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楚王世系】旷世奇珍 西汉的楚王陵金缕玉衣

2020-04-15 - 楚王

狮子山楚王陵。这里埋的是二千二百多年前的西汉朝廷分封在徐州的第三代楚王刘戊。刘戊在位时,耗时二十多年修建王陵,尚没有完工,他却因谋反案而自杀,被匆忙下葬。这个王陵同样在南北朝时就被盗,但好在没有被反复被盗。

【西汉楚王世系】旷世奇珍 西汉的楚王陵金缕玉衣
【西汉楚王世系】旷世奇珍 西汉的楚王陵金缕玉衣

因而在12年前考古工作者发现时,墓中出土了各类珍贵文物近二千件,其中不少文物是国内考古首次发现。尤其珍贵的是,科学工作者根据墓中残留的楚王遗骨,成功地复原了二千一百年前一代楚王的形象。该陵墓规模庞大、气势恢宏,藏于海拔 54.

【西汉楚王世系】旷世奇珍 西汉的楚王陵金缕玉衣
【西汉楚王世系】旷世奇珍 西汉的楚王陵金缕玉衣

3 米的狮子山主峰腹中,南北总长 117 米,凿石量 5100 余立方米,墓室面积 850 余平方米。陵墓为横、竖穴式相结合的墓葬建制,结构独特, 240 余平方米的墓道天井更是独树一帜,前所未有。

值得一提的是,一两千年前玉器为无价之宝,唯皇室才能佩带使用。如如果是外人拥有玉器,定会引来杀身之祸。因此,盗墓者发现该墓中的金缕玉衣时,只是将其中金丝抽走,而玉片则完整的保留了。经过现代加工,终于恢复了金缕玉衣的原貌

【西汉楚王世系】旷世奇珍 西汉的楚王陵金缕玉衣
【西汉楚王世系】旷世奇珍 西汉的楚王陵金缕玉衣

徐州狮子山楚王陵金缕玉衣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时代最早、使用玉片最多、玉质最好、制作工艺最精的玉衣。挖掘时,玉衣已被盗墓者盗出墓室,并抽走金缕,成为一堆散乱堆积的玉片。复原时,课题组对玉衣的头、胸、手、足等部进行仔细拼凑,终于使这件国之重宝恢复原貌。

复原的金缕玉衣长1.74米,使用玉片4248片,金缕1576克。

这件玉衣的科学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首先,这是我国目前已发现的时代最早的金缕玉衣,其时代不晚于公元前154年,至少已有2154年的历史。

其次,玉衣使用的玉片最多。一般的玉衣的玉片总数仅2000多片,多的也不超过3000多片,而该玉衣的玉片竟达到4000多片。且玉片非常小,有些还不到1平方厘米,最大的也不超过10平方厘米。

其三,玉质最好。玉衣全部使用新疆和田白玉和青玉组成,玉质温润。

其四,工艺制作最精,玉片保存最好。这件玉衣玉片极薄,有些厚度仅1毫米。玉片表面光洁度很高,至今仍然具有玻璃光泽。玉片四边的倒棱、打孔都非常规范,其技艺精湛是现代艺人望尘莫及的。

金 玉衣的主人是谁?目前还是个谜。一种观点认为玉衣的主人是第三代楚王刘戊,另一种观点认为玉衣的主人是第二代楚王刘郢客,这是时下比较认可的说法。但不管哪一种说法,目前都只是在争论之中,可能性比较大的是第二种说法。金缕玉衣长度为什么是1.74米?修复人员解释说,墓主人的骨骼长度是1.72米,因此这个估算是准确的。

京奥运期间,为向世界人民展示中华文明,首都博物馆举办了《中国记忆——5000年文明瑰宝展》,展品由来自全国26个省市55家博物馆169件镇馆之宝组成。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金缕玉衣,作为代表中国瑰宝之一参展。对金缕玉衣这件旷世奇宝,中央电视台多次播放、各大网站和报纸都连篇累牍地予以报道,赢得了最高的曝光率,为世界了解徐州、了解中国,打开了一扇奇特的窗口。

一、徐州玉衣出土现场

1.一地散碎玉片

早在1982年冬天,徐州市东郊狮子山砖瓦厂,工人发现一些“泥人”,经考古人员发掘,竟发现多座汉代兵马俑陪葬坑,而且数量极大。这是在西安以外地区发掘出的汉兵马俑坑。这项考古发现,令世人震惊,法新社等国外媒体都迅速作了报导。

经过十余年艰苦探寻,终于找到了汉兵马俑陪葬的主墓楚王墓。

1995年冬,考古人员发掘到墓门外时,看到巨大塞石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玉片和各式玉器。这些玉片四角穿孔,少数孔中还残留着细细的金丝,经过进一步发掘,发现楚王身上的金缕玉衣完全被破坏。从现场可以推测出当年楚王墓被盗的情形:

