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丹中国画 张丹谈廖明明的画

2018-10-15 - 张丹

中国画 在二十世纪的蜕变和危机,除了形式语言上的更新,就是画种名称的合法性受到了质疑,由此从媒介的角度进行了调整,水墨画的基质似乎在多元发展的当下稳住了部分局面,现代水墨的界定不再仅仅是一个延迟了的时间概念,更多地与美学风格和规范相关,加上潜在的西方他者和全球化的维度,促使一些艺术家在借西援中的旧模式之外寻求别样的出路。

张丹中国画 张丹谈廖明明的画
张丹中国画 张丹谈廖明明的画

廖明明先生是其中具有实验性的一位画家,其画注重 趣味性笔墨和题材的有意拓展,相对减弱传统笔墨的繁复堆积和塑造物象的程序,而是以简笔入画摄取物象,时而参以造型意趣的推敲和墨色的节俭运用,最后显现出一派自然生成的新局面,比较富于特色的是在题材表达方面,廖明明 独辟蹊径,避开儒家道统叙事和宏大历史经验,参照禅佛及山海经故事,造群像,显众生,我以为深得民间俗世智慧,小中见大,以微型叙事切入传统,可见传统的生命力与多重面向。

张丹中国画 张丹谈廖明明的画
张丹中国画 张丹谈廖明明的画

从异兽到想象性场景的组构,从佛道人物小像到山水造境的挥写,廖的小品不着眼于当前流行理念的模拟,而是守住自身的心像家园,这并非一种简单的回归本源,而是在漫长的历程中对传统的理解和再造,由是传统的源头活水被重新激活,成为新的传统,从此角度看,这类作品比单纯叫嚣颠覆传统来得厚实,也更加具有艺术勃发的韧性。

张丹中国画 张丹谈廖明明的画
张丹中国画 张丹谈廖明明的画
相关阅读