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军是个什么样的人 萧红爱上的萧军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2019-01-23 - 萧军

不是萧红爱上,而是萧红攀上——当时的萧红,明显没得可选嘛。她当时也给萧军的朋友方未艾(学名方玉书,又名方靖远)送过秋波,但对方不接,她骂人家“封建”;在此之前,她暧昧过一个李洁吾,同居过已婚表哥陆哲舜和未婚夫汪恩甲,结果全欧碗儿了;现在呢,未婚夫失踪,自己鼓着个大肚子,欠旅馆四百多元食宿费(萧军回忆是六百多元),旅馆老板恨不得把她卖妓院,可惜她那大肚子,没地方接收。

这个时候,别说萧军了,就是武大郎来了,萧红也得爱上。何况萧军也不是凡人呢?

萧军(1907-1988),原名刘鸿霖,笔名除了萧军,还有三郎、田军、刘军等。辽宁西部山区下碾盘沟村人。

萧军老家穷山恶水,流行“红胡子”、“马鞑子”。就连祖母,除了给萧军讲绿林好汉故事以外,她自己就像个绿林好娘们。萧军的二叔上山做了“马鞑子”,萧军的父亲与祖父不乐意,这个老太太骂他们都是贱骨头、狗崽子,只配在狗窝里汪汪叫,人一跺脚就要夹起尾巴哼着跑!根本不配和狼比,天生只配啃骨头,吃人屎!”

萧军可是真狼性,小时候最喜欢二叔,也神往他的绿林生活。萧军的三叔虽然没有做绿林,但是在家里与萧军的父亲打起架来,用的是刀和枪。萧军祖母与萧军第二个继母的母亲有了冲突,萧军五姑母一刀就把她娘的亲家母,也就是萧军第二个继母的母亲捅个血窟窿。

吓得她的婆家都不敢要她了。但不要也不行,还得把咱娶走。萧军的奶奶与萧军的三婶母冲突,一脚把人家的火盆子踹翻,然后乘别人劝拦中用碗碴子把自己的额面划伤,装死在三婶母舅家的炕上,然后萧军和萧军的表兄一溜小跑去警局报案,结果三婶母的舅家赔礼道歉,萧军奶奶也就讹到手一笔过年的钱粮。

萧军四五岁的时候跟家人生气,还穿着活裆裤的他把裤子剥开坐到冰堆上去,直到家里人前来拖拽或者表示屈服,他才起来。在村里是打架王,绰号“滚刀肉”,“小亡命徒”。他挨了打,自己找个地方舔下血回家;别人挨了他的打,一溜儿去他家告状……与第二个继母的两个弟弟(他得叫人舅舅)冲突,他端起屋里的火盆子,连火带灰扣老大头上,搞得那两个舅舅以后再也不敢惹他。

总之,这一家不分男女,不分老幼,没有一个没有狼性。用萧军的话,“姑娘要浪,小子要闯”。

不得不承认,二萧真是绝配。萧军一生闯荡,萧红一生浪荡,萧红的堂弟张秀璿都叫她“女浪人”。

萧红如何浪,参见本人刚刚出版的《悲咒如斯:萧红和她的黄金时代》。

关于萧军,生下来不到七个月,母亲吞鸦片自杀。他在祖母与姑姑的照料下长大。1917年冬,虚岁11的小野狼离开辽宁老家,被父亲带到长春上学,他的作文受到老师赞许。1922年,虚岁16的萧军在老家娶了媳妇,许素凡,辽西农家姑娘。

1924年,由于冒犯体育老师,萧军被学校开除。1925年,改名刘吟飞的萧军前往吉林,在吉林督军张作相的卫队团里做骑兵,后来又改做见习文书。1927年,改名刘羽捷投考沈阳“东北陆军讲武堂”所属的“宪兵教练处”学兵,受了8个月的严格军事训练。1928年毕业到哈尔滨做实习宪兵。觉得没意思,改名刘维信插班考进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九期候补生队。结业后改名刘蔚天进入讲武堂炮兵队。

1929年萧军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懦》,署名酡颜三郎。1930年,野外实习中,为炮兵队的队友打抱不平,抡起铁锹劈伤步兵队一个队长,先是关禁闭,后被开除军籍。

