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式部源氏物语 【名著选读】紫式部《源氏物语》

2019-06-24 - 源氏物语

点击箭头所指的世界名著每日读,陪你有品位地阅读

编辑:世界名著每日读(ticesmall)

且说天皇时代,某朝后宫妃嫔众多,内中有一更衣。出身微寒,却蒙皇上万般恩宠。另几个出身高贵的妃子,刚入宫时,便很是自命不凡,以为定然能蒙皇上加恩;如今,眼见这出身低微的更衣反倒受了恩宠,便十分忌恨,处处对她加以诽谤。

紫式部源氏物语 【名著选读】紫式部《源氏物语》
紫式部源氏物语 【名著选读】紫式部《源氏物语》

与这更衣地位同等的、或者出身比她更低微的更衣,自知无力争宠,无奈中更是万般怨恨。这更衣朝夕侍候皇上,别的妃子看了自然都妒火中烧。也许是众怨积聚太多吧,这更衣心绪郁结,便生起病来,只得常回娘家调养。

紫式部源氏物语 【名著选读】紫式部《源氏物语》
紫式部源氏物语 【名著选读】紫式部《源氏物语》

皇上见了,更是舍她不下,反而更加怜爱,也不顾众口非议,一心只是对这更衣佝情。此般宠爱,必将沦为后世话柄。即便朝中的显贵,对此也大都不以为然,彼此间时常侧目议论道:"这等专宠,实在令人吃惊!唐朝就因有了这种事而终于天下大乱。

紫式部源氏物语 【名著选读】紫式部《源氏物语》
紫式部源氏物语 【名著选读】紫式部《源氏物语》

"这内宫的事,不久也逐渐传遍全国,民间听了怨声载道,认为这实在是十分可忧的,将来免不了会出杨贵妃引发的那种大祸。更衣处于如此境地,苦恼不堪,内心也甚为忧惧,唯赖皇上深思,尚能在宫中谨慎度日。

这更衣早已谢世的父亲曾居大纲言之位。母亲也出身名门望族,眼见人家女儿双亲俱全,享尽荣华富贵,就指望自己女儿也不落人后;因而每逢参加庆吊等仪式,她总是竭尽心力、百般调度,装得十分体面。只可惜朝中没有重臣庇护,如若发生意外,势必无力自保,心中也就免不了感到凄凉。

或许是前世的因缘吧,这更衣却生下一容貌非凡、光彩如玉、举世无双的皇子。皇上得知后,急欲见这孩子,忙教人抱进它来一看之下,果是一个清秀异常的小皇子。

大皇子为右大臣的女儿弘徽殿女御所生,母家是尊贵的外戚,顺理成章,他自然就成了人人爱戴的东宫太子。论相貌,他却不及这小皇子清秀俊美。因此皇上对于大皇子,尽管珍爱,但相比之下总显得平常,而对于这小皇子,却视若掌上明珠,宠爱无比。看作上无私予的宝贝。

小皇子的母亲是更衣,她有着不寻常的身份,品格也十分高贵,本不必像普通低级女官一样,在日常生活中侍候皇上。而皇上对她的宠爱非同寻常,以至无法顾及常理,只是一味地要她留在身边,几乎片刻不离。每逢宫宴作乐,以及其它佳节盛会,也总是首先宣召这更衣。

有时皇上起床迟了,便不让其回宫室里去,整个一天干脆就将这更衣留在身边。这般日夜侍候,按更衣的身份而论,也似乎太轻率了。自小皇子出生后,皇上对这更衣更是十分重视,使得大皇子的母亲弘徽殿女御心生疑忌;如此下去,来日立为太子的,恐怕就是这小皇子了。

弘徽殿女御入宫最早,况且她已生男育女,皇上对她的看重,非一般的妃子可比。因此独有弘徽殿的疑忌,令皇上忧闷,心里也很是不安。

更衣愈受皇恩宠爱,然而贬斥、诽谤她的人也愈多。她身单体弱,宫中又没有外戚从旁相助,因此皇上越加宠爱,她越是忧惧不安。她所住的宫院叫铜壶,从此院去皇上常住的清凉殿,必须经过许多妃嫔的宫室。她在两者间频繁来往,众妃嫔看在眼里,心里极不舒畅,也是自然的。

