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2019-09-07 - 卫慧

庆山在改名后的各种采访中,一直表示自己不会否定安妮宝贝时期的自己,不过最近她的微博发了这样一条,感觉是要和过去的自己断舍离了。

安妮宝贝是越来越佛系,卫慧则是越来越玄学。

现在好像没什么人提卫慧了,但是在世纪之交那会儿,她的那本《上海宝贝》卖疯了,半年卖出十一万本,还不算盗版。这本书写了上海年轻女作家的情和欲,从爱到性到迷狂的都市夜生活,甚至吸毒,各种描写都非常直露,毫不遮掩。这本书第一章卫慧就开宗明义地说了:在复旦大学读书的时候我就立下志向,做一名激动人心的小说家,凶兆、阴谋、溃疡、匕首、情欲、毒药、疯狂、月光都是我精心准备的字眼儿。

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当年的卫慧,文如其名,前卫而早慧。《上海宝贝》看第二遍的时候,穿过那些耸动的故事情节,我还是能感受到她在语言上的敏感和灵气的,比如她说“未来是一个陷阱,挖在大脑正中的地方。”“你的浪漫都是即兴的,像急性阑尾炎。

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她毫不谦虚地赞美自己的外形、身姿和才华,但也在书中坦白:“工业时代的文明在我们年轻的身体上感染了点点锈斑,身体生锈了,精神也没有得救。”她把她们那一圈子人总结为“附在这座城市骨头上的蛆虫,却万分性感,甜蜜地蠕动”,这种一边自恋一边自省,还有点疯狂的样子,在我看来,也还有点可爱。

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卫慧最近在做什么?近十年她像是消失了。

百度她的近况,却发现她的人生比她的小说更跌宕起伏:2007年4月于上海游玩时不慎摔伤脊椎,一度昏迷25天,从死亡边缘“感到亲情”,醒来后“突然想到要个丈夫,要个小孩”,再后来真的结婚生子,又迅速离婚……

卫慧上海宝贝图片 安妮宝贝“佛”了 卫慧“玄”了

现在看卫慧的微博,身份认证除了作家,还有家庭系统排列师和身心灵导师。她现在致力于“家排”工作,发的微博都洋溢着爱、宁静、智慧。我上网搜了搜家庭系统排列,怎么说呢……所有字我都认识,排列到一起我就不懂了,她开心就好……

现在关于卫慧的个人介绍中,代表作品由《上海宝贝》《水中的处女》,改成了《我的禅》。

当年的文艺女作家,现在各有各的修身修心之路。她们脱掉了曾经让她们获得名利的“文艺鼻祖”“身体写作”这些标签,换上了新的包装。

在我们都得不到、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年代,她们先发出了声音,敢说“要”,爱和性,灵与肉,所有要求都大大方方的,所以她们被看见、被记住了;现在人人都可以要,她们却进入了新的阶段(包括年龄阶段),开始主张“不要”,画风一转,摇身一变,仍然是受人追捧的精神导师。不得不说,她们把自己人生这本书写的比自己的哪本小说都好。

翻开她们现在的微博,每一条在生活美学上都特别政治正确:不争、舍弃、外在质朴、内心澄明……看着这些鸡汤,我竟然有点怀念她们写东西特别“作”的年岁,那种年轻、张扬、鲜活的样子,你呢?

相关阅读
  • 顾祝同儿子 顾祝同和他的儿子 一个善书一个善画 十分罕见

    顾祝同儿子 顾祝同和他的儿子 一个善书一个善画 十分罕见

    2018-10-09

    顾祝同(1893.1.91987.1.17),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字墨三,江苏省涟水县人。6岁那年,入塾馆受教,至13岁,七年的古书“古训”,对他的思想、性格塑造,影响极深。同窗会文,优于书法绘画。

  • 卜冠今男友 卜冠今男朋友是谁 目前还是单身状态

    卜冠今男友 卜冠今男朋友是谁 目前还是单身状态

    2019-02-01

    很多人认识卜冠今是因着《忽而今夏》里的何洛一角,她与白宇饰演的章远有过一段跨越十年的爱情故事。在现实中,卜冠今的感情生活也备受关注。卜冠今的男朋友是谁?卜冠今做为90后一名小花,随着大家对于卜冠今的关注。

  • 卫慧的书有哪些 卫慧:漂亮的人和书

    卫慧的书有哪些 卫慧:漂亮的人和书

    2019-09-07

    南方网讯 卫慧在《作家》杂志上说了这么一句话“穿上蓝印花布旗袍,我以为就能从另类作家摇身一变成为主流美女。”相比较来说,这批女作家中,卫慧的小说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她也一直以作品数量和质量成为圈内外关注的焦点。

  • 卫慧上海宝贝未删节 《上海宝贝》20年 作家卫慧变身心理治疗师

    卫慧上海宝贝未删节 《上海宝贝》20年 作家卫慧变身心理治疗师

    2019-09-07

    1999年,26岁上海女作家卫慧的《上海宝贝》在中国出版,旋即在海内外媒体圈引起旋风。书中描绘上海兴起的新上海中产阶级的感情生活,席卷书市,被翻译为多国语言,并在好莱坞投资下改编为电影。卫慧在欧美各书展及电影展成为座上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