“九一八”之后,萧军跑到吉林省舒城县投奔时任副营长的方靖远,想把部队改造扩编成一支抗日义勇军,结果被两个投了日的连长驱逐,流浪到哈尔滨。

1932年1月日军占领哈尔滨,萧军想到乡下打游击,把老婆打发回老家,随后写了一封信,你不要等我了,改嫁吧。妻不愿改嫁,在家一等七年,最后萧军父亲出面,逼其改嫁。

萧军没去乡下打游击,认为枪杆子与笔杆子一样能作战,开启文学生涯。给《国际协报》投稿,结识主编裴馨园,做其助理,同时开始卖文为生,笔名“三郎”。

7月,天上掉下一个鼓着大肚子的张妹妹,一下子砸中三郎的头——老裴7月11日带着几个小伙伴前去看望向其写信求助的萧红,回来后请大家吃饭商量办法。办法是:只要有钱就好办,问题是没钱。7月12日,萧红给老裴电话。

老斐不在,守在电话机前处理稿子的是萧军。他知道是萧红打来的,但对她没有兴趣,于是老裴另派两个人前去探望,回来后反映这女人有些“疯狂症”。老裴说,总不能真让她了疯了吧,得让她镇定下来,于是派出萧军——带几本书,和一封自己的亲笔信前往。

7月12日黄昏,萧军与萧红,历史性的碰头:一个是穷途末路别无选择,傍一个男人算一粒速效救命丸;一个是泛爱主义者,“爱便爱,不爱便丢开”,奉行来者不拒的一次性纸巾思想,一对孤男寡女迅速燃起恋情——7月12日两人第一次见面,分手时上演了深长的拥吻;7月13日两人约会,疯狂地上床。用萧军的话来讲,太快了,而且,别人不敢做的爱,我们全做了。

确实疯狂,女人快要临产了。另一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碰上萧军,是萧红的运气——萧红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碰上了对的人。萧红是急待拯救的,而萧军又是游侠、绿林集于一身的,可以说,除了萧军,没人能救得动萧红,也没人愿意救,我说的是救到自己床头!萧军是萧红永远的骑士!用魏微的说法:“这时萧军现身了,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地点,扮演了他最喜欢、也最合适的角色——英雄救美。”

至于后来,两个人分手,倒是正常的。急待拯救的美女,和侠气没处安放的英雄。这些角色扮演完了,戏就散了。与萧红的分手,实在是,萧红在他的提携下,成名立腕了。萧军不再是她的英雄,她也不再是需要拯救的美女。一切就欧了。没有谁对不起谁,倒是萧红,应该感恩萧军。萧军没有萧红,还是萧军;但是萧红没有萧军,一切都是未知。

相关阅读
  • 萧军萧红鲁迅 萧红为嫁萧军遗弃刚出生女儿 临终时托人寻女

    萧军萧红鲁迅 萧红为嫁萧军遗弃刚出生女儿 临终时托人寻女

    2019-01-23

    核心提示如此连续6天,那个襁褓中的女婴没见到给她生命的母亲一面。直到第7天,孩子被送给了他人。从此一生无挂碍。身为作家的她却是,从来没有给这个孩子写下片言。仅从此事,就可看出萧红的绝对自我。至她将逝时。

  • 萧红和萧军 萧军与王德芬的爱情故事

    萧红和萧军 萧军与王德芬的爱情故事

    2019-01-23

    爱情,是人类最温馨、最美妙的情感。有时她就像一粒种子,只有在适宜的土壤、气候下才能生根、发芽。故事的发生地点炭市街49号,就在这天清早,在49号的院里,站着两个男青年,一个戴着一顶灰呢帽,穿一件深红色皮大衣另一个穿一件浅色风衣。

  • 端木蕻良简介 端木蕻良 : 我没有遗弃过萧红

    端木蕻良简介 端木蕻良 : 我没有遗弃过萧红

    2019-01-23

    关于端木蕻良,知道萧红的人对他自然不会陌生,他的身份有很多种,最广为人知的便是“萧红的丈夫”。或许是受影视作品的误导,或许是受文学传记的影响,一直以来,我对端木蕻良这个人抱有很深的成见,跟很多人一样,提起他。

  • 萧军的为人 作家萧军评价毛泽东为人:诚朴 人性纯厚 客观

    萧军的为人 作家萧军评价毛泽东为人:诚朴 人性纯厚 客观

    2019-01-23

    核心提示然后,萧军主动介绍自己再进延安一年多的生活和工作感受,以及在文协的情况,得到毛泽东的同情和理解。萧军觉得自己在毛泽东这里终于找到了一个中共党内可以沟通交流的人毛的为人使我起了好感,诚朴,人性纯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