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2019-01-14 - 俯卧撑

区志航:“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修订版)

提示:【阅读原文】链接的是演讲视频

这个演讲的开始本来有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是关于发生在2011年代表着当下社会见死不救典型的“小悦悦事件”的拍摄现场。我在创作“俯卧撑”作品的现场,其实是特别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的。因为我觉得在公共场所这么做,如果路人事先不知道的话,会给对方带来惊扰。

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另外我并非不在乎与观众的互动,也会将现场观众对行为艺术的反映看作作品的一部分,但因为我的作品的特殊性,何况我不满足于与现场那么少的人可能还是值得怀疑的互动,而是在作品生成后放到社会,通过互联网和公共媒体与整个社会发生关系。我相信这样的行为艺术更具当代性也更具力量和意义。

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为了介入“小悦悦事件”,我早早就到了该事件发生的批发市场现场。当我选好位置架好设备准备拍摄的时候,一辆警车出现了,大家可以看到作品画面右边有一辆警车。我想可能是等红绿灯吧,没想到警车不走了,原来是在那值班的。

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如果继续等下去,批发市场周边的门市都要开门营业,那我就更加不适合创作了。考虑到警车离我有一定距离,抱着不被发现的侥幸心理,硬着头皮行动了。结果发生了演讲开始之前希望先让大家分享的视频的那一幕。当我完成了“俯卧撑”回撤的时候,那辆警车就开过来了。

俯卧撑支架 区志航TED演讲:“俯卧撑”用当代艺术改变环境

警车走近后开车那位警察用广东普通话说:“当着我们的警车就不要脱光衣服啦。”估计警察可能以为我是北方人,觉得广东人比较温和,不会做如此疯狂的事吧。我赶紧跟他解释,毕竟是广东警察比较温和,而且当知道我是因为“小悦悦事件”创作,又是当地政府邀请担任2011“伯奇杯”全国创意摄影大展的评委时,很幽默的说:“又不早说,早说我就帮你清场啦。”

“俯卧撑”的创作过程中有很多故事,待会我还会将一些特殊经历与大家分享。通过这个作品大家会发现,我的艺术方式是通过裸体俯卧撑这样的行为,介入到重大的新闻和历史事件的事发现场进行创作。我希望通过这样的观念和艺术方式,让大家关注我为什么和在什么地方做?

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创作方式?因为重大公共事件发生后,很多时候我们是来不及辨认和消化,就有可能被新的事件所掩盖和替代,或被有意无意的遗忘。然而,这些事件的真相和发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让大家能够在新闻事件发生之后,可以更持久地关注、铭记、追问和反思?这是我的一个初衷。

我不知道“俯卧撑”算不算迄今为止耗时最短的行为艺术,因为我的自拍时间控制在十秒钟。“我撑故我在,连脱带拍八秒搞定”是《信息时报》记者2008年的一篇报道中这么写的。与此同时,“俯卧撑”又有可能耗时最长的行为艺术,十几年前就开始做了,到目前为止已有过千个“俯卧撑”作品,共同构成一个庞大的作品体系。

这些看似大同小异的作品,其实差异很大,每个作品介入的都是各类社会问题的节点性重大公共事件,而不是某类问题的所有事件。“俯卧撑”是一个既短又长,既长又短的行为艺术作品,一经介入,该事件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成为作品的一部分。

到目前为止,上千个“俯卧撑”作品共分四大系列,《景·观》系列与历朝历代发生关系,刚才大家看到在紫禁城雪地里创作的作品,就属于《景·观》系列。因为标志性的人文景观往往是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几乎是社会所有方面的综合体现。

顾名思义,《近代中国》系列就是跟中国近代史发生关系的系列。《红色中国》系列是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发生关系的系列。《那一刻》系列是有关2000年以来,也就是与被誉为中国世纪以来的重大公共事件发生关系的系列。

我的经历让我感受到我们强调以史为鉴,但如果连真相都不清楚,如何以史为鉴?真相是我们所有努力的基础,让我们知道问题的所在,不然的话可能会走偏。只有通过介入社会的基本问题,从中找到真相,才能有助推动社会的强身健体。

