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盛七小姐 苦追盛七小姐 宋子文曾因家境太差被拒婚(图)

2018-11-19 - 宋子文

文章摘自《上海滩名门闺秀》作者:宋路霞 出版社: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上海滩过去有两个很出名的七小姐,一个是盛宣怀的七小姐,另一个是孙宝琦的七小姐孙用蕃。两个七小姐是亲戚——孙用蕃是盛爱颐的嫂子(盛宣怀的四子盛恩颐的夫人孙用慧是孙用蕃的姐姐),还是张爱玲的后母。她的出名多半是由于后人同情张爱玲,反正一旦讲到张爱玲与后母不和,在父亲和后母家受了多少多少委屈,总要把孙用蕃扯出来指责一番。

宋子文盛七小姐 苦追盛七小姐 宋子文曾因家境太差被拒婚(图)
宋子文盛七小姐 苦追盛七小姐 宋子文曾因家境太差被拒婚(图)

盛爱颐不同,她的出名一方面是家庭关系,父亲是晚清重臣盛宣怀,李鸿章最得力的洋务干将,树大招风嘛,但更重要的还在于她自己。

盛爱颐是盛府的当家人庄夫人的亲生女儿,其父去世时她才十六岁,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她的胞兄盛老四(即盛恩颐)时任汉冶萍公司的总经理,在上海滩各路朋友很多,整天忙在外面,盛爱颐则是妈妈的心肝宝贝,朝夕陪伴在侧。庄夫人外出应酬或是打牌,七小姐是当然的“保镖”。庄夫人若是有什么个人私密的事情,多半也是由她出面周旋,故不到二十岁就见多识广,伶牙俐齿,以“盛七”闻名上海滩。

宋子文盛七小姐 苦追盛七小姐 宋子文曾因家境太差被拒婚(图)
宋子文盛七小姐 苦追盛七小姐 宋子文曾因家境太差被拒婚(图)

当时宋子文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不久,由其大姐宋蔼龄引荐,当上了盛老四的英文秘书,因为宋蔼龄原先当过盛家五小姐盛关颐的家庭教师,与盛家上下都熟。盛老四因社交活动繁多,几乎白天黑夜颠倒着过日子,住在老公馆时差不多睡到中午才起床,而宋子文的作风是西洋一套,按着钟点来盛府汇报工作,见主人迟迟未起身,只得在客厅里等候。庄夫人和七小姐看不过去,时而出来招呼一下,这就使他有机会接近盛七小姐。

宋子文盛七小姐 苦追盛七小姐 宋子文曾因家境太差被拒婚(图)
宋子文盛七小姐 苦追盛七小姐 宋子文曾因家境太差被拒婚(图)

宋子文长得一表人才,举止谈吐儒雅得体,办事雷厉风行从不误事,很快赢得了盛家人的信任。不久,他不仅主动担任了七小姐的英语教师,还经常向她讲述大洋彼案的异国风光及风土人情,尽可能地展示他的博学和才识。七小姐未出过国,经不住他的“唬”,那颗高傲的心,渐渐向他靠拢了。

可是事情并非像宋子文想的那么罗曼蒂克,七小姐的母亲庄夫人硬是不同意这门婚事。起初她觉得小伙子人长得不错,又是留洋回来,两个年轻人似很投缘,也就颇有些心动,但对宋子文的家庭尚不十分了解,于是请家中大管家李朴臣去打听。李朴臣回来禀报说:“宋家是广东人,信基督教的,他父亲是教堂里拉洋琴的。盛宫保的女儿怎么可以嫁给这样的人家?”庄夫人有数了,门不当户不对的,不能答应他!

盛家大多数人也是这样认为,觉得两家的地位太悬殊了。那时盛家虽已失去了盛老太爷的支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一千多万元遗产(截至1920年1月为止,为一千三百四十九万八百六十八两八钱五分五厘。此为盛宣怀去世之后,由李鸿章的大儿子李经方主持的盛氏财产清理处,经过两年半的清理,最后登报公示的数字。

按彭信威教授的《中国货币史》一书中的换算法,即以中国大米的实际购买力来换算,1920年代中国一块银元相当于2006年的145元人民币)还是硬碰硬的,都在庄夫人的掌控之中,在上海滩仍能呼风唤雨。

而宋家是传教士家庭,虽然兄弟姐妹都留过洋,但那时还远没有到发达的时候。宋子文回国的第二年,他的父亲宋曜如就去世了,留下的家产,仅够维持小康水平。

他的大姐宋蔼龄虽已与孔祥熙结婚,然而那时的孔祥熙,不过是一个留过美的商人而已,远非后来出任国民党财政部长的孔祥熙。宋子文的二姐宋庆龄时已与国父孙中山结婚,然而没有过上一天安宁日子,讨袁运动之后又是反段护法运动,1920年第二次南下广州后,不久又遇上陈炯明叛乱,始终在###的风口浪尖上。

他们在上海的住房(莫利哀路29号,现在的香山路7号,即孙中山故居纪念馆)还是海外华侨赠送的……宋子文眼下只是个汉冶萍的英文小秘书,如何能下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