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2018-10-04 - 司徒美堂

为避免法律纠纷,司徒美堂还聘请了著名律师作为安良堂的顾问,其中就有富兰克林·罗斯福。在当选美国总统之前,罗斯福曾在安良堂当法律顾问长达十之久。罗斯福为人公道,对安良堂的法律事务尽心尽力,且不狮子大开口要太多钱,甚得司徒美堂好感。

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在十年的交往中,俩人成了要好的朋友,友谊持续终生。罗斯福当选美国总统后,才辞去安良堂法律顾问一职。在他当总统期间,华人有什么事情,只要司徒美堂写信给罗斯福,他都很快写亲笔信答复,尽力帮助解决。

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孙中山的保镖、厨子和钱袋子

1904年春,孙中山以洪门"洪棍"的身份前往美国宣传革命,发动华侨。洪门致公堂以盛大的场面,欢迎他的到来。为显示洪门兄弟的义气,司徒美堂和兄弟们招待孙中山住进旅馆,却遭到孙中山的反对,要把钱节省下来支持革命。

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司徒美堂二话没说,邀请孙中山住进自己家里,两人一起生活了五个月。在家,司徒美堂是孙中山的厨子,为他做饭;外出,司徒美堂则是孙中山的保镖,护卫他的安全。当时,清政府驻美国的一些外交官员想加害孙中山,得知司徒美堂做了他的保镖后,再也不敢起这个心思。他们知道,司徒美堂惹不起,洪门惹不起,谁敢动洪门,房子都会被拆掉。

司徒美堂和司徒美登 司徒美堂一家悲惨下场

1911年,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同盟会急需15万美元的经费,孙中山急得寝室难安。司徒美堂知道后,遂积极奔走,想办法帮忙筹到这笔巨款。他原打算让洪门兄弟自行认捐,集腋成裘,但转而一想,这样筹款颇费时日,恐影响国内的革命事业。于是,他建议将加拿大的多伦多、温哥华和维多利亚的四所公堂大楼典押出去,以应急需。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很快他们就筹到了这笔巨款。

辛亥革命爆发后的第三天,司徒美堂在纽约街头遇见了孙中山,得知孙中山急于回国,却连区区的路费450美元都没有,又是司徒美堂为他凑足回国的路费,送他上船。

后来,孙中山电邀司徒美堂做总统府监印官,司徒美堂却严守洪门宗旨,功成身退,以"不会做官"为由婉辞了。

后来,孙中山多次发动针对军阀的战争,司徒美堂都一马当先,积极筹款。为了支持国内的反袁、反日斗争,旧金山、波士顿、纽约大部分致公堂成员不仅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还捐出了商埠中一半的"铺底"。

然而,袁世凯一命呜呼之后,接着上台的北洋军阀比起袁世凯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司徒美堂后来曾回忆道,当大家筹集好钱物,准备汇出之时,"一查中国还不曾有个抗日政府,钱寄回什么地方去?大家没有主意,不得不把钱再分回给华侨"。这件事情深深刺痛了司徒美堂,他意识到,广大华侨和致公党成员迫切需要一个能够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党,来领导他们自卫、反抗和谋生,并支持国内的革命斗争。

1925年,五洲洪门第四次恳亲大会在旧金山召开,来自美洲各地、香港、澳门和上海等地的洪门组织代表参加了会议,决定以洪门致公堂为基础,成立中国致公党。随后,美洲凡有致公堂的地方,都相继改堂为党,致公党的组织很快遍布美洲、亚洲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31年10月,致公党在香港举行了第二次代表大会,决定将致公党总部迁至香港,旧金山原址改称中国致公党美洲总部,由司徒美堂任主席。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四个多月后,又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以蔡廷锴、蒋光鼐为首的十九路军奋起抗击。消息传至美国,司徒美堂倍感振奋,立即组织洪门成立筹饷机构,为十九军募捐。淞沪会战结束后,司徒美堂又亲自率领华侨代表,万里跋涉,回到祖国,带着美国侨胞捐献的款项和物质,慰问十九路军将士。在阵亡将士的追悼会上,司徒美堂代表侨胞敬献了花圈。

"七七"事变爆发后,司徒美堂辞去所有公私职务,专门负责"纽约华侨抗日救国筹饷总会"的工作。他不顾自己已是70岁高龄,每天上午10点开始工作,至深夜12时结束,每天工作十三四个小时,风雨不误,五年如一日。抗战期间,"筹饷总会"共募集了1400多万美元,司徒美堂是当时纽约地区为祖国捐款最多的十七位华侨之一,他领导的安良堂是纽约华侨社团捐款最多的侨团。

为了更好地组织抗日救亡运动,改变致公堂组织分散的状态,在司徒美堂的多方努力下,1939年6月15日,全美洲致公堂所属223处机关的代表齐集墨西哥城召开恳亲大会。会议主张集全美10多万洪门侨胞的力量,支持祖国将抗战坚持到底。会议成立了"全美洲洪门总干部",由司徒美堂任监督,吕超然任部长。

"全美洲洪门总干部"的成立,结束了美洲洪门长期堂号林立、互不团结的局面,以往的"门户之见"也涣然冰释于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之中。

我司徒美堂就好惹吗?

抗战胜利后,司徒美堂率领各地致公堂代表,准备回上海召开"五洲洪门恳亲会",积极参与祖国的建设大业。

司徒美堂一行的回国,受到了中共和民盟的欢迎,国民党却态度冷漠。在与蒋介石面谈之中,蒋介石不仅不认可美洲致公堂为辛亥革命和八年抗战作出的重大贡献,反而对司徒美堂在美洲"私自组党"大为不满,对他"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还政于民"的主张更是极为恼火。会谈不欢而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