关于“俯卧撑”这个庞大的作品系列,很多人可能以为是一个团队创作的,其实一直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做,都是一个人的行为。不仅在创作现场裸体俯卧撑和自拍,作品生成后如何延伸,如何跟这个社会发生关系,进而通过网络和媒体与整个社会合作,也是我自己在做,实现了所有环节都是我一个人无缝对接。当然,随着创作的不断延伸和深入,需要做的事越来越多,某些协助性工作也许需要一些助手。

“俯卧撑”这样的艺术方式,在公共空间尤其是敏感的新闻事件现场裸体行为,注定非常的危险。《景·观》紫禁城这个作品是在零下20度的时候创作的。我一直想介入紫禁城,因为它是中国专制的一种象征,当然背后还有很多的故事和诉求,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这里只要一开门就人山人海。

2010年终于遇到了50年一遇的大雪,元旦后雪停了,等航班恢复正常后,我赶紧从广州飞到北京,第二天就在紫禁城完成了这个作品。其实我在那待了三个多小时,刚才有一位讲者说了在雪地里长待特别的难受,其实最难受的不是身体躯干,是手和脚受冻的那种疼。实际上我的手指被轻度冻伤了,大半年后才康复,不亲身经历,那种艰难是很难体会到的。

然而,这样的艰难对我来说还真的算不了什么,最难的还是那些在创作过程中无法预料的人为障碍。这个作品介入的是2015年发生在毕节四个留守儿童自杀事件的现场。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的问题,已经成为非常严重和普遍的中国社会问题,“俯卧撑”必须介入。

问题是在边远山沟里的一间农家房子怎么找?“俯卧撑”作品的创作有很多困难,其中一个可能大家不留意的困难是如何考证事发地?我不能张冠李戴,必须经得起历史的推敲是吧。当我花了很多钱包车,好不容易找到了事发地,正侥幸周边没有人,迅速开始创作的时候,被当地官方布控人员发现了,因为出租车太打眼,在穷山沟里一出现就知道有外来人。

当地官方防记者无意中把我给防了,结果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删除了图片。领头的说:“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不希望被再提起。”

这次遭遇还算好,因为我还是有作品。大家现在看到的是关于广东省前任落马政协主席朱明国的作品。2014年他落马,2015年我专程去他在海南五指山的老家创作,因为大家可能都知道在那里曾存放着他很多的赃物。结果到了村口就被当地的村民,他的家乡父老截住了。

因为一方面他腐败,同时也给自己的家乡带来了很多好处,所以当地村民很尊敬他,不愿意大家去报道。要知道在农村如果我硬闯,必死无疑,我只好选择放弃。也就是说我到了现场,最终却没有办法完成作品。所以,朱明国案只有在广东省政协门口创作的这个作品。由此可见,“俯卧撑”这样的创作是非常艰难的。

十几年来为此我走了几十万公里,至于当中花了多少钱我也不清楚,没有核算,反正都是自己的。这么艰难,这么危险,而且还那么多的误会,我相信包括在座的很多人都不一定能理解,甚至有人反感,对吧。其实大家的各种心理我都能体会,都能承受。为什么如此艰难我还要坚持“俯卧撑”呢?这次TED演讲的主题是“环境的力量”,如果从环境的角度去讲的话,大概有三个方面的影响决定了我选择以“俯卧撑”这样的方式去进行创作。

首先是我的家庭。大家可以看到,我的家庭有很多老照片。父母的老照片对我的影响很大,不仅让我爱上了摄影,同时也在我幼小的心灵埋下了质疑的种子。在我的孩提时代,普遍认为万恶的旧社会美好的新社会。但通过父母的这些老照片和我自己的亲身感受,觉得好像不对,有一个质疑在里面,当时可是“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样的岁月。

另外就是我父母的家族,都是非常有家国情怀的。我爸爸在文化大革命被下放,虽遭遇不公平,他依然会把当时唯一可以了解外界对中国的观点,以及通过它了解世界的报纸《参考消息》带回家。