有时来往得太过频繁,这些妃嫔就恶意作弄她,在板桥上或过廊里放些龌龊污秽的东西,使得迎送铜壶更衣的宫女们经过时,衣裙被弄得龌龊不堪;有时她们又相互私约,将铜壶更衣必须经过的走廊两头有意锁闭,使她进退不是,窘迫异常。

如此等等,花样百出,铜壶更衣因此痛苦不堪。皇上得知常发生此等事情,对她更是怜惜有加,遂让清凉殿后面后凉殿里的一个更衣另迁别处,腾出房间以供铜壶更衣作值宿时的休息室。那个迁出去的更衣,从此对铜壶更衣怀恨在心,也就更不用言说了。

小皇子三岁时行穿裙仪式排场并不亚于大皇子当年。内藏定和纳殿倾其所有,大加操办,仪式非常隆重,却也招致了世人的种种非议,但待得看到这小皇子容貌出众,举止、仪态超凡脱俗,十足一个盖世无双的可人儿,人们心中对他的妒忌和非议才顿然退去。见识多广的人见了他,都极为吃惊,瞠目注视道:"这等神仙似的人儿也会降至世间!"

是年夏天,小皇子母亲铜壶更衣觉得身体欠安,便欲告假回娘家休养,无奈皇上不忍,执意不允。这更衣近年来怄怄常病,皇上已经习惯了。于是对她说道:"不妨暂且往在宫中休养,看看情形再说吧。"可这期间,更衣的病已日渐加重,不过五六日,身体已是衰如弱柳。

母亲太君心痛不已。向皇上哭诉乞假。皇上见事已至此,方准许其出宫。即使在这等时候,皇上也心存提防,恐其发生意外,令铜壶吃惊受辱。因此,决意让小皇子留在宫中,更衣一人悄悄退出。

皇上此时也不便再作挽留,但因碍于身份,不能亲自相送出宫,心中难免又是一阵难言之痛。这更衣原本花容月貌,到这时已是芳容消损,自己心中也是百感交加,却又无力申述,实在只剩得奄奄一息了。皇上见此情景,茫然无措,一面啼泣,一面历叙旧情,重申盟誓。

可这更衣已不能言语、两眼无神、四肢瘫软,仅能昏昏沉沉躺着。皇上束手无策,只得匆匆出室,忙命左右备车回去;但终觉舍她不下,不禁又走进这更衣的房中来,又不允其出宫了。他对这更衣说道:"你我曾山盟海誓:即便有一天,大限来时,我们俩也应双双同行。你不至于舍我而去吧!"这更衣深觉感情浓厚,使断断续续地吟道:

"大限来时悲长别,残灯将尽叹个穷。早知今日……"说到此时,想要再说下去,无奈身疲力软,已是痛楚难当、气息奄奄了。皇上还执意将她留住宫中,亲自守视病情。只是左右奏道:"那边祈祷今日开始,高僧都已请到,已定于今晚启忏……"便催促皇上动身。无可奈何,皇上只得允其出宫回娘家里去。

却说铜壶更衣在离宫之后,皇上满怀悲痛,难以入睡,只觉长夜漫漫,忧心似焚;派去探病的使者也迟迟未返,不禁长吁短叹。使者到达那更衣家外,只听得里面号啕大哭。家人哭道:"夜半过后就去世了!"使者垂头丧气而返,如实奏告皇上。皇上闻此噩耗,心如刀割,神智恍恍惚惚,只得将自己笼闭一室,枯坐凝思。

小皇子年幼丧母,皇上很想将他留住身边。可丧服中的是子留待御前,无此先例,只得准其出居外家。小皇子年纪尚幼,见众宫女啼啼哀号,父皇也泪流不止,心中只是奇怪。他哪能想到平常父母子女别离,已是悲哀断肠之事,更何况同遭死别生离呢?