金缕玉衣象征无比尊贵,它“穿”在楚王身上,置于棺椁中,放在墓的后寝内。盗墓贼剖棺发现了金缕玉衣,黄金属硬通货,为了抽出金丝,撕扯下玉衣,不择手段地抽取连缀玉片的金丝。但是墓口距地表近16米深,且距墓内棺室近40米,本来盗洞就通风不畅,墓室内漆黑一片,依靠火把照明会造成缺氧,不能长时间盗取。

盗墓贼便将玉衣拖到墓门外盗洞的底部,借助自然光抽取金丝。所以前室里、甬道内都有散落的玉片,不少玉片已残破,有的断为数块,有些孔被拉脱。考古人员细致地寻找每一片玉片,不放过那怕是很小的残片,最后统计整、残玉片多达5000多片。

随着时间推移,金缕玉衣的价值凸现出来。2002年,专家鉴于狮子山金缕玉衣的特殊价值,建议修复出土的这件金缕玉衣。徐州博物馆集全馆业务骨干成立了玉衣修复组,并且邀请国内顶级专家多次召开修复方案论证会。经过22个月的攻关,终于使这件玉衣恢复了精美绝伦的昔日容颜。

2.真正的“前胸贴后背”

使用玉衣的初衷是使死者“口含玉石,欲化不得。” “金玉在九窍,则死者为之不朽。”实际上事与愿违。考古发现的玉衣没有一件能够保存尸身不腐的,玉衣里的尸身只剩下一点骨渣,前胸玉衣塌落紧贴后背的玉衣片,真可谓“前胸贴后背”。还发现有的玉衣在前胸后背间还有些璧、心形佩等玉器。

二、非常金和玉

1.光彩照人的玉衣

我国已出土汉代完整和不完整的玉衣已达70多套,目前经修复完整的有7套,分别为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王后窦绾金缕玉衣2件,河北定县金缕玉衣1件,徐州狮子山金缕玉衣1件,南越王赵昧丝缕玉衣1件。徐州火山西汉刘和墓和土山东汉彭城王墓银缕玉衣各1件。

这些玉衣绝大多数玉片以辽宁岫岩玉制作,玉片密度相对较差,埋入地下2000年,渗入各种物品腐烂后的颜色,表面抛光也失去原有的光泽,显得色泽比较晦暗。

徐州狮子山的金缕玉衣则全部用新疆和田白玉或青白玉制作而成,硬度大,密度高,玉质温润,透明度好,有玻璃光感。楚王墓内有巨大的空间,玉衣片没有受到压力渗透,不易受沁。因此出土时能保持原来的晶莹光泽,是迄今我国发现玉衣中最上乘的一件。现在我们看到金玉交辉、华贵异常的玉衣似乎不很白,这是因为受到黄金色的金丝映照和反射造成的。

2.玉衣片四角小孔的制造工艺

玉衣片四角的小孔,是用于穿缀金属丝的。由于玉的硬度达6度以上,钻孔的技术含量非常高。钻孔的工具要使用金属的细管蘸金刚沙伴水缓慢打孔,一般从背面钻起。狮子山金缕玉衣的玉片中仅有极个别是用管钻成的,因管钻的管必须中空,钻成的孔径比较大,孔径为0.94毫米。“管钻”这种工具今天的玉工依然在使用。

狮子山金缕玉衣玉片四角的钻孔,大都为杆钻而成。钻杆前端尖锐,杆钻由背面向正面钻起,待略钻透时,再从正面轻轻钻磨,形成背面孔大,正面孔小的喇叭形小孔。这种双面杆钻的方法虽然增加工序和工作量,但避免了单面钻孔造成玉片正面的崩裂,同时也避免较细的金丝受到孔缘锐棱的磨割。由于金缕打结在正面,背面圆锥形孔也便于穿缀。杆钻孔的直径可以很细,仅有管径钻的一半左右,约0.48~0.46毫米。

3.金丝的四种规格

玉衣上的金缕粗细根据玉片的大小厚薄来决定。玉片大的用粗金缕,使编缀后衣片既有足够的强度,又使玉片和金缕的粗细相和谐。小薄玉片如用粗金缕就必须钻大孔,那样孔就将玉片占满了,不仅不协调,也容易拉脱玉片四角。满城汉墓刘胜玉衣的金缕有两种规格,而狮子山玉衣的金缕直径则有四种规格,分别为0.70、0.62、0.52、0.44毫米,其打结的方法是以一根金丝四孔连缀并在正面盘绕为螺结。

