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2018-11-23 - 快慢机

第三个不习惯则是大问题。97式的保险/快慢机设在一个非常不方便的位置:靠近抵肩“枪托”的左下边。快慢机是一个圆圈,有四档可以选择:S(保险),1(单发),3(三发点射),A(全自动)。要拨动快慢机的话,枪托必须离肩,眼睛必须离开瞄准具,才有可能完成保险和不同发射模式之间的切换。

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这样不但速度慢,而且无法用手指快速触摸检查,更有忙中出错的可能性。这么尴尬的保险设置,原因似乎是迁就机匣所在位置的原因,但是令人感觉这个牺牲实在太大了一点。

这个时候,一个很自然的想法就是:为什么不把弹匣解脱钮和保险/快慢机安装在扳机的上方,让人的右手不必离开握把就可以方便地操作?这到底是设计上忽略了人机工学的疏忽,还是技术上不可能?是不是无托枪就必须把控制钮留在后面?这些问题我打算留到分解的时候寻找答案。

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除了以上几点之外,无托的97式的操作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与很多人对95式提出的批评不同的是,我觉得这把枪的瞄准姿势出乎意料地舒服。在此之前,我常听到人说95式的“瞄准基线过高”,说提把上的瞄具比枪管高得太多。也许真是这样,但是我很喜欢这个高度的瞄具:我可以用自然的贴腮姿势来瞄准,并保持头部的端正。

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其实,这个瞄具的高度和安装了ACOG或者AIMPOINT的M-16类似。枪上面有三个翻转觇孔供选择,我选了一个中间大小的。觇孔的形状与我习惯的圆形觇孔不一样:外面是一个“凸”字形,中间是圆圈,视线虚化以后上面仍然残存一块黑色,并使两边的边沿近似看不见。由于形状比较不规则,给确认中点带来了一定的难度。我觉得这种“凸”字觇孔不如简单的圆形觇孔那么自然和准确。

快慢机使用 97式步枪保险/快慢机所处位置使用起来不方便

翻转觇孔的高低左右竟然完全不可调整。提把上面没有找到任何瞄具调整的机构。看来所有瞄具的调整都必须通过调整前准星来进行。

开始打第一枪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另一个惊喜:97式的扳机手感竟然非常好——扳机力不大,而最重要的是扣扳机的过程中可以均匀用力,半途没有突然变大的阻力,完全可以做到“无意击发”。这样对提高准确性是非常有好处的。可以说,这个扳机的手感不仅比我想象中的好,而且和我打过的几种美国枪比都不差。

由于是5.56毫米的小口径枪弹,加上复进簧的延迟作用,枪的后坐力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枪的后半部在每枪打响的同时都发出弹簧挤压的“嗡嗡”声音,听起来很有趣。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把97有“半个空仓挂机”。我知道95是没有空仓挂机的。这把97在弹匣内的最后一发子弹打出以后,提把下面的拉机柄就自动停在后面。插入一个新弹匣,把拉机柄后拉,然后松手,就可以把子弹推上膛。

为什么说“半个”呢?就是枪身上并没有一个可以主动推出以顶住枪机、并且可以按压解锁的机构。所以在这把枪上,要实现枪机留在后面的唯一方法是让它停在一个空弹匣后面,解除的唯一方法就是再后拉枪机一次。看来,97式这个外贸版本由于使用北约弹匣,没有了国内的塑料弹匣的品质困扰,具备了实现空仓挂机的条件,但是在结构和功能上却仍然受到95式设计的制约。

由于枪是刚从箱子里面取出来的,尚未归零,所以我在25米、50米和100米分别放置了靶纸。纸靶的尺寸是10×10英寸,就是直径25.4厘米的圆形。至于弹药,我选用了本地比较常见的American Eagle“鹰牌”全金属被甲的.

223 Rem弹药。弹头重量是55格令。我们采用坐姿,把枪架在沙包上,每次打5发子弹,然后换靶。先在25米确保上靶以后,再推进到50米距离。但是由于公共靶场的换靶周期限制,我们最终发现没有足够的时间把随枪的光学瞄具装上和归零来测试100米的精确射击。这算是这次留下的一个大遗憾。

50米的射击结果是:用觇孔瞄具,5发的弹着点基本上可以控制在3英寸以内。这个结果和我用AR-15的觇孔瞄具打同样距离的结果差不多。我知道这是典型的“枪比人打得准”的情况。希望下次我可以有机会试试装光学瞄具的100米射击。

随后,我们把枪带回利华枪店。我借用了他们的修枪房的工作台,把枪进行分解,顺便擦枪。打完别人的枪后帮忙擦枪,就如同到人家家里吃饭后帮忙洗碗,是很有风度的行为。

再次把枪拿起来,第一步就是拿掉弹匣,拉开枪机,扭头到枪的后面确认枪膛已经清空。每次在靶场打过的枪,回来以后一定要再次清枪以确认安全。这一步非常重要。

这时我突然发现握把下面有个盖子。把盖子打开,里面露出一个黑色的小塑料盒子。有趣!把盒子抽出来,打开盒盖,我发现里面有一套擦枪的通条、刷子,以及一些小销子之类的零件。虽然那个多节通条的实用性不大,但是这个盒子还可以用来装电池或者其它任何小件的东西(譬如备用击针或者备用枪机)。这真是非常体贴的设计,和美国Magpull公司的MIAD多用途握把有异曲同工之妙。

分解的第一步,是从左到右把机匣尾部的大销子推出来。销子出来以后,机匣上面有抛壳窗的塑料罩被弹簧推开,露出里面的击发组件。这套击发组件非常独特:敲打枪机后面的击针尾端的并不是常见的旋转击锤,而是一个由压缩长条弹簧提供动力的、前后移动的长方形敲击头。

敲击头的正下方就是快慢机、阻铁、以及扳机连杆的后端。而看得到的外部扳机远远地在枪的前面,通过连杆与后面的击发组件相连。扣扳机的时候,连杆带动阻铁把敲击头释放。敲击头在弹簧的压力下向前敲打枪机尾端的击针,击发枪膛里面的弹药,然后被后坐的枪机座重新推往后面。

如果是半自动模式,敲击头就在后退时被阻铁挡住。如果是全自动模式,敲击头就没有任何阻挡,自动再往前运动,再次敲打击针,这样循环往复。这种前后移动的敲击式击锤的最大优点是扳机行程的用力比较均匀,没有旋转击锤造成的那种先松后紧的手感。这看来也是我在射击时感觉到的较好的扳机手感的原因。

把敲击头和它的弹簧、导杆往后拿掉,就看到枪机座的后段,以及里面插着的复进簧。97式的枪机座在枪管上面和枪管平行,看上去象根圆管,而且长度很长,从后面的弹匣井上面一直延伸到前面提把的前端,并有一个半圆形的拉机柄向上伸出来。一般传统布局的步枪,包括以前的81式或者美国的AR-15,枪机座并不需要做得这么长。但是在无托枪上,由于操作手柄在前面,枪机座不得不这样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