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2018-11-18 - 南霸天

人们对电影《红色娘子军》和闻名全球的中国经典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的“南霸天”,肯定记忆犹新,人们都记住海南岛有个可恨的“南霸天”。昨天去陵水,在当地老乡的指引下,冒雨探访了电影《红色娘子军》取景地

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这是61年版电影《红色娘子军》剧照里的取景

这是庄园内拍摄到的貌似场景

陈佩斯的老豆陈强扮演的“南霸天”演的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给世人留下深刻的影响。只要一提到“地主”,我们就会不由自主、不约而同的想到至今仍在我们记忆中栩栩如生的刘文彩、黄世仁、南霸天和周扒皮。“地主阶级”的四个活教材,是我们心目中“地主”的化身。不过,从现今已经披露出来的有限资料来看,这四个人物,无一不是假典型

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南霸天”庄园是琼山籍人氏张鸿猷的祖父清末年间举家迁居陵城后建造的。1939年日军侵略海南岛后,霸占了张家住宅,日军投降后,张家又重新住进了该宅。海南解放后,县公安局将张宅作为办公场地,公安局搬迁后,一直作为宿舍使用。

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上世纪60年代初,电影《红色娘子军》以张宅作为“南霸天”的宅院,此旧址因此影响至今。《红色娘子军》很多内容是虚构的。据《陵水文史》记载,张家因从教人数众多而被誉为“教师世家”。在张鸿猷死后4年,红色娘子军才组建。

海南第一的南霸天是谁 探访海南陵水“南霸天”庄园

当时,拍电影的人说他家房子气派,又是大地主,选在这里拍电影真实。于是,就在他们家拍了几个镜头。哪料到,电影播出后,由于“南霸天”的影响,张家人吃了不少苦头。当时,当兵、考学、提干、招工等都与张家人无缘。“文革”年代,他们一家被当作“五类分子”批斗,下放到农村改造,直到“四人帮”倒台后才返家

“南霸天”庄园现有保存完好的旧居院落四幢,总建筑面积2950平方米。1989年陵水县人民政府已将南霸天庄园列为陵水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是六十年代在周恩来总理直接关怀下创作演出的;是我国芭蕾舞按照周总理指示“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进行改革的首次尝试。1964年9月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首演时,周总理出席并邀请了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观看。

1964年10月8日毛主席观看,称赞《红》剧的改革:“革命是成功的,方向是对头的,艺术上也是好的。”此后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相继观看,并屡屡招待来访的外国元首、政府首脑等

《红色娘子军》电影放映后,前来“南霸天”庄园参观考察、采访的专家、学者、游客不断

1986年中央芭蕾舞剧团去英国、前苏联和1979年中国艺术团访美时都演出了《红》剧第一场。1994年被评为“中华民族二十世纪舞蹈经典作品”

“南霸天”庄园能保留至今,在海南是独一无二的,在全国也不多见。不论是从文物保护还是从史学研究方面而言,修膳保护好有上百年历史的豪门阔院,对研究清末文明史都具有价值

1964年由编导蒋祖慧等赴阿尔巴尼亚为地拉那歌舞剧院排演本剧。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也排演了本剧,由松下洋子饰琼花

张鸿猷堂兄张鸿德的孙子张国强讲,他是目前唯一健在见过张鸿猷的人,不仅熟悉张鸿猷,还见过张鸿猷的母亲。张鸿猷是个善人,他没有欺压百姓,家里也没家丁、枪支、碉堡,只有几个请来帮他四姨太带小孩的小姑娘

在国内演出《红》剧的艺术单位遍及全国。《红》剧在中央芭蕾舞剧团曾复排多次。先后饰演琼花的有白淑湘、钟润良、赵汝衡、薛菁华、郁蕾娣、张丹丹、冯英、王珊等

红色娘子军的第一任指导员王时香老人在一本回忆录中这么述说:“我们连长庞琼花,就是电影里的吴琼花。她是我们邻村的人,参军前我俩就是好姐妹,平时我们到镇上赶集就能碰到。她是贫农出身,并不是南霸天家的丫环,也没有南霸天这个人。这是和电影里不一样的。”

万泉河边塑造的吴琼花活捉南霸天雕像

后来刷上的宣传标语

连环画《红色娘子军》

墙上斑驳的标语,诉说不同时代的变迁

斗地主成为文革中最时髦的活动,我大舅就这样被斗过,因为我姥爷也被化为地主之列

走进院子,只是看到院内各处晾晒着刚洗过的衣物,和偶尔在大门前经过的人们。80多年过去了,这座建筑没有刻意的去保护和修缮,但是它依然完好,依然履行着它作为一座房子的义务,而不像其他古建筑那样,把人赶出来,把房屋清空,供人参观。我想这样才是更真实的文物,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它的躯壳,更重要的是它还活着,它还有灵魂,它还活生生的历经着沧海桑田

04年版刘佩琦饰演的电视连续剧《红色娘子军》,更似青春偶像剧

张鸿猷的后人还有的生活在这片老街区,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历史的是是非非如今好像都化作烟云,现在的人谁也不会去在乎你家曾经是地主还是贫农

当今文明程度下的人们再也不会以单一的价值取向来评价一个人和一件事了,人与人之间多了些宽容和人性关怀。希望来此探访的人们能够怀着一颗客观和理性的心来看待这些破瓦残砖

走进历史深深的眼窝

这就是历史

如果吴琼花还活着,也应该这把年纪了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