我爸爸当然没有资格订阅,必须要处级以上干部才能订,爸爸只能把过时的、领导看过的带回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很感兴趣,从中看到原来还有不一样的角度看中国,原来人家是这么认为的,外面世界是这样的。

我妈妈将近90岁去世,在她去世之前眼睛已经很模糊,但依然会打开电视听新闻。父母对我的影响很大,让我爱上摄影,关注社会,学会担当,这些都是我的作品中很重要的一些元素。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我的个人经历了。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不是48岁哦,60岁。对,我是58年出生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到十周年的时候,我出生了。其实蛮庆幸我能够在人生这样一个几十年的过程中,可以目睹中国社会极具颠覆性的变化。

前两天我接受纪念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纪录片的采访,我说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老去,但总是要老去的,我庆幸在这几十年可以目睹这么多、见证这么多、体会这么多。在人类历史长河中,50年算什么?40年算什么?但在中国却发生那么巨大的变化。

我58年出生,大跃进接着三年自然灾害我不太有印象,但我知道。1966年上小学到1976年高中毕业,刚好是文革的十年。这是我在初高中期间特别向往当一名军人而混搭拍的照片。经历了文革迎来了改革开放,在这个之前我上山下乡当了两年知青,之后参加了高考,77年的高考我参加了,但是太不学无术了,当时广东是开卷的我都没考上。

然后第二年算了,赶紧考中专,先离开农村。结果我考了全公社最高分,回来读的是商业企业管理。商业企业管理在当时是很一个前卫的概念。

后来分配到了广州市供销社信息物件处工作,信息在当时同样是很时髦的词。从事物价管理和成本调查,让我有机会更多地关注和了解社会,认识到价格作为国民经济的杠杆,对收入再分配和很多因素的调节的重要性。

后来一个偶然的原因,我被借调到广东电视台,开始了我的媒体人生涯。做媒体人让我第一时间接触到各种新闻以及社会发生了什么,这让我又更加的关注社会。另外一个就是1994年,我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综合时尚的电视节目《时尚放送》,作为制片人和节目主持人,我不仅仅关注时装、美容和化妆,还关注方方面面的时尚,包括内心的、生活方式的、艺术的。

当时的广东美术馆是我经常去的地方,通过广东美术馆,我了解了大量的当代艺术。要知道,那个时期当代艺术还是挺敏感的,但因为广东得开放风气之先,《时尚放送》应该是中国最早最频繁介绍当代艺术的公共媒体。

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开始我也像大家一样,不理解甚至误解当代艺术家,觉得这是一帮对社会不满的疯子,慢慢我才发现,在所有的艺术家群体当中,当代艺术家应该是最具人文情怀的,因为他们关注社会问题,他们希望通过作品引起大家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通过质疑批判,最终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但与此同时,我又发现了一个当代艺术的瓶颈,就是当代艺术的观念性和表达方式的颠覆性,让绝大多数人往往读不懂,因为超越了人们的经验。于是我尝试用我的方式去做,看看能不能让当代艺术有一个更好的传播和普及?

另外一个就是在做新闻的过程中我发现,新闻的时效性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时效性很重要,错过了就是失职。但另外一方面很多问题并不是说这个新闻事件冷却了,或下个新闻事件到来就消化和解决了。如何延长对重大新闻事件的关注和反思呢?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去看过时的新闻,但往往有兴趣去收藏久远的艺术。

也就是说,新闻是有时效性的,艺术是永恒的,我尝试用艺术的永恒介入当代的新闻,弥补新闻时效性带来的问题。这样的话,就有可能延长大家对公共事件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反思。

刚才几位讲者还聊起很多去年前年发生的事情,当时你觉得很热闹很深刻,现在可能已经很模糊甚至遗忘了,对不对?没问题,“俯卧撑”作品会告诉你,会帮助你记忆。只要愿意的话,你可以通过作品回到这个事件,去追问它。

除了我的家庭和我的个人经历,还有这个时代和社会的环境因素影响着我。如果没有中国社会的改革开放,就不可能有“俯卧撑”这样的作品,我相信上一点年纪的人一定会知道以这样的方式去创作,不要说以前,即使是现在,也会有不少人会觉得敏感,而早些年那绝对是不是死刑也是无期徒刑。