三、玉衣复原决非想当然

1.确定玉片所在的部位

玉衣虽然也是衣,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世界上最难裁制的衣服,裁制的是世界上最硬的玉石,而不是柔软的布。因此玉衣的修复工作必须严谨、科学,每一个步骤都必须有根有据。

修复工作首先从整理玉片开始,整理工作分为清洗、拼粘接、补缺、统计、绘图、墨拓、照相等步骤。玉片拼接工作量非常大,主要是将断残的玉片尽可能拼接完整。有些玉片断裂为数片,要将其从数百片残片中挑出来,最为繁难,犹如大海中捞针。

特殊形制的玉片是确定玉衣部位的关键,依据这些特殊玉片的穿孔再确定玉衣各部位的标准(规范)玉片,由此对玉片进行分类、按部位拼缀。脸盖模拟人脸五官形状,组成玉片绝大部分是长方形玉片横行排列。眼睛用圆形玉片表示,口部以三片较窄的玉片表示,前胸乳部亦缀以圆形玉片。

手的玉片非常小,拇指仅用两块玉片组成,与手部其它玉片形成较大的反差,手握中空,虎口留有圆孔。这样依据特殊玉片确定玉衣头罩、脸盖、前胸后背、左右腿、胳膊、手套、靴等各部位玉片,并进行由点到面的整片拼对。

2.确定鼻罩玉片

人的脸部几乎是一个平面,海拔最高的便是鼻子,一个挺拔的鼻子会使人脸增色不少。狮子山金缕玉衣的鼻罩以7片玉片连缀而成:其中鼻梁6片,即前端2片弧三角形,中部1片拱形,下端中间1大片拱形玉片,两侧各有一块长条玉片,鼻孔位置以半月形玉片封堵,无鼻孔。整个鼻罩长9.0厘米、宽5.0厘米,鼻尖高2.5 厘米。鼻罩以和田白玉雕琢,玉质温润无比,即使以今天的审美标准衡量,也极为生动俊美。

3.玉衣的灵魂之孔

玉衣的头罩形若风帽,顶部有一圆孔,由 13 片弧形玉片组成内圈,孔径6.1 厘米。在弧形玉片周围放射状排列玉片,其外为梯形玉片,玉片向外一端层层加大。很多地方的玉衣头顶都用一块玉璧,虽然与以小玉片拼成不同,但无一例外地头部都会留有一个圆孔,专家推测是当时人们希望肉体不腐烂,灵魂可以通过圆孔自由出入躯体,甚至可以升天。

4.玉衣尺寸的科学推算

狮子山金缕玉衣出土时完全散乱,实际长度和人体的胖瘦无法知晓,但幸运的是墓主人人体骨骼的主要部分保存较好。经徐州医学院鉴定,墓主人身高1.718厘米,肩宽≥46厘米。根据满城汉墓、南越王墓墓主的身高与玉衣长度关系,也就是墓主的身高与玉衣间的空隙类推,狮子山楚王玉衣的长度为175厘米左右,再依据完整玉衣身高与各部位的比例关系,一一推算出该玉衣头、臂、腿、脚等的各项长度。

四、玉衣发展历史

1.何为玉衣

随葬玉衣的墓葬一般规模比较大,身份比较高。除西安外,其余基本都出于分封诸侯王和列侯的地区。玉衣文献记载为玉匣、玉柙,偶尔也称为玉衣。对发掘出土玉衣的认识也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1946年9月,在河北邯郸西北五里郎村发现一种长方形,一面抛光、四角带有钻孔的玉片,玉片出土位置都在尸体的旁边。这种玉片到底是什么用途人们并不知晓。1955年在江苏徐州睢宁县九女墩画像石墓中又出土了这类玉片300余片,出土数量比较多,引起了考古界的关注。

有的学者根据《后汉书·礼仪志》、《西京杂记》中汉代帝王下葬都用“珠襦玉匣”,形如铠甲,用金丝连接的记载,认为这些玉片就是史书中所记载的“玉匣”或“玉柙”,也就是用金、银、铜丝将玉片连接在一起穿在尸体上的玉衣,从而确定了汉墓中出土这类玉片的真正用途。

可是汉代完整玉衣到底是什么形状?它的金尊玉貌仍是未解之迷。一直到1968年在河北省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内,出土了一件用2498片玉片以金丝穿缀的完整玉衣,才揭开了玉衣神秘的面纱,使人看到来自2000年前的旷世瑰宝金缕玉衣的真正全貌。

2.玉衣的前身

我国玉器的使用已有7000年的历史,玉的晶莹温润向为人们所崇尚。良渚文化墓葬中,便有大量玉器串联成组佩,垫覆尸身的实例,被称为“玉敛葬”。

据《史记·周本记》记载,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伐商,暴虐昏庸的商纣王走投无路,“蒙衣其珠玉,自燔于火而死”,也就是把多块美玉联缀起来,披在身上自粉而死。

