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香梅陪伴陈纳德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两岸迟早会统一

2019-01-07 - 陈香梅

记者: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您就开始推动两岸的探亲、商贸等活动。20多年过去了,您作为两岸的使者,如何评价目前海峡两岸的关系和交往?

陈香梅:两岸关系也有挑战,也存在问题,但在合作方面还是有前景的,因此我并不太担心两岸关系。两个地区只有在经济上相互合作,相互帮助,才会有更好的未来。

陈香梅陪伴陈纳德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两岸迟早会统一
陈香梅陪伴陈纳德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两岸迟早会统一

两岸关系最大的挑战来自国际宣传方面,这对两岸关系起到重要影响。在我看来,两岸的出路在于尽量避免冲突,加强合作,这个最重要,对此我很有信心。

记者:去年,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出版的《大江大海》讲述了两岸分离后的百姓故事,引起很大反响。两岸统一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对此,您怎么看?

陈香梅陪伴陈纳德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两岸迟早会统一
陈香梅陪伴陈纳德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两岸迟早会统一

陈香梅:我相信,两岸迟早会统一,虽然时间上很难说,但一定会统一。

郝福满:(插话)那是一定的!

关于个人 晚年著作放眼“时评”

记者:今年3月,您刚获评影响世界华人大奖,人生可谓非常圆满。接下来您最想做的是什么?

陈香梅陪伴陈纳德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两岸迟早会统一
陈香梅陪伴陈纳德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两岸迟早会统一

陈香梅:我是作家,对写作非常有兴趣,接下来希望写一本言论方面的书,也就是时评。我觉得自己还有责任促进中西双方的了解合作,希望在有生之年继续为之努力。

记者:您身上有许多优良品质,在您看来,怎样才算完美女性?

陈香梅:我很难评价怎样是完美女性,总体上说,工作上要努力,生活上要永远充满希望,不光为自己,还要为社会、国家付出自己的努力。无论是小女人还是女强人,我两方面都尽量做到。

记者:今天郝先生陪伴您回中国,可否与我们分享你们当前的生活?

陈香梅:(笑)这个我不敢讲了。不过,我始终相信,一个人不要自暴自弃!

郝福满:您的提问让我想到香梅年轻的时候,她也是一名女记者,也会提很多问题。许多人把香梅当成偶像。确实,她是一名别具一格的女性,擅长很多领域,比如写诗、写歌、写作、书法,今天她就给广东华侨博物馆题了字。她还曾被多名美国总统委以重任。

谈到我们的生活,我只想说,我们的感情很好也很牢固。这么多年,我们都生活在一起,相爱相知。我很骄傲地说,每天和香梅在一起,我都觉得更爱她。据说中国有个组织是专门研究香梅的,他们每年都开一两次会,写研究报告,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香梅真的很爱中国,爱中国人,她很真诚,也很特别。

记者:所以邓小平同志说,“全世界只有一个陈香梅”。

郝福满:噢!原来你也知道这个故事!1980年12月30日,香梅第一次重回北京,作为总统里根的特使,捎带一封里根的亲笔信给邓小平。同行的有美国参议员史蒂文斯,他曾是“飞虎队”成员。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宴请他们时,让香梅坐在第一贵宾席,让史蒂文斯坐在次席。邓小平还说,因为参议员在美国有一百个,而陈香梅嘛,不要说美国,就是全世界也只有一个。第二天所有报纸都登了!(讲完与陈香梅相视而笑)

记者手记

不恐“美人迟暮”

很多人崇拜陈香梅,更多人对她感到好奇:一个华人女子如何在西方社会绽放光芒?因此,关于她的书和报道很多,她写的书也不少。

尽管陈香梅行程满满,连日舟车劳顿,幸运的是,高龄的她仍给了我们对话机会。虽然应答言简意赅,但仍让人感受到这位奇女子非凡的气场,毫无耄耋老人的迟暮之感。

对话中,85岁的她始终用“招牌式”笑容有力传达着她特有的聪慧。她的传奇,不仅在于她是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将军的妻子,是中美关系的“润滑剂”、两岸交往的使者,也在于她作为一名女性,对生活别具一格的沉淀与感悟。采访全程,陪伴在旁的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副主席、美中航运公司董事长郝福满始终面带微笑,聆听她的话语。看来,这几十年来,陈香梅过得很幸福———因为郝福满说,每天要爱她多一些。(曹斯 段燕 林亚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