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2018-05-25 - 禹作敏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揭秘禹作敏事件?大邱庄在改革开放初期是最令人瞩目的村落,曾聚集了大量的人气和财气,但经过禹作敏事件之后,伴随着各大国有商业银行的疯狂挤兑,大邱庄的集体经济瞬间崩溃。那么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禹作敏事件。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1990年前往大邱庄打工并于1992年负责该村华大公司养殖场基建工作的河北省枣强县青年农民危福合,在公司面临解体,其本人被指涉嫌“贪污公款、数额巨大”,且突击审讯拒不交代。在禹作敏授意下,万全集团总经理刘云章指挥众人在大邱庄四大公司之一的万全集团保卫处(后被媒体广泛理解为“私设公堂”)殴打致死。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据《财经文摘》记者了解,当时华大公司上下串通,在基建层面上大吃回扣的现象格外突出,加之危福合确有22000元的账目无法自圆其说,遂被清查。同时被禹作敏纳入清查名单的,除却危福合,原华大公司副总经理兼农场场长侯洪滨、原华大集团公司养殖场场长宋宝和以及原华大集团公司氧气厂厂长、高级工程师田宜正等多人均遭审讯、毒打。禹作敏认为,华大公司纯粹一帮“败家子”。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从下午两点多到晚上十点,针对危福合的审讯长达7个多小时,最后,奄奄一息的危福合被送至大邱庄医院时,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后经法医鉴定,死者全身上下伤痕达380多处。而时至1992年12月13日,也即事出当天,危福合也不过26岁而已。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得知危福合死讯后,禹作敏想尽办法掩盖事实真相、庇护案犯。禹认为:“那么多人参与,面太大了,不如找几个可靠的人先把事情担起来。”之后,万全集团代总经理刘永华(斯时,其总经理刘云章已惊慌失措。本刊记者调查获悉,刘永华实为大邱庄创业功臣刘万全之子)在禹作敏授意下,与相关人员充分讨论且编造了危福合的死亡全过程:12月13日下午两点,刘云章、刘绍升、陈相歧、李振彪四人在万全公司审查危福合的经济问题。

晚七时许,刘云章三人去吃晚饭,留下在大邱庄上班不到一个月的李振彪看守危福合。突然,门外冲进来20多个李振彪不认识的人,对危福合一阵拳打脚踢后扬长而去。

司法调查及法医鉴定结论却令上述说法不攻自破,无路可走的禹作敏再次决定“尽一切努力”包庇案犯,直至出现“武装抗法”一说。

对于“刘金会家族在天津公安局处理危福合一案时曾暗中给予帮助”的说法,刘金峰认为“那纯粹是谣言”,而对于大邱庄多位村民反映的“刘姓中人与宋平顺具备不远的亲戚关系”的说法,刘金峰更认为“那都是胡说”:“我们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能力认识那么高的人,只能说禹作敏脑子进水了,自己做到头儿了。至于说人家危福合根子硬,家里有后台,这却是事实,一点儿不假。”

记者采访获悉,民间确有传言称,被殴致死的青年农民危福合与原南京军区某司令员具备直系亲属关系,但关于此说,举证者均语焉不详,遂无法证实其真伪。

与刘金峰的说法有所不同,现年已88岁的禹作敏大哥禹作哲在接受《财经文摘》记者采访时透露:“关键是嘛呢,我告诉你,刘金会和宋平顺是有关系的,刘金会有个远房的姐姐,和宋平顺是亲戚。这一死了人呢,宋平顺就跟老刘家蹬上劲了,是这么一个情况。”

案件最终由天津市公安局侦查并移送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依据本刊记者拿到的官方备案材料,禹作敏犯罪事实基本如下:1992年12月15日晚,被告人禹作敏接到被告人周克文的报告,得知天津市公安机关干警宋忆光等6人对危福合死亡现场进行勘查,便下令扣留宋忆光等6名刑侦干警。

周克文指派大邱庄治保会的巡逻队员将宋忆光等人拘押在勘查现场的三楼楼道内,断绝了宋忆光等人与外界的联系。16日上午8时许,宋忆光等人被带至总公司三楼会议室,由禹作敏对宋忆光等人进行无理指责。上午11时许,天津市市委书记聂璧初责令大邱庄“立即放人”,其时,宋忆光等人已被扣押13个小时。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根据起诉材料,1993年2月16日,天津市公安、检察机关组织干警准备进入大邱庄搜捕刘云章等4人。被告人禹作敏得知此消息后,连夜召开会议,策划阻碍执行公务干警进村的办法,并命令被告人周克文派人把守进村路口。