《墨子·节葬下》记载:“诸侯死者,虚车(库)府,然后金玉珠玑比乎身。”《吕氏春秋·节丧篇》也记载: “国弥大,家弥富,葬弥厚,含珠鳞施。”高诱注:“鳞施,施玉匣于死者之体,如龟鳞也。”汉代文献《淮南子·齐俗训》还记载:“竭国麇民,虚府殚财,含珠鳞施,纶组节束,追送死也。”今人对这些文献解释为“鳞施”应是一种和“玉”有关的服饰,可能就是指缝缀玉片的殓服而言,而这种殓服可能就是汉代“玉衣”的前身。

1990年,河南省三门峡市虢国墓发掘时,棺内尸身佩“人形玉组饰”,即尸体从头到脚都有玉饰片,特别引人注意是头部蒙覆的“缀玉面罩”。这些玉饰片上都有细小的穿孔,原来玉片之下曾衬有丝织物加以联缀。战国时期死者脸上的缀玉覆面和身上的缀玉殓服,虽然和汉代的玉衣有一定的渊源关系,但一般只有几十片玉片,还不是真正的玉衣。

玉衣开始出现的时间,目前仍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学者认为玉衣出现于战国末期,一般学者们认为玉衣可能出现于汉文景时期,武帝时开始流行。

3.玉衣缕属的级别

死者身份地位不同,玉衣所用缕属也不一样。已出土的玉衣资料显示,西汉诸侯王、列侯的玉衣多数是金缕,也有使用银缕、鎏金铜缕、铜缕和丝缕的。西汉玉衣的缕属主要是取决于使用者的经济实力,而并不完全由政治地位决定。

东汉时期,对玉衣的使用实行严格的等级制度,《后汉书·礼仪志》:“大丧……黄绵、缇缯、金缕玉柙如故事。” “诸侯王、列侯、始封贵人、公主薨,皆令赠印玺,玉柙银缕;大贵人、长公主铜缕。”从考古发掘出土的玉衣看,东汉时期的诸侯王、列侯没有使用金缕玉衣的,都是用银缕、铜缕或鎏金铜缕,与《后汉书·礼仪志》的记载相一致。

两汉时期,皇帝、诸侯王、列侯与其后同制,在玉衣的缕属上男女平等。

4.少数民族的君主也可享此殊荣

东汉朝廷还将玉衣赐给一些少数族或割据一方的君主,《后汉书·东夷·夫余传》、《三国志》记载位于东北的夫余国,其王埋葬所用的玉衣,就是汉朝给与的。朝廷预先把做好的玉衣运往边境的玄菟郡,夫余王死后则“迎取以葬”。直至曹魏景初二年司马懿破公孙渊时,玄菟郡的仓库中还存有玉衣一具。

5.玉衣的僭用与盗掘

汉代厚葬之风日甚,穿玉衣入葬自然风光无限。据王符《潜夫论》记载,当时“京师贵戚,郡县豪家”无不向往玉衣,甚至有僭越使用“金缕玉匣”者。但在玉衣级别制度已经确立的东汉时代,在制度规定外,皇帝也赐给宠臣贵戚玉衣。除此任何人使用金缕玉衣都是越制的。桓帝时冀州宦者赵忠,父亲死后归葬安平,私自使用“玉匣”入葬,被刺史朱穆发觉后,以其僭越,“发墓剖棺,陈尸出之,而收其家属”。

汉代的帝王、贵族使用“玉衣”埋葬的原因之一,是由于迷信“玉能寒尸”,“玉衣”能够保存尸骨不朽。不过奢华的葬具和大量贵重的随葬品引来无数疯狂的盗墓者,几乎使随葬玉衣的墓葬十墓九空,尸骨无存。据《后汉书》记载赤眉发掘诸陵,取其宝货,有玉匣殓者,率皆如生,故得多行淫秽。

曹魏黄初三年(公元222年)曹丕“作《终制》曰:……饭含无以珠玉,无施珠襦玉匣,诸愚俗所为也。……汉氏诸陵,无不发掘,至乃烧取玉匣金缕,骸骨并尽,是焚如之刑也。”

历史上盗掘玉衣之盛,由此可见一斑。即使在今天,考古工作想要再发掘出一件完整的玉衣,那也已成为难以企求的奢望了。

同样为玉衣,只有那些经过考古工作者科学发掘出土的玉衣,才具有很高的价值,在此前提下玉质好、工艺精、缕质高的玉衣即是最好的玉衣。徐州博物馆珍藏的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金缕玉衣,便是名符其实的旷世珍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