如果这个社会不开放,就不可能这么做。与此同时,快速发展的中国社会也存在很多历史和新的问题,需要铭记、追问和反思。既有必要,又有可能,促使我选择了“俯卧撑”这样的方式进行创作。

大家现在看到的是《环球时报》,央媒针对海外的重要媒体,曾经跨栏介绍过“俯卧撑”。这是英国的独立报,这是意大利的杂志,这是南方人物周刊……其实还有很多媒体,我没有办法都列举出来。通过这些媒体你会看到,这样一个作品,如此颠覆、又是裸体、又在公共场所、在敏感的新闻事件现场这么创作的作品,能够被我们的公共媒体和互联网深度的报道和传播,这无疑是中国社会的一种改变,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

一方面是我因应社会的环境去创作,同时又通过作品在改变这个社会。

“俯卧撑”不仅有大量媒体的报道,还有大量互联网的传播。我的公众号【当代艺术观察】基本上是为我的艺术创作服务的,能够比较集中地了解“俯卧撑”。有很多的学术论坛和讲座在以“俯卧撑”为话题,这是一个关于“俯卧撑”的学术研讨会。

我还收到很多大专院校新闻传播、摄影艺术、行为艺术的课程将“俯卧撑”作为案例的信息。还收到一份来自汕头大学本科生,三份分别来自中山大学、暨南大学、墨尔本大学研究生的毕业论文,都是围绕“俯卧撑”撰写的……这一切,让我更相信“俯卧撑”探索和坚持的意义。

通过上述介绍,我想告诉大家只有因应环境才能够更好地进行创作。你要是不适应环境,逆着环境,可能还没实现你的诉求,就已经倒闭了。当然,我们又不能够仅仅是顺从环境,相信这更具意义。当你看到环境不好的一面时,又如何通过自己的作品和行为去改变呢?刚才我说如果回到从前,我们很难想像“俯卧撑”这样的作品可以在公共媒体传播。

所以有人问“俯卧撑”的意义体现在哪?我相信有很多,其中一个很明显的、大家感受到但可能说不出来的,是在现行体制下的公共媒体和互联网拉开了一扇窗、一条缝,让这样的作品的传播、讨论和研究成为可能。

“俯卧撑”作品系列从2007年第一次公开展览,到现在已经11年了。这是当时的海报,《身体媒体当代艺术展》是一个与艾未未、舒勇、赵半狄、安迪、舒杰等著名艺术家的联展。

基于什么选择“俯卧撑”这样的方式进行创作固然重要,但一个个作品生成后,如果仅仅自己存着或留在艺术圈孤芳自赏是缺乏意义的,也无法兑现创作的初心。因此,如何让作品重返和影响社会,与社会互动是极其重要的。中共十九大报告有很多提法值得借鉴,例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俯卧撑”创作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市场,而是为了铭记和追问,为了推动社会的强身健体,是一辈子的事。那么,究竟作品如何回到和影响社会呢?很多传统的艺术成长方式我固然不会拒绝,但一定要知道现在是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极大地改变着这个世界,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今世界几乎所有的领域如果不与互联网发生关系,注定是缺乏力量和难以存在和发展的。今天的TED演讲,固然是“俯卧撑”作品的一次生效和成长,但如果仅仅是局限在现场的500号人,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有互联网,还有很多的直播,这个演讲从理论上说全世界都可以同时分享,为什么不充分利用呢?

通过互联网等媒介让作品回到社会,进而获得生效和成长,于我是艺术创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人可能觉得做“俯卧撑”那个时候才叫创作,在我看来那只是作品的生成,就像孩子出生,但作品的未来和成长,作为艺术家,作为这个作品的父母,我当然有责任让其更好地传播生效,更好地与社会互动,而且艺术家应该更清楚自己为什么做这个作品。

所以我欢迎媒体、艺术机构等所有力量的支持与合作,但同时也会充分利用互联网自媒体传播和互动。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便没有“俯卧撑”,没有互联网,也不会有“俯卧撑”的过去、现在与未来。这是今年1月号新华社《摄影世界》做的一个专访,《区志航:行为艺术要进入公共话语体系》,这就是我说的生效的问题。