周克文立即召集总公司所属各集团公司保卫科长进行了部署。17日上午,禹作敏带领并指使他人围攻、指责进入大邱庄的天津市检察、公安机关领导和静海县负责人,阻挠检察、公安干警进行搜捕案犯和张贴通缉令等公务活动。

17日下午4时许,禹作敏命令各公司调集人员,“保卫”总公司,封堵进村路口。被告人周克文受禹作敏指派负责指挥村庄外围的警戒、巡逻。随后,总公司大楼前聚集了上万名群众,且进村的各主要路口也分别被卡车、油罐车封堵,手持钢棍的群众在各路口和总公司大楼周围昼夜把守。18日上午,禹作敏又召开全村广播大会,煽动全村工厂停工、学校停课,致使公安、检察机关未能正常执行公务。

“检察院调查危福合的事儿,你就让他调查呗,你为嘛还要把检查院的人扣下来?天津检察院副检察长被禹作敏扣了两天,市里让他放人,他就是不放。禹作敏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检察长,你到了我大邱庄就得接受我的检查。我×,你说这事儿!

结果把检察长给打了,把公安给扣了。这还不算完,公安再进大邱庄,是一个都不让你进了,所有进大邱庄的路口全都堵死了!天津的防爆部队就在崔庄子附近驻扎着,进不来,禹作敏号召各个厂子停工,一人一根螺纹钢管,放假,堵路口,不许回家,都在厂子里,家属往厂子送饭,24小时在厂子坚守,对峙了三天,武警一直没能进去。”刘金峰回忆道。

因刘玉田案,诸多禹姓同族被抓且被判刑,刘金峰在大邱庄得不到工作机会,当时正在附近的双塘打工。“反正我看着当时可能有演习的意思吧,大约是以部队演习的名义包围大邱庄,当时都弄着锅弄着嘛的,咱也不知道上头是什么意图,到底是真演习还是假演习。”

据禹作敏胞弟禹作瑞回忆,因处理刘玉田案,禹作敏对天津市委非常不满,尤其对天津司法机关的处理决定表示“不能接受”。“我亲见的一个事情,闹得非常僵。一次,我到那边儿(禹作敏家中——记者注),天津市市委书记聂璧初正好来电话,说禹作敏,你上天津来一趟,就是你和宋平顺闹的这个问题,来说说,不就解决了吗,不至于矛盾这么大。

书记(指禹作敏——记者注)说:我不去,不去。聂璧初可是市委书记、代市长啊,叫你到天津去一趟,把打死人怎么来怎么去的经过说一下,把你和宋平顺的矛盾说一说,说开了不就完了吗?他说不去,而且把电话‘呱儿’一扔!还骂了一句,并说‘你弄不倒我,我就弄倒你’。他是和天津市顶上劲了。我就在当场。”

“最后不是宋平顺带着武警要到大邱庄来吗,从那边来了,书记说:‘他来啊,我让你连村都进不来!我是党员,党内的事情党内解决,你为什么到我大邱庄公开围攻?’各个进村的路口全用大车堵住了,群众全放假了,一个个拿着铁棍。

要的是那个阵势,谁真打?那意思就是,你有武警,我有老百姓,你有手枪,我有铁棍,当时几个集团的头儿们都在禹作敏周围坐着,等消息。你知道有多少人劝他?!劝他别这么狂了,其实如果说一说,事情可能完全两个局面,可他非要愣顶。”

禹作敏大哥禹作哲在与本刊记者交流时,时而叹气时而愤慨:“宋平顺在天津说了算,人家要上下勾起来算计你,别说一个禹作敏,你十个禹作敏也白给。他要整你,还不跟拿(捉)个小鸡儿一样!”

事实上,在围攻大邱庄的前一天,也即1993年2月16日,禹作敏与时任静海县县委书记的崔士光及时任县长的只升华有过交流。之后,在交给天津市市委书记聂璧初的信函中,禹作敏表达了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的观点,但同时认为:“我不懂法,群众更不懂法,请你对破案人员说,要依法办案。千万注意,不要因破案而影响改革,影响生产,影响民心……我不知道如何防止意外事件的发生,我不知道的,我不负责。”

2月17日,时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的宋平顺亲自出马,由天津市公安局抽调400名(亦有1500名和1700名的说法)干警,集结于大邱庄附近村庄待命。依据官方语调,此动作主要是“鉴于禹作敏的来信,同时考虑到大邱庄派出所撤销后拒绝上缴的15支步枪和2000发子弹,公安机关经天津市政府请示中央得到批准后,调用警力,准备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变故,防备通缉犯外逃。”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在“以暴制暴”策略未能奏效,且引发禹作敏与天津市委尤其与宋平顺所携天津市公安局严重对立情态之时,适逢原林业部部长高德占来津赴任天津市市委书记。依据本刊记者掌握的可靠材料,1993年4月15日,中共天津市委办公厅给静海县县委书记崔士光发去明传电报:“高德占同志于今日下午2时30分在一所一号(即迎宾馆一号)邀禹作敏同志谈话,请通知禹作敏同志,并请你一同参加。”

