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扫地僧 我愿做一个无名的扫地僧

2018-10-09 - 扫地僧

有人问我,整日里为学校打杂,是不是太没有价值了。我也知道,一个人整日里处理一些杂务,在外人看来确实有些无聊,简直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啥味道可言。

不知为啥,我老是想到金庸笔下的扫地僧,(《天龙八部》)一个其貌不扬,毫不起眼的老人,在外界追求称王称霸的江湖,自己却在不断地修炼内心的强大,竟然武功修为无人能及。事实上,金庸笔下除了这个扫地僧,还有一个人见人爱的周伯通,都是不在乎名和利之徒,竟然活得有滋有味,让读者羡慕不已。

无名扫地僧 我愿做一个无名的扫地僧
无名扫地僧 我愿做一个无名的扫地僧

上天呐,在有思想的人心中,那些凡夫俗子追求的一张纸的荣誉,一点点地耀武扬威的荣光又算什么呢?亚历山大再怎么伟大,在第欧根尼这个犬儒哲学家的眼里,又算什么呢?难怪这位伟大的帝王会在临死前看透一切。

无名扫地僧 我愿做一个无名的扫地僧
无名扫地僧 我愿做一个无名的扫地僧

释迦摩尼,本来是温柔乡里的王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先生就是参透了这一切,在菩提树下,手指天与地,说出天上、地下,唯物独尊的话来。

人可以如扫地僧那样的平凡,但是追求精神的至高无上,这需要你有伟大的修为。惠能祖师,他大字不识几个,可照样能够在闲杂的工作中创造一番天地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说得何等干脆,想得如此透彻,真的让那些参阅佛书的人觉得惭愧不已!

当然了,上面说的人,我没办法去超越他们,毕竟自己的悟性不够,参透领悟力不足,只能做一个普普通通之流。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内心有一种声音在催促自己,要学会改变自己,无需在明抢利索中徘徊。后来想想,看来是买了许多大家的书有关系。

一大早,赶紧起床,不敢有丝毫怠慢,很快做到电脑前,眼瞅着眼前背后的一叠叠书,自己从来都不敢说什么了不起的话,只觉得,愈是平常愈是对得起面前的书海。

这不,刚刚买了一套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书没有看完,总觉得这个作家太伟大了,自己的生活处境一直不怎么好,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思想,敢于说真话,宁愿得罪整个政府,也不愿意同流合污,难怪高尔基这样的文学巨匠会郁郁而终。

索尔仁尼琴,他的最伟大作品不是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间的作品,恰恰是花了几十年心血,乃至于到了即将燃尽生命之时的作品《红轮》,最近,我打着胆子,买了当下国内唯一最全的三卷本的《红轮》,据介绍,先生的这部作品有二十卷,一卷都在四十至七十万字,想来,作品至少有三千万字,可见其是多么的伟大。

在先生面前,我就算写了杂七杂八地几百万字又算什么呢?先生文笔流畅,大胆阐述自己的思想,世上有几人能与之媲美。可以说,先生活了八十九岁,一生都在写作,这样的人确实让我们这些后辈望尘莫及,只能不断进境。

本来,我对俄罗斯的作品没什么好感,也许是受到传统思维的影响,总觉得高尔基既然是前苏联最伟大的作家,那么其他人又算啥呢?没想到,托尔斯泰已经算是了不起了,看其作品就觉得伟大。殊不知,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点也不比托尔斯泰逊色,作品的感染力似乎更加有穿透力。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旧书摊找到了巴金先生翻译的赫尔岑的《往事与回想》,才明白这个伟大的国度,真正有价值的人实在太多了。无论是眼前的索尔仁尼琴,还是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写的《日瓦戈医生》,都能够真实地反映一个时代,写这样的文字,我觉得没有勇气是做不到的。

