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2018-05-25 - 禹作敏

郭存先的四大金刚后边,他们在后来学会了跟政府打交道,跟市场打交道,跟农民打交道,跟同事打交道,跟媒体打交道,他们不再是郭存先那样的枭雄。现在中国出现了新一代农民,他们有新的思维,资产很大,但是媒体找不着他们,他们跟郭存先过着相反的生活,处事低调,为人友善,他们很会跟官员打交道——不是那种商人行贿,是诚恳,让官员们感到跟他们交往很安全。《农民帝国》后部将要讲的几个人物就是这种类型。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南方周末:你是想在农民阶层中找到新人吗?

蒋子龙:我已经找到了。他们当初是学郭存先的,后来完全大变。他们跟这个时代打交道,企业经营得很好,钱很多,他们有国外的资产,但他们并不是简单地把家属弄到国外去,使他们在有问题的时候整不了他,他不触犯任何法律,规规矩矩。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但是他们也很黑,手腕高到无手腕的地步,无招胜有招,官员们接受他的东西,他的方式绝对是让官员信任,不必担心后遗症——首先他是安全的,他不会出事,官员拿他的钱会敢拿。我觉得这代人是个过渡期,从第一代到第二代,他们的后代将来可能会成为摆脱《农民帝国》命运的一代人。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背景资料:禹作敏与大邱庄

1980年代,大邱庄由一个华北盐碱地上的“讨饭村”变成全国最富有的村庄。

当时《纽约时报》报道:大邱庄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公司。这个村有4400人,却有16辆奔驰轿车和100多辆进口豪华小轿车,1990年人均收入3400美元,是全国平均收入的10倍。1992年,大邱庄的工业产值据称达到了40亿元。

禹作敏得罪李家 蒋子龙:“我不该断绝了跟禹作敏的关系”

“大邱庄最大的贡献,是给中国农民长了脸。”当年的禹作敏如此说。

他曾对一位离休官员说:“你是带着穷人打倒了富人,我是带着穷人变成了富人。”

在他自豪的一面之外,也有自我膨胀的一面。有一次,一位香港记者问他,“有人说你是这里的土皇帝……”禹作敏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笑着应声答道:“我去了‘土’字就是皇帝。”

大邱庄总公司的会议室成了一个私设的公堂。禹作敏让人准备了警棍、皮鞭等刑讯器材,并设置了录音、录像设备。在禹作敏的主持下,大邱庄企业集团总经理禹绍政(禹作敏之子)、大邱庄治保主任周克文、总公司副总经理兼秘书长石家民等,先后对华大集团公司氧气厂厂长田宜正、华大公司副总经理侯洪滨、华大公司养殖场场长宋宝进行非法审讯。

大邱庄万全集团经理部经理刘云章曾经把养殖场业务员危福合带到会议室,要他交代问题。这场审讯持续了7个小时,万全公司先后有18个人参加了对危福合的殴打。当晚10点,危福合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当执法部门进村搜捕犯罪嫌疑人时,禹作敏调动汽车、拖拉机、马车,设置重重障碍,同时让领导班子成员组织3万人到县城游行。

1993年4月15日,禹作敏被天津市公安机关拘留。他因窝藏罪、妨害公务罪、行贿罪、非法拘禁罪和非法管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相关阅读
  •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2018-05-25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揭秘禹作敏事件?大邱庄在改革开放初期是最令人瞩目的村落,曾聚集了大量的人气和财气,但经过禹作敏事件之后,伴随着各大国有商业银行的疯狂挤兑,大邱庄的集体经济瞬间崩溃。那么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禹作敏事件。

  • 禹作敏葬礼现场 禹作敏抵抗解放军病死狱中

    禹作敏葬礼现场 禹作敏抵抗解放军病死狱中

    2018-05-25

    【史海秘闻历史小百科】禹作敏抵抗解放军病死狱中禹作敏,曾是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原党支部书记,一手把一个远近闻名的穷村改造成盛极一时的中国首富村。1992年11月,大邱庄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华大集团公司总经理李凤政病故。

  • 禹作敏后代 禹作敏的后代现干什么 禹作敏资料

    禹作敏后代 禹作敏的后代现干什么 禹作敏资料

    2018-05-25

    禹作敏的后代现干什么?说起禹作敏很多网友也许并不是很了解,禹作敏,原天津市静海县大邱庄党支部书记。大邱庄的发展禹作敏功不可没,但他后来却在牢狱中度过了晚年,他犯了什么罪呢?小编整理了相关信息,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 禹作敏的兴衰史 大邱庄“庄主”禹作敏兴衰谜

    禹作敏的兴衰史 大邱庄“庄主”禹作敏兴衰谜

    2018-05-25

    “这十几亿资产属于谁的?也可以说是我的!”产权不明,缺乏约束机制,经营者权力无限膨胀,企业财产很容易变为个人财产。“老范,我要坐‘奔驰’汽车,你看怎么样?”1990年10月21日,禹作敏接受采访时笑着向笔者说。

  •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禹作敏惹到李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 揭秘禹作敏事件

    2018-05-25

    大邱庄禹作敏的靠山,揭秘禹作敏事件?大邱庄在改革开放初期是最令人瞩目的村落,曾聚集了大量的人气和财气,但经过禹作敏事件之后,伴随着各大国有商业银行的疯狂挤兑,大邱庄的集体经济瞬间崩溃。那么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禹作敏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