据称,接到静海县委送达的通知后,禹作敏思忖再三,于忐忑、怀疑中无奈前往。据了解,当时与禹作敏同去天津迎宾馆的,除却崔士光外,尚有禹作敏最为信赖的贴身保镖史明生(本刊记者多次努力,仍旧未能联系到此人),以及3名骨干村民,分别为李向军、朱振凤、杨会阁。

据禹作瑞回忆:“书记说:你聂璧初怎么叫我,我也不去!于是,聂璧初只能等高德占来商量,高德占给静海县县委书记崔士光写了封家信,让禹作敏到天津迎宾馆,要和书记谈一谈。”

禹作敏束手就擒

“一共去了三辆车,人都被扣了,后来经过审问,那些人都没问题,就放了。”村民李风光对《财经文摘》讲述时认为,天津市公安局早有准备。“从‘李七庄’(此处位于天津市西青区,为天津外环,属大邱庄通往天津市区的必经之地——记者注)那一段开始,全部戒严了。”旋即,在“大邱庄群龙无首”状态之下,宋平顺迅速动作,第三次亲率天津公安干警一行数人再度开赴大邱庄,轻松抓获涉案人员数十人。

“四大集团的经理,不但一个没动,而且全部改口,都顺着公安的意思说话了,说禹作敏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跟天津市委穿一条裤子了。”禹作敏大哥禹作哲无比愤恨地说,“这就是杠着(意为“命中注定”——记者注)。禹作敏走到这一步啊,杠着他把大邱庄操办起来,杠着他再走这一步,别的就甭说了。

人家宋平顺来大邱庄开会就说,禹作敏让谁死谁就得死,你说有这种事吗?!人家开会就这么讲的,你怎么着人家?老百姓谁敢言语?暗地里说话管嘛用?四大公司都是禹作敏弄起来的,可到现在呢?禹作章是书记亲自培养起来的,等到书记被抓走,他一下子就变成公安那头的人了,不但不替书记说话,反而把书记害得很惨。

四大公司人家也不管了,谁说话也不顶用了,谁还敢说话?!”大邱庄之强人禹作敏时代就此戛然而止。

综上所述,以上就是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揭秘禹作敏事件,看了上面这篇文章,我想大家也都基本了解了禹作敏事件的原因,希望这篇文章对大家认识禹作敏事件有所帮助。

相关阅读
  • 禹作敏惹到谁了 今日大邱庄:绕不开的禹作敏

    禹作敏惹到谁了 今日大邱庄:绕不开的禹作敏

    2018-05-25

    回望14年,是否可以这样说,禹作敏的悲剧和大邱庄的坎坷,这是有五千年农业传统的农民躬身探索工业化之路的必然?整整14年,中国大地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而当年那个一夜之间从颠峰到深渊的大邱庄,今天会有一番怎样的景象?14年后的今天。

  •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2018-05-25

    郭存先的四大金刚后边,他们在后来学会了跟政府打交道,跟市场打交道,跟农民打交道,跟同事打交道,跟媒体打交道,他们不再是郭存先那样的枭雄。现在中国出现了新一代农民,他们有新的思维,资产很大,但是媒体找不着他们。

  • 禹作敏葬礼现场 禹作敏抵抗解放军病死狱中

    禹作敏葬礼现场 禹作敏抵抗解放军病死狱中

    2018-05-25

    【史海秘闻历史小百科】禹作敏抵抗解放军病死狱中禹作敏,曾是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原党支部书记,一手把一个远近闻名的穷村改造成盛极一时的中国首富村。1992年11月,大邱庄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华大集团公司总经理李凤政病故。

  •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2018-05-25

    郭存先的四大金刚后边,他们在后来学会了跟政府打交道,跟市场打交道,跟农民打交道,跟同事打交道,跟媒体打交道,他们不再是郭存先那样的枭雄。现在中国出现了新一代农民,他们有新的思维,资产很大,但是媒体找不着他们。

  • 禹作敏后代 禹作敏的后代现干什么 禹作敏资料

    禹作敏后代 禹作敏的后代现干什么 禹作敏资料

    2018-05-25

    禹作敏的后代现干什么?说起禹作敏很多网友也许并不是很了解,禹作敏,原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党支部书记。大邱庄的发展禹作敏功不可没,但他后来却在牢狱中度过了晚年,他犯了什么罪呢?小编整理了相关信息,我们一起来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