与他们同时代的还有巴赫金这样的评论家,他们的思想就像一盏明灯,让我有使不完的劲儿,写吧,就算生活太平淡,我也没有资格停留。

事实上,许多作家,一旦被荣誉冲昏头脑,那就不再有所作为,这一点,我觉得应该向萨特那样,视这些荣誉为粪土,干好自己的事儿,继续前进,人生才会显得永远年轻。

历史上,真正有成就的人,想要永恒,那就得静下心来着笔,这种努力自然会让思想得以传播,否则,李白也不会说“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一个经常在书堆里泡的人,他明白人到底应该怎么活。鲁迅先生就是这样的人,他尽管生命短暂,但是从来不缺乏追求。先生的全集,我也卯足劲儿买下来了。其他内容我到不十分在意,特别感兴趣的是,先生喜欢买书,而且喜欢记账,没想到,先生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都没忘记到书店走一走,顺便买点书回家。

先生对俄罗斯、日本的作品都特别偏爱,翻译了许多作品,着实令人惊讶!先生一生都喜欢说实话,有人开玩笑说,如果先生活到文化大革命,说不定也会蹲监狱,为啥呢,先生一生追求真的人生,才不会忘记说真话的人格追求呢?鲁迅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好,吃人家的嘴照样不软,为啥说先生是硬骨头,大概在人格上确实是大山一般吧!

我知道人这样活着确实非常累,可以说,每天的生活都是那么平淡无奇,殊不知,钱钟书这样的大家,也宁愿放弃什么头衔,只要活得静悄悄,没有什么不好的。先生为此,屡屡得罪一些上门客,殊不知,人对一生理想的追求,这才是最有诱惑力的。浮士德再怎么把灵魂交给魔鬼,可是在理想面前,他还是战胜了一切,他的高尚只能上天堂,不会坠落到地狱里去。

我们可以活得平淡,但是不能够忘记对个人素养的修炼,否则,就算吃得脑满肥肠,方面大耳,又算什么呢?

每次,我想着松懈,都会想到这些大师,他们的人格魅力,辉煌的成就,你不敢有丝毫怠慢。其实,做教师有啥不好,整日里尽管遇到叽叽呱呱的孩子,但是,至少孩子不会有那么多的心眼,你可以自由的说一些话,让每个孩子得到心灵的启迪,这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呀!

韩愈先生,如孔夫子一样,喜欢翻阅书籍,从来不知疲倦,连学生都看不下去,殊不知,在文化人、教育人眼里,这其实是最最快乐的事儿。试想想,你一旦坐下来,心无旁骛,一门心思地写出自己的东西来,没有谁可以阻止你奋进,在字里行间,你的思想完全由你做主,这是何等的快乐。

当然了,有些人写出来的文字会特别痛苦,因为他们总是担心这担心那,生怕戴在头上的乌纱帽丢了,自然,他们写出来的文字就算滴水不漏,总不免是娇柔做作,实在没有什么价值,人们也未必喜欢读。

我不喜欢刻意地写出什么样的文字,只愿意在电脑前任意东西,不觉忘记了生活到底是什么味道,反而能够嗅出味道的别样来。

萧远山和慕容博,都被复仇和复国的思想迷失了方向,他们的武功完全是有功利性的,等到在扫地僧面前,听其棒喝,才明白,人到底应该怎么活着。有人说,史铁生为什么能够有一个坚定的心,我觉得这与先生的哲学性思考有很大关系。人不能够认清自己,又怎么可能超越自己。史铁生悲惨的命运恰恰造就了自己的神奇,他只要稍微缓过劲来,就会拿起笔,写出生命的文字,这样的文字,读着,自然会觉得生命之伟大,怎么能够不珍惜?

我看到周围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活着特别痛苦,整日里在追求子虚乌有的东西,似乎比什么都伟大,其实,什么也不是。

我想,人活着,不就是对生活的一种原味记录,自己只是一个观察者而已。关键是,太阳升起的时候,许多人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不知道从心底去感激,等到日暮西山,才陡然明白生命之可贵,可又有什么用呢?

我愿做一个无名的扫地僧,用一双愚钝的眼睛看着大千世界,就算没有什么出息,但是,生命的华章照样在阳光下有点点温度,哪怕是萤烛之光,只要给人以希望,又有什么不知足呢?(钱永华  图片摘自百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