悲伤也有个限度,最后只得按照丧礼,举行火葬。太君恋恋不舍,悲泣哀号道:"让我与女儿一同化做灰尘吧!"她挤上送葬的众侍女的车子,来到爱女的火葬场,那里庄严的葬礼正在举行。此时的太君,自不必说心情是何等的伤心!

她呜咽难言,勉强说道:"看着她,只想着平日的音容笑貌,便仿佛她还活着,真切地见到她变成了灰烬,才相信她已非这世间的人了。"说罢,哭得几乎从车上跌了下来。众侍女忙来搀扶,万般劝解。她们道:"早就担心会弄到这般地步的。"

不久,宫中的钦差来了。宣读圣旨道:"追封铜壶更衣为太妃。此番宣旨又引起了一阵号啕。皇上回想这更衣在世时,不曾作女御,总觉得异常抱歉,所以追封,对她晋升一级。不想这追封又引得许多的怨忌。知情达理的人,尚认为这更衣容貌秀丽、优雅可爱、性情温淑、和蔼可亲,的确无可指责。

只因往昔皇上宠爱太过,所以遭人妒恨。如今已不幸身亡,皇上身边的女官们记起她品格之高贵、心地之善良,都不胜惋惜。所谓"生前诚可惜,死后皆可爱。"这古歌必是为此情此景而兴的了。

时光流逝,铜壶更衣死后,每次例行法事,皇上总派人前往吊唁。抚慰也总是格外优厚。虽已事过境迁,但皇上悲情依旧,实在难以排遣。他不再宣召别的妃子待寝,只是朝夕以泪洗面、隐愁忍痛。身边的侍臣见此,都忧然叹息、相对垂泪。

宫中只有弘徽殿等人,始终不肯容忍铜壶更衣,并说道:"作了阴间的鬼,还令人不得安宁,这般宠爱也真是难解啊!"皇上虽有大皇子传侧,可是心中仍是惦着小皇子,还时常派遣亲信女官及乳母等到外家探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 惠文后与宣太后 揭秘:历史上的惠文后和宣太后是亲姐妹吗?

    惠文后与宣太后 揭秘:历史上的惠文后和宣太后是亲姐妹吗?

    2018-11-07

    芈月传剧中惠文后和宣太后是亲姐妹吗 惠文后是哪国人?有网友问芈月传剧中惠文后和宣太后是亲姐妹吗?惠文后是哪国人?本文趣历史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帮助大家解决心中的疑惑,下面是详细的介绍。惠文后是哪国人秦武王赵荡的生母是惠文后。

  • 曹璐王嘉尔综艺 fiestar曹璐微博惹关注 因出演综艺一举成名

    曹璐王嘉尔综艺 fiestar曹璐微博惹关注 因出演综艺一举成名

    2017-11-04

    五人组女团FIESTAR将于3月9日推出第二张迷你专辑《A Delicate Sense》,时隔一年回归韩国歌坛。经纪公司LoenTree表示,FIESTAR将展现更为成熟的音乐和外貌,粉丝值得期待。FIESTAR在女团群雄崛起的韩国歌坛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

  • 源氏物语藤壶 朱一龙zyl48之《源氏物语》

    源氏物语藤壶 朱一龙zyl48之《源氏物语》

    2019-06-24

    昨日各地落下初学,雪花美好转瞬即逝,初雪化雨不见雪景,就此一天过去,午夜醒来,发现房顶屋檐,草间枝头,如霜如露落满迷人之雪。怀念起春夏初识龙哥时,也是半夜失眠久站窗前,那个季节物燥花多到无暇欣赏,夜深人静心无挂碍时。

  • 源氏物语翻译 《源氏物语》究竟好在哪里?

    源氏物语翻译 《源氏物语》究竟好在哪里?

    2019-06-24

    提问者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一个文字系统尚未完善的时代,写的长篇小说,价值能高到哪去?应该这样回答恰恰是在文字系统尚未完善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出来的作品才是最有价值的,因为这样的作品促进了文字系统的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