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案余波七分之一 药家鑫父亲起诉药家鑫案原告律师

2018-10-19 - 药家鑫案

对于是否直接了解过药家的经济状况,张显说,不需要了解,“经济状况和案件毫无关系。他儿子犯了罪,跟他有什么关系?”

昨晚,张显发布微博对这一事件做出解释:“对于我微博中出现一些说法的来源说明:我作为原告代理人有着比别人对药家更强的一种好奇心,在网上看到些消息就粘贴到自己的微博中。对于是否属实,因为作为一个公民我无权调查别人的隐私。”

药家鑫案余波七分之一 药家鑫父亲起诉药家鑫案原告律师
药家鑫案余波七分之一 药家鑫父亲起诉药家鑫案原告律师

有网友认为,把药家鑫说成“官二代”“富二代”,最终加重了对他的量刑。对此张显说,这是对法律的侮辱和不尊重,他坚信,父母再有钱再有权,他的孩子犯了杀人罪,一样会判死刑。

已就房产之事道歉

药家鑫案在高院审判前,张显曾称药家住宅有200多平米。“这的确是我说的,当时我没能进到他家里。他家楼下有个锄草的老头告诉我,他家有200多平米。后来药父说他家房子只有108平,这点我在微博上公布了,我也当面跟他道歉了。”记者搜索张显微博,只看到200多平米的相关微博,并未看到道歉内容。

药家鑫案余波七分之一 药家鑫父亲起诉药家鑫案原告律师
药家鑫案余波七分之一 药家鑫父亲起诉药家鑫案原告律师

张显还将矛头指向药庆卫的代理律师兰和。昨晚,他在微博上称,兰和在西安组织人“黑”他,并称有证人。对此,兰和表示不予回应。

昨晚,药案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说,他不清楚药庆卫起诉一事,“如果是真的,这官司非打不可”。他和家人的生活已慢慢平静,但药家鑫杀了人,药庆卫不能怪别人,起诉是“胡扯和胡闹”,他会支持张显打这场官司。

药家鑫案余波七分之一 药家鑫父亲起诉药家鑫案原告律师
药家鑫案余波七分之一 药家鑫父亲起诉药家鑫案原告律师

对话药庆卫

就是希望他能道个歉

昨晚,记者就起诉一事采访了原告,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

记者:这次起诉张显,诉求是什么呢?

药庆卫:其实我什么也不求,就是希望张显能就对我的伤害向我道歉,就一些不实的描述向我道歉。我看到张显在微博上,又把这件事跟药家鑫的案子扯到一块儿。我认为,药家鑫的案子已经盖棺论定了,跟这个没有关系。我看到张显的一些东西,跟这个扯在一起不合适。

他作为代理人,维护对方的权益没错,但不能用虚假的东西炒作对方家属,我也不知道他想证实什么。我当时也想过以后就过安稳的生活,现在看看也不是我想咋样就能咋样的,所以我就想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吧。

相关阅读
  • 人生的悲剧药家鑫案 药家鑫案思考之一人生的轨迹

    人生的悲剧药家鑫案 药家鑫案思考之一人生的轨迹

    2018-10-19

    备受关注的药家鑫故意杀人案终审判决对外公布,判决词写“该犯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判处死刑”。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药家鑫案已成历史,但它留下的影响和思考却远未停止。

  • 药家鑫案杀人 药家鑫案余波:张妙家人上门索要20万内情

    药家鑫案杀人 药家鑫案余波:张妙家人上门索要20万内情

    2018-10-19

    (图2012年2月8日,西安,上午11时左右,“药家鑫案”中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和父亲张选平来到药庆卫所居住的小区要拿回药家曾经给他们的20万元。)本报记者 杜光利对于药庆卫试图赠与的20万元,曾经严辞拒绝的张妙家人。

  • 药家鑫案余波 “药家鑫案”余波又起

    药家鑫案余波 “药家鑫案”余波又起

    2018-10-19

    2012年2月7日上午,药家鑫案被害人张妙代理人张显发微博称,现在张妙的亲人表示愿意接受药家鑫父亲药庆卫无条件赠与的20万元,并定于2012年2月8日上午前往药庆卫住处(二十街坊)接受该款。微博链接了张显博客中一篇题为《关于接受药庆卫赠与二十万元的声明》的博文。

  • 药家鑫案为什么会轰动 药家鑫案的轰动与精英们的白痴

    药家鑫案为什么会轰动 药家鑫案的轰动与精英们的白痴

    2018-10-19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测度中国人”,是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中说过的一截话,这话之后还有个转折的递进,把先生的愤怒与失望淋漓尽致地倾泄出来。生在红旗下的筱庄当比先生平和很多,因为筱庄宁愿相信大部分所谓的精英人士真的还没歹毒到以亡党亡国为目标的程度。

  • 药家鑫案舆论不公平 药家鑫案索赠闹剧 舆论亟待自省

    药家鑫案舆论不公平 药家鑫案索赠闹剧 舆论亟待自省

    2018-10-19

    常理来说,一个案件,等到终审判决出炉并得以执行,便足以画上句号。不过,时至今日,药家鑫早已被执行死刑,魂归西天,药家鑫案的阴魂,依然密布于中国的苍穹,挥之不散。2011年8月4日,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向法院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