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是斯大林走狗儿皇帝 石敬瑭称儿皇帝之迷

2018-11-14 - 儿皇帝

后晋开国皇帝石敬瑭,原是后唐皇帝的女婿,拥兵一方,但是他借助契丹的军事力量,推翻后唐政权,建立了后晋。为了得到契丹人的帮助,他甘做儿皇帝,割让燕蓟十六州,遭到人们无情的唾骂。

契丹是五代时期在我国北方出现的一个强大民族。公元907年阿保机建契丹国,938年其子辽太宗耶律德光改国号为辽。乘着中原地区军阀的混战,契丹人在灭后唐、立后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毛是斯大林走狗儿皇帝 石敬瑭称儿皇帝之迷
毛是斯大林走狗儿皇帝 石敬瑭称儿皇帝之迷

后唐明宗李嗣源,是五代时期政治比较清明的帝王,但他没有培养出有能力的继位者。在他死后,他的几个女婿,如掌握兵权的石敬瑭、赵延寿、杜重威等先后一个个向契丹投降,与后唐为敌。继明宗的闵帝李从厚十分软弱,很快被明宗养子末帝李从珂杀掉。

毛是斯大林走狗儿皇帝 石敬瑭称儿皇帝之迷
毛是斯大林走狗儿皇帝 石敬瑭称儿皇帝之迷

李从珂即位不久,就把与他关系不好的石敬瑭刺激了一下。他让石敬瑭从太原调到郓州去,石敬瑭不肯。于是他发兵讨石敬瑭,并且杀掉石敬瑭在洛一陽一的子弟四人。石敬瑭要对付末帝,就令掌书记桑维翰草表称臣于契丹,甚至对于比自己年轻得多的耶律德光"请以父礼事之。约事捷之日,割卢龙一道及雁门关以北诸州为献。表至,契丹大喜,复书许俟促秋倾国赴援"。

毛是斯大林走狗儿皇帝 石敬瑭称儿皇帝之迷
毛是斯大林走狗儿皇帝 石敬瑭称儿皇帝之迷

936年9月,耶律德光率骑兵五万援救被后唐军队攻打的石敬瑭,后唐军队没料到契丹军队会突然出现,被石敬瑭和契丹军队包围在晋安寨。末帝派心怀叵测的军阀赵德钧父子从幽州出兵,而赵德钧却与契丹联系上了,要求支持他自己为中原王朝的皇帝,所以行动缓慢。石敬瑭怕赵德钧夺去他行将到手的帝位,派桑维翰向耶律德光苦苦哀求。耶律德光最后同意了石敬瑭的请求。这年十一月,设坛晋一陽一,备礼册命,并让石敬瑭"永为我藩"。

后唐军队在晋安寨遭到了契丹军队的痛击,全军解体,耶律德光派骑兵五千送石敬瑭赴洛一陽一做皇帝。石敬瑭应约割幽、蓟、瀛、莫等十六州给契丹,并且同意每年输帛三十万匹,其他的吉凶庆吊,岁时馈遗,玩好珍异,相继于道,契丹大小官员石敬瑭每人都送上一份好处。石敬瑭还称比自己年轻十多岁的耶律德光为父皇帝,事之甚谨。

石敬瑭这样的做法,从古至今遭到了许多人的批评。北宋薛居正在编《旧五代史》时就说:"图事之初,召戎为援,猃狁自兹而孔炽,黔黎由是以罹殃。"今人的评价更是直白尖锐,如范文澜说:"石敬瑭拜契丹主当父亲,并且出卖广大土地,另加岁贡帛三十万匹,换取一个儿皇帝的称号,在五代皇帝中,他是最大恶已极的可耻人物。"很多人认为石敬瑭将广大的北方地区长期沦为外族统治,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他是出卖中原人民利益的大罪人。

不过一些学者认为石敬瑭之所以甘做儿皇帝,是有一定缘由的,如果仅用"屈辱无一耻"与卑鄙来谴责他,并不能圆满地说明问题。像石敬瑭这样甘做契丹附庸的人,在五代时不只石敬瑭一人。石敬瑭勾结契丹自助,只不过是隋唐以来一些方镇军阀的一种故伎重演而已。

石敬瑭只图称帝夺权,不顾名节人格,事属可耻,但又须看到,这是与契丹的家长制政治有关。契丹在唐末以前,社会制度比较落后,只是到了阿保机时期,才由部落联盟发展成为一奴一隶制汗国。

这使得新的国家领一导一人 ,既以君主的身份,又习惯于以家长的身份实行统治。他要求臣民更多地像一个家庭成员,即儿子、孙子那样服从自己,接受自己的统治。这是契丹主屡次要求屈服于他的中原政权的头目称儿皇帝的根本原因。

