的。達賴喇嘛也把司徒承認造假的事告訴了其他教派的精神領導人。這些我都可提出證明。

最後我要作個總結,再次重申創古在歷史上的背景,他的為人及在此爭議上所扮演的角色與其立場﹕

第一、創古不屬于噶瑪噶舉的主流,也不是噶瑪噶舉傳承持有者,因此沒有資格決定誰是大寶法王。在此我再重複一下前面提過的﹕創古是崔列仁波切(Thralek)的副座,他在玉樹的廟在歷史上屬于中國,其後在楚布寺管轄下。

當西藏政府限制噶瑪噶舉的發展時,因司徒的勢力在西藏東部,中央政府勢力不及,所以司徒吸收了在東部所有噶瑪噶舉的廟宇,因此創古的寺廟就成為司徒八蚌寺的分院。所以說創古與司徒有很深的歷史淵源,創古的站在司徒那邊是理所當然之事實。

第二、逃竄離開中國後,創古一貧如洗,無權無勢,只得投靠大寶法王。後來離開隆德寺另謀出路,投奔達賴喇嘛。並做了各種違背16世大寶法王意願的事。如16世大寶法王一再邀請創古回隆德寺,都被他回絕了。而他在訪問文中,一再提起如何忠於16世大寶法王,這全是為了欺騙不知內情的人們。

第三、創古的為人。我要說出三件雖與此反駁創古訪問一文沒有直接關聯的事,但卻可做說明創古為人的佐證,及創古如何非法斂財的事件。

1)在80年代創古到瑞典喇嘛那旺的佛教中心傳法時,偷了一個灌頂用的寶瓶。當喇嘛發現追到機場時,創古所搭的班機已起飛了,寶瓶沒追回,但喇嘛在警局備了案。這也是創古無法再到瑞典去的理由。我聽說,後來創古告訴大家此瓶是過去大寶法王所有,所以用此瓶灌頂來斂財。

2)1983年在德國,“破瓦“灌頂很受歡迎。當時創古見到接受阿揚仁波切的”破瓦“灌頂”人數眾多,因此妒忌得很,就告訴夏瑪巴,阿揚仁波切在灌頂用的聖水中放了迷魂藥(LSD),所以接受灌頂的人會有感受,而以為加持有效。他要夏瑪巴告訴弟子們阿揚仁波切在做假。我知道此事創古所說不真實,所以阻止了夏瑪巴對阿揚仁波切的指責。

3)近年來,創古在香港告訴一位求孫心切的富人,他可為此事做一法會,富人必定會抱孫。結果富人得了個女孫。創古立即說,此女孫乃觀音菩薩的化身。再說,下一個一定是男孫。但創古再次令此富人一家失望了。此事香港報紙登載了。我們可以說,這是因創古的作為不善,用佛法來騙取金 錢,他的法會自然不會靈驗。

總之,知內情的人,對創古認證烏金聽列的事,一點也不驚奇。因為創古是此事的主謀人之一。創古的動機無非就是利用烏金聽列的上師身份,提高自己的身價地位,並斂取更多大量的金錢。所以極力要大家效忠於他。烏金聽列也需要他的支持,因彼此間有互相利用的價值。如果讀者明白以上所說,會對了解這篇欺騙眾人的訪問文章大有好處。

相关阅读
  • 十六世大宝法王出走 大宝法王出走 事件始末!

    十六世大宝法王出走 大宝法王出走 事件始末!

    2018-10-21

    大宝法王出走事件始末!这次出走事件,为我国20世纪宗教重大事件。也在我国一定范围内引起不小的热议。那么,这件事的始末究竟是如何的呢?感兴趣的朋友,就随小编来一起看一看吧。“大宝法王”尊号起源于第五世噶玛巴德新谢巴。

  • 17世大宝法王噶玛巴 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

    17世大宝法王噶玛巴 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

    2018-10-21

    佛教网 佛教百科导语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是新中国中央政府批准认定的第一位藏传佛教转世活佛。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尊号大宝法王是明朝永乐皇帝赐第五世噶玛巴大宝法王的尊号并沿袭至今,第十七世大宝法王是可以享有持黄色宝幢盖。

  • 十七世大宝法王 出走的十七世大宝法王

    十七世大宝法王 出走的十七世大宝法王

    2018-10-21

    第十七世大宝法王的父亲名顿珠,母亲名洛嘉,家中成员共十一位,除双亲外,有六位姊姊和三位弟兄。由於第十七世大宝法王的人口众多,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富裕,不像别的牧民盖有自己的房子,全家人都在一个传统的帐篷中居住。

  • 十七世大宝法王大悲咒 大宝法王小故事之“翻译家”

    十七世大宝法王大悲咒 大宝法王小故事之“翻译家”

    2018-10-21

    法王刚到印度不久的一天早晨,智慧林的堪布扎西蒋晨上师前往上密院拜见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扎西堪布本来以为法王会跟他谈一些佛法上的事情,没想到刚坐下不久,法王拿出了自己的小本子,跟堪布说“你看,这是我翻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