说到生效,我想问问大家,在今天的讲座之前,你就听说过“俯卧撑”或知道“俯卧撑”的请举手……谢谢!这让我很欣慰。当代艺术在公共社会的传播和生效是很困难、很可怜的。不妨问问公众,能说得出多少当代艺术作品?即使知道一些,又是否知道艺术家作品的诉求?至于“俯卧撑”,网民给了一个很好的概括——裸求真相,这很重要,是作品生效的一种体现。

当代艺术强调对现实社会的质疑、干预和批判。因此,也只有回到社会,才能够实现使命。

否则,就像很多当代艺术作品,其实很棒,有很多潜能,但因为进入不了社会,结果只能平行于社会甚至远离社会。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有关“俯卧撑”的互联网截图,但仅仅是2008年“俯卧撑”引爆成为文化事件时的部分截图。

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你的一生当中有所作为。环境固然会影响我们,如果你有一个积极的、正能量的人生观,好环境固然可以让你更好的去发展和成长,不好的环境其实也可以激励你去进行因应环境的创作和改变。比如说我的“俯卧撑”,“裸而不露”就是因应环境的结果,如果我肆无忌惮的裸露,这个作品便很难传播,也就不可能有今天。

希望今天的讲座能够与大家分享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性,只要愿意,你都可能在你的一生当中对社会有所奉献。我们现在不是强调信仰吗?我觉得有信仰固然重要,但信仰只是一种理念,我们还应该有责任和担当,更重要的是应该有行动有奉献。现在大家看到的是去年文化部主管、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中国摄影家》杂志做的一个封面专访——《区志航850个俯卧撑之后》,1万多字的对话,用了20页,18个作品。

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孔子在《中庸》里的几句话:吾听吾忘,吾看吾记,吾做吾悟。也就是说:我听我可能会忘记,我看我可能会记住,我只有去做我才能够感悟。我希望“俯卧撑”不仅可以在当下生效,更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可供思考、有文献价值的线索。希望我们通过因应环境改变自己,最终可以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 俯卧撑的坏处 做俯卧撑的坏处

    俯卧撑的坏处 做俯卧撑的坏处

    2019-01-14

    做俯卧撑本身并没有什么坏处,就是我们做俯卧撑的过程中不注意动作容易造成身体一些部位的损伤。为了避免受伤,做俯卧撑需要注意以下事项要循序渐进,由易到难,由少到多,由轻到重进行锻炼。根据自己的体质情况,选择适宜的练习方法。

  • 俯卧撑标准 怎么样做俯卧撑才是一个标准的俯卧撑呢?

    俯卧撑标准 怎么样做俯卧撑才是一个标准的俯卧撑呢?

    2019-01-14

    大家好,今天呢跟大家分享一个我们在健身中或者说是生活中一直在做的一个健身动作俯卧撑!有些人想说俯卧撑谁不会啊?我们从小就会,平平常常谁都能做十几二十个,但我们真的会做俯卧撑吗?它又是锻炼的哪些肌肉?发力点又在哪里?有哪些的俯卧撑方式?首先我们要了解俯卧撑锻炼的是哪些肌肉。

  • 俯卧撑一天做多少合适 俯卧撑做多少合适

    俯卧撑一天做多少合适 俯卧撑做多少合适

    2019-01-14

    1俯卧撑做多少合适想要胸大肌和肱三头肌更发达,练习俯卧撑需要有一定的强度,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体力情况量力而为,循序渐进增加数量。初习者,每组做10个,做3组即可。18岁以下建议每组做10个,每次做3组2030岁建议每组做15个。

  • 俯卧撑架和徒手哪个好?

    俯卧撑架和徒手哪个好?

    2019-01-14

    现在喜欢健身的人越来多了,俯卧撑运动是一种常见的健身运动方式,因为其卓越的健身效果受了许多人的追捧。也因为如此,现在辅助俯卧撑的健身器材也越来越多,俯卧撑支架就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器材。今天我们来说说俯卧撑架和徒手哪个好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