年龄问题也是石敬瑭被人骂的一个因素。石敬瑭称儿皇帝时已经45岁,而耶律德光仅34岁。其实石敬瑭自称儿皇帝的地位,早在他草表求救于契丹主时即主动提出。石敬瑭出身于沙陀族,而这个民族氏族公社遗一习一 相当严重,养子之风很盛,但养子往往并不和养父在年龄上相当。

石敬瑭称儿实质上具有耶律德光养子性质,其年龄上的不相称,以氏族养子的习惯来看,并没有什么奇怪。耶律德光多次让石敬瑭上表时称臣,但作书时称儿皇帝,如家人礼,契丹和后晋就成了"父子之邦"。因为历代很多人无法摆脱汉人传统的道德伦理观念,对这个问题就十分敏感。封建时代的官员尊君为父,如果是少君老臣,那就不是与石敬瑭差不多吗?

契丹割让幽蓟十六州,责任不全在石敬瑭身上。长城以北的少数民族在东汉末、西晋至北朝、唐代都曾进入长城以南,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当时激烈的民族矛盾以及随之而来的大规模的民族融合。十六州的确是北方藩篱,但一胡一 三省在《资治通鉴》的注文中已经谈到自撤藩篱并不始于石敬瑭。

幽蓟十六州主要影响在北部防线。东部防线因后唐时营、平为契丹所取,早已不守,幽、蓟、顺等州实际上已成为契丹势力范围。石敬瑭割十六州后的影响是比较严重的,因为辽的南扰大体都从幽、蓟与云、应两个方向而来。但总不能把契丹之所以南扰的责任全归罪于石敬瑭,从而混淆国内民族矛盾与国外民族矛盾的界限,因为契丹毕竟是国内的一个少数民族。

反对这种观点者认为,石敬瑭遭到千古唾骂是罪有应得。因为其一当儿皇帝是他主动提出的,其二他当儿皇帝的前提条件是出卖领土,他是甘心充当契丹的傀儡,其三他事契丹"甚谨",克尽了"臣道"。契丹是有一些与汉人不一样的风俗,但这也仅是一厢情愿的事情,他们怎么会要求他国君主必须服从于他们的一习一 俗?在契丹与中原几个王朝的关系上,也并非都是"论父子之义"、"为父子之邦"的。

为了做个儿皇帝,石敬瑭出卖了幽蓟十六州,这连契丹人自己也认为是这样的,如耶律德光曾说:"我无心南来,汉兵引我至此耳。"按这种看法,称儿皇帝是石敬瑭自甘堕落的结果。

另有人认为,契丹人有收继养子及外姓人入族的一习一 俗,辽代皇帝特别喜欢与中原各朝皇帝之间义结父子、兄弟,都可视作这种一习一 俗的外延表现形式。唐末五代之初,阿保机就与李克用结义,约为兄弟。李克用死,其子李存勖向契丹求救,阿保机曾说:"我与先王为兄弟,儿即吾儿也,宁有父不救子耶?"尽管除掉李克用时,契丹和后梁是联手发动攻击的,但当李存勖上门,阿保机还是想到当年的结拜。

李存勖死后,后唐告哀使至,阿保机装出痛苦的样子大哭了一番,口口声声"吾儿"如何如何。

契丹之所以支持石敬瑭,最能打动耶律德光之心的是事成之后可割地入契丹。当石敬瑭派人至契丹许割燕云求兵为援时,耶律德光说:"我非为石郎兴师,乃为天帝救使也。"原来是契丹在阿保机时就想得到后唐的土地。石敬瑭当上皇帝后,耶律德光与他"执手约为父子",表面上是契丹的风俗形成了石敬瑭的儿皇帝,但问题的实质是契丹的心思一直在"雁门以北及幽州之地"上。

当上儿皇帝后,石敬瑭对辽帝唯唯诺诺,奉表称臣,辽帝"屡止晋帝上表称臣,但令为书称儿皇帝,如家人礼"。契丹的目的就是想利用这种不平等的"父子国"关系,通过后晋傀儡政权,控制中原地区,以输掠更多的财物入契丹。

石敬瑭死后,其子石重贵继位,是为晋出帝。石敬瑭在世时,后晋朝野上下已对其割让疆土、对辽称儿臣颇多不满。石重贵为了平息众怒,向契丹申明称孙不称臣,使契丹"爷爷"大为恼怒,当着晋使就斥骂石重贵,于是契丹与后晋绝一交一 ,两国关系破裂。三年后耶律德光率大军攻入晋都开封,灭掉了后晋。

这种观点强调,结义是契丹民族传统文化内涵的一种表露,利用了这一点,耶律德光执政期间就恃"册立之恩",以不平等的"父子"亲戚关系,得到了石晋拱手相让的雁门关以北、长城以南的十六州广大地区,每年还要勒索白银和绢帛,这才是石敬瑭能够称上儿皇帝的真实原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